刚刚更新: 〔许我地老天荒〕〔孤独唇语〕〔漫威圣矛局特工〕〔大唐第一少〕〔贞观太上皇〕〔大侠联盟〕〔神级打印机系统〕〔我的,女王陛下〕〔少年大将军〕〔修罗场的生存手册〕〔星云叹〕〔我可能是反派〕〔国子监绯闻录〕〔进击吧哥哥〕〔最后一个儒圣〕〔我有一座炼妖塔〕〔刺激1995〕〔我的女儿有个系统〕〔战国之军师崛起〕〔倾天娱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至尊帝少的盛宠 第690章 690:夫人饶命
    ,更新快,,免费读!

    第690章690:夫人饶命

    “走了,陆子。”

    楚和陈喊道,他心底其实有万千的担忧,以及对陆子晟的疼惜,然而他终究忍住了。

    这于他的性格而言着实太不容易,陆子晟心怀感激。

    他走过去,在楚和陈的耳边很主动的说:“放心,我没事,都放下了。”

    “好。”

    环住他的肩,轻轻的拍了拍,楚和陈哥两好的跟他一起往前走。

    兄弟两个负责去帮贺擎和洛云轻打掩护,给他们短暂的时间去独处,去温存。

    贺擎带着洛云轻去坐电梯。

    来到了最高层的一间贵宾房内。

    洛云轻颇为诧异:“你怎么刷指纹就进来了,难道你在这里也长期租了间房?”

    “是陆子的。”

    “……他连这里都有根据地?看来他真的是广泛撒网,全黎城到处都有住所。”

    “都是以前了,他现在收敛了。”

    贺擎说的是实话。

    以往陆子晟玩的很开,确实如她所言,广泛撒网,全黎城几乎每一个角落他都……睡过女人。

    不过这里还真不是。

    只是陆子晟喜欢这个地方,所以专门长期留了一间房。

    不然贺擎也不可能带洛云轻来。

    毕竟如果真的只是玩乐的场所,那么肯定淫,靡之气分外浓郁,他怎么可能会允许他的心肝宝贝置身在这种环境之下呢?

    她就是他心头至爱的宝,不容许有一丁点尘埃污浊的。

    牵着她的手也是轻而又温柔,贺擎领着洛云轻走到落地窗边。

    夕阳金黄色的余光从浅蓝色的纱帘透进来,映在白墙上,变成淡淡的鹅黄新绿,映在洛云轻的眼睛里面,就像是盈盈欲波的两池碧水。

    贺擎看的眼瞳都微微缩起,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他伸出双臂,从背后抱住她。

    也不说话,就那样抱着。

    洛云轻的嘴角无意识的上扬。

    温暖包围着她,身后的胸口跟她同样频率的起伏,她在这样的起起伏伏间,只觉得自己的一生,都是安稳而宁静的。

    侧过头,她用脸颊去蹭他,蹭他的鼻子蹭他的脸,他则是顺势在她脸上落下羽毛一般的吻。

    那么的轻。

    却让她打从心里觉得安稳。

    忍不住就去亲了亲他。

    贺擎特意矮下来点,方便着她的亲吻,他勾着薄削的唇角,纵容中透着点点笑意。

    洛云轻也忍不住的笑。

    两个人默契十足,这种时候其实真的一个字也不用说,全都懂。

    她懂他,他亦然。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贺擎还是坚持要说一句。

    回温了她一下,他贴着她的唇,很低哑的开口:“抱歉,暂时只能从形式上定下你,婚礼还得再等等。”

    “这是你和我共同商量之后决定的,我是同意了的,为什么还要抱歉?”

    洛云轻失笑:“而且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啊,形式上就等于是法律上,我和你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我只在乎这个。”

    至于婚礼什么的,她其实还真不太在意。

    可能也是跟自小的生活经历相关吧,她过早的就丧失了梦想,她的心灵甚至甚至都是干涸的,除了现实,别无半分梦幻色彩,所有女孩子都会憧憬的梦幻婚礼,纯白而漂亮的婚纱,钻戒……这一切的一切,她竟是都并不在意。

    实话。

    她真无所谓。

    相比婚礼,领证在她看来,才是最最重要的。

    “现在有我。”

    贺擎说:“我会给你一切。”

    “你已经给了我一切了。”

    “不够,还得继续。”

    还要继续更努力的付出,挖掘出一切疼爱你的方式!

    贺擎在心里默默的说。

    洛云轻好似听到了,很轻的笑了声,她点点头:“好。”

    “那么,不要有想法,恩?”

    “什么想法?”

    洛云轻颇有几分诧异:“难道你觉得,突然带我去领证,我会觉得太随意了吗?全家人都到齐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最隆重的方式了,我怎么可能会有怨言呢?”

    当然,即墨烈可能会有所怨言吧?

    “活该。”

    贺擎面无表情的说,实则是幸灾乐祸的,洛云轻嗔他眼,笑道:“这话可千万别让他听到,本来他要回家族就已经够不愿意的了,走的时候那么磨蹭,咱们领证是大事,他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等他回来,他要亲眼见证的,可谁知道你……”

    “所以我说他活该。”

    贺擎继续幸灾乐祸道,不过也就只是嘴皮子上说说而已,对于即墨烈,经过这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已然是在接受的。

    对其多了几分了解,也就少了几许疏离。

    “嗯,我也是,原本以为他只是嘴皮子上应一下而已,却没想到他倒是很认真的在践行着他的承诺。”

    讲和,休战。

    甚至把她当成了……女儿来宠。

    “这话其实不对,毕竟我确实是他女儿,他无需当做,可我真的一直都以为,他只是认准了我的血缘而已,感情上并不接受我,可是最近,我却越发的觉得,他有点儿……”

    “恩?”

    “喜欢我。”

    说着洛云轻自己就笑了,发自内心的,完全无法控制的那种笑。tqr1

    想到即墨烈,她的心都软软的:“看的出来,他在很努力的做一个父亲呢,即便没经验,很多方面也都不熟悉,但他有在努力,我觉得仅仅从这一点,就足以打动我了。”

    “你从来都是这样。”

    求一颗真心。

    所以看着高冷疏离的她,实则心里才是最软的。

    打动她最容易了!

    “才不容易。”

    洛云轻拒绝承认自己吃软不吃硬,贺擎喉间发出一声很沉的笑,意味而深长。

    心头都是咯噔一下,洛云轻本能的感觉到了什么,抬起手就要去捂住他,结果却被他抢了先,一把握住她的手,提到唇边亲了一下,他特别坏的笑了下,说:“平常吃软不吃硬,不过私底下,倒是很爱吃硬的,恩?”

    “!!”

    她就知道!

    她就知道这个家伙张口就没好话!

    她就知道这家伙又要开黄腔!

    果然!

    “呸。”

    她嗔他,佯装很生气的样子:“色胚子,这么重要的时刻都不忘耍嘴皮子功夫。”

    “夫人饶命。”

    低低一声笑,贺擎竟然这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