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新手村是幻想〕〔六世江湖之冷刃〕〔卿本佳人(火舞版)〕〔快穿之一叶偏舟〕〔日月同辉〕〔大宋超级学霸〕〔第一侯〕〔重生军嫂逆袭记〕〔跨界闲品店〕〔大龟甲师〕〔太后的现代纪事〕〔神背后的妹砸〕〔重生之娇娘军嫂〕〔鉴宝黄金手〕〔鹰扬美利坚〕〔首长红人〕〔帝火丹王〕〔桃运神医〕〔带着星际闯美幻〕〔都市极品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少夫人 第二十三章 有人来偷糖了
    再说了,她本身欠了杨家五十两,不好好赚钱怎么还清?想让她现在赚一文钱都进别人口袋,那不可能。

    林琇有点着急的看着程夏,“嫂子,你就是需要,也不用买这么多啊,吃不了的。”

    “谁说我要吃了,”程夏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安抚性的拍拍林琇的手,“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付了钱,拎着一共二十斤的两包红糖和两包白糖,将糖都放在林琇的背篓里,上面铺盖了一些杂草,省的别人看到说闲话。

    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程夏看到还有人没到,便和林琇大花先上了车等着。

    田大志一看程夏过来,便紧张的搓搓手看着她,程夏只当自己瞎了没看到,程秋一看田大志的目光,便不由得愤恨起来,心里更是讨厌程夏。

    等人都到齐了,牛车晃晃悠悠的就往回赶,程秋看着程夏手头空空如也,再摸摸自己头上刚簪上的银簪子,心里很是得意,“小妹这是什么都没买啊,早说啊,早点告诉堂姐,堂姐就带你去买点吃的,省的来一趟怪寒酸的,什么都没落着。我听说你那小姑可是吝啬,小妹在杨家也没过上好日子吧。”

    程夏凉凉的看她一眼,给了个继续说的眼神,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继续自欺欺人吧。

    “程秋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话这么多,小妹买了二十斤糖你有吗?”

    程夏一看大花心直口快,不由得哀叹一声坏了,程秋若是知道了,那她娘张氏离知道也就不远了。她娘要是知道她都能买这么多糖了,肯定就得来找她事了。

    果真,程秋一听,直接抢过林琇手中的背篓,揭开那层破草一看,还真是四袋上好的红糖和白糖,程秋的眼神立马就变得不一样了。“你竟然能买这么多糖,你哪里来的钱,说,是不是偷的?”

    还没等程夏回答,程秋又闹嚷上了,“好啊,大家伙看啊,这程夏偷了银子去买糖吃,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牛车上的婶子凑过去一看,果真是上好的糖,眼中不禁有了羡慕和好奇。

    程夏懒得搭理程秋,程秋就跟个泼妇一样,跟她吵架平白降低自己身价。

    程夏拿过她手头的背篓放在自己怀中,身子微微伏在上面开始闭目养神。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就是偷的银子,是偷的婆家还是娘家呢,你等我回去告诉大伯娘,看大伯娘不打死你。”

    云大花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话了,赶紧瞪了程秋一眼,“小妹自己捞的鱼卖的银子,怎么就是偷的?”

    “嫂子,”程夏大方的靠在云大花宽厚的肩膀上,“不用搭理她,我们干什么不用给闲杂人等解释,她算老几啊。”

    “你你你!”程秋气的胸口疼,“你等着,看我让大伯娘打死你。”

    “有完没完了!”前头赶车的田大志头也不回就吼了一声,程秋蔫蔫的不说话了。

    程夏好笑的看着程秋的脸变成猪肝色,原来她害怕自己的心上人发火啊。

    马车进了村,率先在杨家门口停下,程夏跟云大花告了别,对田大志说了声谢谢,就带着林琇回了家,再不管田大志含情脉脉也好、程秋愤恨不已也好,直接进了院子。

    管她们呢,爱咋咋地。

    杨丽华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如今一看两人回来,赶紧迎上去。她对着林琇双手一伸,林琇有些失落的从怀中掏出还没捂热的五文钱。

    “没用的东西,就这么点。”杨丽华嫌弃的看了一眼,转身又对着程夏伸手。

    程夏冷笑一声,直接绕过她进了自己房间。

    “哎你,”杨丽华顿时气死了,“你今天赚的银子呢,娘说让我给你保管。”

    杨丽华追着程夏到了门口,上前一步堵住她的房门不让她进,程夏对天翻了个白眼,看了眼刚刚走出门口的陈氏,再看看嚣张跋扈的杨丽华,直接朝着陈氏走去,“娘,您让我把钱给小姑拿着?”

    “你个混账玩意,”陈氏看了杨丽华手中捏着的五文钱就急了,“你把钱给我拿过来,你二哥刚回来说缺钱了,五文也是钱,娘自己攒着。”

    “娘!”杨丽华要气哭了,“那我的嫁妆还要不要了,你不给我攒还不许我自己攒是吧,二哥花了家里这么多钱,二嫂赚的我拿着又怎么了,我就不给。”

    “臭丫头,”陈氏一巴掌拍在杨丽华头上,“说了多少遍了你二哥会赚钱给你做嫁妆,你不听你二哥的你还能听谁的。”

    林琇赶紧过来拦了下,却被杨丽华一把推开,“你少在这假惺惺,就是你撺掇二哥出去赌,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输光了,地都输进去了,二哥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娶了你这个晦气的女人。”杨丽华说着就要挠林琇,她从陈氏这里受的罪,要一五一十的从别人身上还回来。

    程夏眼睁睁看着三个女人扯在一起,纠缠不清,顿时大吼一声,“还有完没完,没看到邻里在瞧着吗,”看到三个人果真顿住了动作,上前将她们揪头发掐耳朵的手扯开,“要银子,我没有,有也不可能给你们。”

    看到杨丽华和陈氏陡然睁大的双眼,程夏直接从背篓里将几包糖拿出来,“钱,我都用来买糖了,糖也不是用来吃的,你们如果想让我还清五十两银子,就别从我这里动歪歪心思。”

    程夏冷着脸看杨丽华和陈氏,“二弟为什么执意要让我三个月还清五十两,不用想你们也知道他肯定是欠钱了吧,还有你杨丽华,这么想要钱不就是想给自己攒嫁妆吗,既然想要钱,就别这么鼠目寸光眼里只有几文钱,不管我买什么东西,都是为了赚更多钱,所以别从我这里下手,我自己赚的钱,谁也拿不走。”

    杨丽华被程夏气的说不出话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将碗筷摔的噼啪作响,又惹来陈氏的另一番磋磨。

    用过午饭,程夏让跃跃欲试的小龙看管着四包糖,自己则和林琇一起从地窖里拿出两个稍微小点的冬瓜,一个差不多十六七斤的样子,配上十斤的糖,这样就是最好的比例了。

    程夏和林琇一起在厨房削冬瓜皮去冬瓜瓤,就听到厨房外头传来小龙的一声惊呼,“大娘,大娘不好啦,有人来偷糖啦。”

    程夏赶紧跑了出去,就看到小龙着急的在门口转圈圈,顺着小龙指的方向,程夏看到一个妇人行色匆匆的抱着怀里的东西朝着东头的方向仓皇跑去。

    她娘张氏果真来了。

    程夏在围裙上擦擦手,将围裙解下交到跟着她出来的林琇手中,看着小龙很是内疚又紧张的揪着自己破旧小衣服的衣角,程夏心头莫名的就是一软。

    程夏俯身捏了捏小龙没有半两肉的小脸蛋,温和的笑笑,“小龙不要担心,过一会大娘就给你把糖带回来。”

    “真的?”小家伙突然抬眼看着程夏,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好像有星星。

    “切!”程夏还未曾回答,一声冷哼又在头顶炸开,对于这个无处不在的小姑,程夏连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你娘还真是破落户的德性,我们清献村可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这偷鸡摸狗的事也干得出来,还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程夏站起身来看着倚在正房门框上的杨丽华,她心里就是再不齿张氏的作为,却也不能在杨家让杨丽华任意诋毁,她这样嘲讽她娘,潜台词里讽刺的还是她。

    程夏冷笑一声,“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这糖是我买的,没用你一文钱,我就是想全部送到娘家你也管不着。别忘了,是你们自己说的,我不是你大哥的媳妇,不过是为了还清你们五十两银子暂时住在这里,所以别总想着找我的事。”程夏说着抚了抚小龙的脑袋下了台阶,走到篱笆院门口又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杨丽华,“剩下的两包糖你最好别碰,如果少了一点,我就把你的爪子剁了。”

    一路从西头到东头,大路上走动的人不多,程夏朝着远处高高低低的山坡看去,很多庄稼人都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

    这里的田地和程夏印象中老家的庄稼地,以及北京郊外的土地很是不同,这是南方山多之处的特色,眼前的梯田是常见的坡式梯田,其他的水平梯田和复式梯田程夏在现代都见过,饱腹盛名的广西桂林龙脊梯田,以及云南元阳的哈林梯田,程夏都有幸跟随导师游览过。

    当时看着农户驾着水牛在高高的一块梯田里耕作,那场景犹如一幅绝美的田园山水画,加上落日黄昏的点缀,昏黄的光晕洋洋洒洒的横亘在整个山林之中,那种宁静祥和与零星的鸟鸣交相辉映,让人的心灵仿佛得到了瞬间的净化和升华。

    朝着高高的梯田看了一眼,程夏耸耸肩回过神来,好在杨家现在没了田地,她就不需要下地干活,否则依着现在的农忙时节,她哪里还有时间去赚钱还债呢。

    匆匆赶到程家,一进篱笆院子就听到张氏刻意压低的声音,“快点收起来,明天你把糖带回去给精忠吃。”说着突然笑着又说了句,“多亏了秋丫头,要不然老娘还不知道程夏那臭丫头竟然都有钱买糖,该死的,不知道孝敬她老娘,把钱都买了这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