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十四章 总有闲人来找茬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看大伯娘说的,小妹有钱买糖自然就该孝敬大伯娘,但是回来的路上我瞧着小妹的意思,可是没想给大伯娘送来,这怎么了得。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大姐还不是照样贴补娘家,小妹这心思比起大姐来,可真是差远了。”

    程秋的声音,程夏冷哼一声,止住了进屋的动作,大方的站在院子里听着。

    张氏心满意足的喟叹一声,明摆着程秋的话说到了她心坎里,“这十里八村的,能找到像上儿这么孝顺的孩子,可真是不多了。程夏那个白眼狼,老娘养了她十五年,她转眼要给杨家五十两银子,哎吆我的天呐,想到这个我就不想活了。”

    程秋和程上赶紧宽慰哀嚎的张氏,程上声音弱弱的劝解,“娘,这小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突然就变了性子,还让娘把到手的十两银子给李家还了回去,这还不说,让崩梗村的人都嘲笑咱家,以后娘怎么在村里抬得起头啊,哎,”程秋叹息一声,“说到底还是小妹不懂事,这婚姻之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容得下小妹自己拿主意。小妹现在都不听娘的,到时候就是真的有五十两银子,只怕也都进了杨家的口袋了。娘是白养了小妹这么多年,我都替娘不值。”

    程夏冷冷的抱胸听着,这大姐还真是各种便宜都占尽,还把责任往她身上推。不管她娘手头有多少银子,只怕最后尽数落了大姐的口袋吧。

    明明吃里扒外,还被说成是孝顺,简直恶心。

    不过此刻程夏没工夫听屋里几人唠叨,她正忙着到处找个水源。刚刚听张氏说,古代的程夏是十五岁的,可是她不是啊。她在现代已经整整二十五岁了,比古代的程夏大了十岁,难道这几日就没人察觉出来她老了很多吗?

    说到老,程夏突然想对天长啸,她在现代大好一姑娘,怎么就成了古代的老姑娘了。

    转悠了几圈,正看到院子最边缘处有个水盆,程夏蹭蹭两下过去,鼓足了勇气睁开眼,看到清晰的水面上那张古色古香的脸,程夏不由得又得感激上苍。

    脸还是她的脸,却无端的年轻了好多岁,正是‘芙蓉如面柳如眉’,尤其是一双灵动的双眼,只莹莹的望过去,就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再也挪不开视线。

    程夏心里一阵窃喜,她不止穿越了过来,还无端年轻了十岁,看来老天还真是待她不薄。

    “吆,夏丫头回了娘家不进门,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程夏头顶处传来,程夏瞬间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起身看着篱笆院对面的院子里站着的婶子,她那日就看出来了,娘家的左边院子是她二叔和二婶家的,程秋就是二叔和二婶的女儿。

    程夏听她阴阳怪气的话,客气的笑笑,“瞧二婶这话说的,我在我家院子里洗个脸算是鬼鬼祟祟的话,那二婶是在自己院子里偷偷摸摸吗?”

    “哎你个小骚蹄子,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王氏一听,拿着手头的镰刀就对着程夏掷了过来。

    堪堪躲过,程夏不由得拍了拍胸口,好险,竟然直接就用凶器,这二婶还真是粗鲁凶残。

    看着王氏蹭蹭两下从隔壁的院子跑到自己面前,程夏冷笑一声,“二婶这是什么意思,这镰刀如果真砸中了我出了人命,二婶要自己去县里的大牢蹲着,还是让捕头来家里抓人?”

    王氏面不改色,“小骚蹄子你吓唬谁呢,嫁人了就敢这么跟你二婶说话了是吧,就你嫁的那婆家,不在村里低着头装王八就算了,还敢耀武扬威的,真是丢人。”

    “丢人?为什么?二婶这么欺负一个小辈都不嫌丢人,我有什么跟自己过不去的。”

    “哎吆,这嘴皮子都变溜了,看我不撕烂了你的臭嘴!”王氏说着就要扑过去。

    王氏还没过来,屋子里的张氏三人听到动静赶紧走了出来,一看王氏抬着手就朝程夏的脸上招呼了过去,张氏赶紧拦在跟前,“弟妹这是做什么?”

    “你给我滚开!”王氏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张氏,直推得张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被程上扶了下才堪堪站稳。

    程夏冷眼看着这一切,在王氏重新对她招呼过来的时候,一派天真无害的媚眼一笑,捏起刚刚起身时放在手中的小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王氏的膝盖上,只听扑通一声,王氏抱着围院的篱笆就跪了下去。

    程夏好似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了几步,凉凉的笑笑,“二婶就是觉得自己说话不干不净的,也犯不着磕头谢罪啊,这么大的礼我可担待不起,婶子快点起来吧。”话虽这么说,却始终站着不动,任凭王氏跪着。

    “娘!”程秋惊呼一声,恨恨的瞪着程夏,赶紧扑过去将王氏扶了起来,“程夏你个臭丫头,竟然敢对我娘下手,赶快跟我娘道歉。”

    程夏看都不看两个人,直接绕开朝着屋子走去。

    适才一直很冷静的程上瞬间反映过来,看着程夏直接进了屋,赶紧拉着她娘跑进屋里,果真正看到程夏拿过她还未藏起来的两包糖,立马呵斥一声,“你给我放下,这是娘买的,你拿着要干什么?”

    被晾在一边抹了面子的王氏跟着冲进屋,拿起门后抵门的烧火棍就对着程夏打了过去,程夏烦躁的拧眉,她是真不愿意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亲戚,就想安安稳稳的赚个钱然后去北京看新皇帝登基,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张氏一看王氏的动作,赶紧拉着,“弟妹啊,有话好好说,夏丫头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滚开!”王氏粗壮的身子大手一挥,瘦弱的张氏哪里是她的对手,后背重重的撞上门框,忍不住就呻吟了出声。

    这个二婶,竟然丝毫不将自己的嫂子放在眼里。按理说,古代最重视长幼有序,尤其是程夏并没有看到爷奶的存在,那她爹娘就是家里的老大了,古语可很是推崇长兄为父的。

    就是分家了,那也是大哥,怎么这二婶就能在她家里如此放肆?

    程夏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应该先摸清这些情况再决定怎么对付二婶的。

    程夏仔细瞧了眼,最里面的屋子里,隔着一道薄薄的布帘隐约能看到一个靠窗读书人的身影,程夏了然,她那个姐夫还真是“挺用功”,即便面对自己的媳妇和丈母娘被人欺负也无动于衷,可算得上“有定力”。

    但是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大花和程右,不知道二人是有事出去了,还是去地里帮忙春耕了。

    如今连一个能问话的人都没有,程夏拧眉思索了下,悄悄的退开两步,站到乱糟糟的风暴圈之外,她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再动手吧。

    “婶子,是小妹对你出言不逊,你别把火发到我娘头上来,我娘什么都不知道。”程上的声音竟带了一些讨好和卑微。

    “你给我滚开!”王氏哪里会把娇弱的程上放在眼里,手中的烧火棍轻轻一捣,还没挨上程上的身,她就赶紧躲开了。

    “大嫂,不是我说你,你连自己的闺女都教不好,你说你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对自己的长辈都不尊敬,我说什么她不听也就罢了,竟然还反驳我,还动手。呵呵,我要是往村里一说,你觉得你家还有脸在村里住下去吗?”

    张氏一听顿时慌了,赶紧上前抓着王氏的衣袖,“弟妹啊,这事是夏丫头不好,我让她给你道歉,你别把事往外说,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啊。”

    王氏一听顿时脸色一喜,看向张氏的目光却又满是鄙夷和不屑,“你还知道丢不起人啊,都能做出把闺女嫁两次的事,也难怪教出这么没有教养的丫头,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有爹生没娘教呢,我看你这是管不了了,把她交给我吧,我给你好好治治。”

    王氏说着,抬眼朝着程夏看过来,冷笑一声,那阴邪眼神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敢惹老娘,看我带你回家不揍死你!

    张氏一阵不忍,她自然知道这个弟妹下手多狠,“弟妹,你看这天都快黑了,一会程光就该回来了,你们还是先回家做饭吧。”

    程光是程秋的哥哥,素日游手好闲惯了,每日只吃饭的时候着家,其他时候就和杨二郎一般,去了哪里干了什么,旁人一概不知。

    “我呸,”王氏看张氏敷衍的态度,顿时气急,“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现在,让程夏跪下给我道歉,不然我这就去村里说道说道,看谁家闺女敢对长辈不尊重。”

    “哎哎弟妹......”

    “婶子,”张氏还想哀求两声,程夏直接打断她的话,她也是看明白了,她娘和她爹一样,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面子,这个缺点太容易被人拿捏了,但凡有一点威胁到他们脸面的事情存在,他们就哑口无言任人宰割了。王氏也是深谙这个道理,才能将窝里横的张氏牢牢控制住,再看程上的反应,此刻正瑟缩的躲在张氏的身后,这绿茶婊的本领,程上是学了个十成十。

    至于这么爱面子的爹娘,为什么能做出把她嫁两次的事情,那也是两相权衡之下,选择了对他们最有利的那一方吧。

    “婶子,我不过说了一句实话,你就说我有爹生没娘教。那堂姐这抢妹妹的心上人,还大摇大摆的显摆,是不是没娘教,更没爹生呢?”

    王氏一愣,反应了一会才听出程夏话里的意思,顿时拿着烧火棍就对程夏招呼了过来,“你这个小贱人王八犊子,我弄不死你我就不姓王!”

    程秋脸色也是红一阵青一阵,看着她娘动手,咬牙切齿的添油加醋,“娘,小妹竟然这么污蔑我,我不要活了,我这就去死。”

    眼看着有成人手臂粗的烧火棍子朝着自己眼前挥来,程夏还没有动作,就看到一道闪电般快速的身影窜到自己身边,声音存着胆怯却很是坚定的说,“我不准你动我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