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十五章 分家往事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瘦弱身影,程夏心中突然涌起一丝莫名的感动,这个弟弟,从此刻开始她认定了。

    “二婶,我不允许你再打我二姐,上次我二姐差点就死了,都是因为......”程右板着小脸严肃的说。

    张氏一看,赶紧反应过来捂住程右的嘴,脸色尴尬的看着王氏,“小孩子不懂事,弟妹别放在心上。”

    “好哇,好哇,你们家都反了天了,一个两个敢跟我顶嘴,我现在就去村里说说,看谁有理。”王氏说着,恨恨的将烧火棍丢在张氏脚下,转身就往门外走,张氏一看,胆子都吓破了,赶紧去拉王氏,“有话好好说,弟妹这是要干嘛去,你就是不考虑我们家,也得考虑程家人的脸面啊。”

    张氏不提还好,一说这个王氏顿时气炸了,嘴里的脏话一箩筐的往外丢,一边丢一边气急败坏的戳着张氏的胸口,“你一说这个我就一肚子气,大哥跟你窝囊,连带着我跟老二日子都不好过,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们家会穷了这么多年吗?就是因为你们,非要充好人滥孝顺,就为了在村里有个好名声,让那老虔婆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老三,如果不是里正出手,我家四口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王氏说到了伤心处,坐在门槛上就开始嚎啕大哭,程秋想到这几年过的苦日子,心里更是愤恨的看着张氏,“大伯娘,你们家把我们家害成这样,不光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还任由这个小贱人顶撞我娘,你良心怎么过得去?”

    “你胡说!”程右挣脱开程夏的束缚,上前两步站在程秋面前,“我们家欠你们什么了,二婶每天都来我家一趟,家里有什么东西二婶都往你们自己院子里带,我娘说过啥了没有?上次二婶来我家偷鸡,被我二姐看到了,二婶差点把我二姐打死,你们说啥了没有?秋姐姐每次来我姐,我娘让你连吃带拿的,我们说啥了没有?”

    王氏一听,顿时也不嚎啕了,猛地拍拍土站起来伸手就给了程右一巴掌,程夏一愣,看着程右瞬间肿起来的脸,双眼微微眯起看着王氏,她出手太快程夏没反应过来,这一巴掌,她一会要完完整整的还给王氏。

    “你个扫把星,我没说你你就滚远点站着,他娘的要不是因为你,你奶会嚷着分家跟你小叔叔住到镇上去吗?”王氏朝着自己双手吐了两口吐沫,使劲搓了搓就又要扇程右,张氏赶紧将程右拉到身后,那巴掌不偏不倚就落在张氏自己脸上。

    张氏捂着火辣辣的左脸,讨好的笑笑,“弟妹,小孩子不懂事,我替他跟你道歉。”

    “我没说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程右拧着脖子反驳了一句。

    “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王氏气的直跳脚,这个程右每次都给她不痛快,“要不是你儿子生出来就命里带煞,算命的说他会克死很多人,那老虔婆会着急分家,卷跑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吗?你们家要当老好人我不拦着,可是该属于我们二房的东西你们也充好人都给了那老虔婆。以前家里那么富,现在呢,一家就剩一个土胚房。我家程光差点说不上媳妇,还有程秋,什么嫁妆都没有,嫁过去婆家都不待见。”

    王氏越说越伤心,“那老虔婆带着老三去镇上享福,七年都没回来过,人家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呢,吃糠咽菜。这都是你跟大哥祸害的,今天你这扫把星和小贱人还敢顶嘴,你自己管不了我给你管。”

    王氏说着伸手就扯着张氏身后的程右出来,吐了口吐沫又要给程右几巴掌。

    程夏眼疾手快将程右带到自己面前,然后狠狠的踩了下王氏的脚,看她吃痛的抱着脚跳了几下。

    “你个贱犊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们一家都是贱嗖嗖的,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说着就去捡刚扔下的烧火棍。

    程右一慌,赶紧朝着门口方向推程夏,“二姐你快走,她会打死你的,二姐快走。”

    程夏轻轻舒出一口浊气,将程右带到自己身后,看王氏舞着棍子狠狠的朝她劈了过来,当下也没犹豫,高抬脚踢到她手肘处,王氏手上一阵麻痹,那棍子直接就砸到了她的脚下,顿时疼的她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杀人啦,快来人啊杀人啦。”

    张氏一听弟妹的哀嚎,赶紧扶着她看看怎么样了,却被王氏一把推开,继续朝着程夏过来拼命,“小贱蹄子,看我不弄死你。”

    程夏再没客气,一脚踹了过去,“二婶,我公公可是猎头,我学个一招半式就能把你打趴下,你如果还敢动手,”程夏俯身蹲到王氏跟前,一字一顿无比认真的说,“我不介意废了你!”

    “啊啊,我跟你拼了,你敢跟我娘动手!”程秋大喊一声从程夏背后扑了过来,程夏冷声一笑,微微侧过身,程秋直接扑到刚要起身的王氏怀里,撞得王氏又是一声杀猪般的哀嚎。

    “张氏你看你养的好闺女,我哪里对不起你家了,当年分家也都由着你和大哥胡来,现在可好,你看这你家这小贱蹄子打我,我不活啦,我直接一头撞死好了。”

    程秋赶紧从王氏身上爬起来想踹程夏,程夏冷眼一瞪,程秋顿时不敢下手了。

    “你个臭丫头,”冷不丁,张氏一巴掌打在程夏的脑袋上,“还不快给你二婶赔礼道歉,你看看村里哪家姑娘跟你一样顶撞长辈,你这刚嫁人就不把娘家放在眼里了,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程夏起身挡住张氏挥过来的巴掌,冷冷的看着她,“娘,你到底怕她什么,就怕她到处嚷嚷所以任由她打你的儿子女儿吗?”程夏声音冷厉,唬的张氏一时没了话,“二婶是个什么样的人,娘你比我清楚,当年爷奶分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更有数,娘你自己想想,就算没有你和爹一味的想显摆自己孝顺,二婶难道就能从奶奶那里占到一分一毫的好处?”

    程夏听着他们一来一往的回答,也算是听明白了。当年小弟出生的时候,多嘴的算命先生说程右命中带煞是个克星,这一生死在他手上的人无数,他非得手上沾满鲜血才能得到救赎。她奶奶听了就开始有了心思,很快就以这个为借口分家,想来程家之前还算是有家底的,至少饿不着还能有点积蓄,但是她奶奶素来心疼小儿子,赶巧小儿子看上了镇上的姑娘,她奶奶便动了心思,将这个家分了,然后跟着小儿子去镇上享福。

    但是村里人,正常来讲分家了老人都是跟着大儿子的,这东西也是大儿子家里分的多一些,可是她奶奶不愿意,于是撒泼打诨的想将所有东西都带走。也是碰上了自己爹娘这样的性格,又爱面子装孝顺,她奶奶说什么他爹娘就听什么。

    后来因为分家闹的不可开交,还是里正爷爷出来帮忙才彻底了断了这件事。

    她爷奶想跟着小儿子去镇上享福?没问题!想把所有家当都带走,那不成!

    最后里正下了决断,让老太太别太狠,别以为跟着老三就彻底不管老大老二了,这好说歹说总算是给老大老二一人一间院子,让他们还有个居身之所。这家就算分了,老太太以后就跟着老三住,家里所有家当都归老三,以后养老也就跟着老三养,反正在她们村里人看来,程夏奶奶是不会再回到这穷乡僻壤的犄角旮旯里来了,这老大老二家也算躲开了养老的问题,落得清静。

    程夏的婶子这泼辣性格,摆明了在她奶奶面前使不上用武之地,只怕自己这没见过面的奶奶更是最厉害的角色。她婶子搞不定奶奶,却能轻易拿捏她娘,就出现了这七年来他们家时时被老二家嘲讽的情况。

    “小贱蹄子你说什么!”王氏直接跳起脚来就要动手,被程夏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讷讷的退后了一步,想来是怕了程夏狠辣的手脚动作,赶紧拿过烧火棍放在自己胸前保护着,“当年要不是程右我们能分家?如果不是你爹娘,我们分家能啥也捞不着?你这马后炮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我现在就要去村子里问问,看看哪家闺女跟你一样没脸没皮顶撞长辈。”

    王氏说着又要出门,张氏赶紧再拦着,程夏直接扯开张氏要拉扯的手,双手抱胸凉凉的看着要走不走的王氏,眼神中一派澄明的讽刺,“二婶,你今日若是有胆子出了院子,我以后都佩服你。顺便我跟你一起去村里走一遭,也跟村里人说说堂姐是怎么勾搭上里正爷爷家的田大志,我是怎么被自己堂姐弄的在村里抬不起头来的,再说说堂姐私下里是怎么威胁我让我闭嘴的。婶子我们走吧。”

    程夏直接过去拉过王氏的手要出门,王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狠狠的甩开程夏的手。

    程夏刚想说什么,又听到院子里传来动静,“二婶,你又来我家欺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