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三十五章 菠萝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差点再次掉湖里,程夏赶紧抓了杂草稳住身子,抬眼就看到不知道从来哪里出现的二婶正着急的扶着钱盼摇晃着,声音很是焦急和迫切,“傻孩子你不好好在家待着出来做啥,你看你不小心掉湖里,娘这心里啊,可疼了。”

    “都看什么看啊,快点把人拉到安全的地方啊。”王氏着急的说,围观的妇人赶紧停止三言两语,搭了把手把人扶到干净的地方。

    霎时间人群聚集到钱盼的四周,把她围的严严实实。

    “二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儿媳妇都怀孕快生了,你怎么让她出来了,还到这湖边来,多危险啊,刚刚差点就一尸两命了。”围观的人一边给钱盼拿着个东西挡雨,一边略带指责的说。

    程夏在人群外听着二婶一反常态的假意说着,“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这回娘家了,没看住我儿媳妇,大家都指责我吧。”

    王氏如此自责,围观的人反倒不好说什么了,转而纷纷宽慰,“哎,你也不是有心的,快点把她带回家吧,我看着是吓着了,别再惊了肚子里的孩子。”

    王氏应着赶紧和刚刚挤进人群的程秋一起,把钱盼扶了起来。

    杨大郎这才气喘吁吁的赶到,看着浑身湿透的程夏,面色一冷,将自己的外袍脱下罩在程夏身上,不去看纷纷议论的人群,扶着程夏往家的方向走。

    “冷不冷?”程夏呆愣的摇摇头,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折身到湖边,从一处草丛里把快洒出来的小口袋糯米和一小块肉拿到手里,又走到杨大郎身边,甜甜的笑笑,“差点落下。”

    杨大郎无奈的叹口气,没说什么。

    程夏心里却想着,二婶装模作样的真可笑,知道自己这事办的不地道,干脆自责堵住了村里人的嘴。

    钱盼刚刚在湖里的样子,分明早就放弃了活着,后来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才争了最后一口气吧。

    哎!

    雨越下越大了,杨大郎把自己的外袍罩在程夏的头上,尽量快速的朝家走去。

    林琇早就撑着一把破旧的罗伞在院门处张望了,看到程夏和杨大郎过来,赶紧迎了上去,“刚刚娘还说要去接一下你们呢,怎么真就淋着回来了。呀,嫂子怎么都湿透了?”

    林琇赶紧扶着程夏进了屋,杨大郎随后跟着进了来。程夏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杨大郎,杨大郎会意,又出了门,并体贴的将门关上了。

    林琇给程夏找出替换的衣裳,然后要给她换掉,程夏一慌,握住林琇的手,小声的问,“弟妹可有没用过的肚兜?”

    林琇脸色一红,不自觉的点点头,“有,我去给嫂子拿。”

    换了肚兜和干净的衣裳,把换下来的胸罩小心藏了起来,再把湿头发擦拭干净,程夏总算是觉得身子爽利了。

    把门开开,看着杨大郎和小龙一人一边在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不由得笑了,“小龙怎么来了?”

    小龙高兴的转头扑到程夏怀里,献宝似的拿出自己刚刚藏着的东西,“大娘您看,我今天跟娘上山的时候发现的,娘不让我吃,我就拿着玩了。”

    程夏看清小龙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由得愣了一下,菠萝?

    杨大郎进了屋来,程夏赶紧拿着这个中等的菠萝问杨大郎,“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怪程夏这么问,在她印象里,菠萝是十六世纪才开始传入中国,也就是一五几几年,而眼下是1487年,还没到十六世纪呢,怎么菠萝就开始有了呢?

    杨大郎只看了一眼,淡淡的说,“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几年前山上就有了,前几年有人大胆拿回家吃了,后来嘴里开始生疮上火,还腹痛,嘴唇变紫手脚冰凉,从那时开始,就没人敢吃这个东西了。”

    咦?程夏一喜,竟然是刚开始传入明朝吗,谁都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吃?

    什么生疮上火,怕是没有在盐水里浸泡就直接吃了吧,那嘴里肯定难受,菠萝里有很多的苷类和菠萝蛋白酶,这些东西会对嘴唇和口腔黏膜的表皮产生刺激,所以吃菠萝前必须用盐水浸泡一会。当然,那个第一个尝试吃菠萝的人,本身就有可能天生对菠萝过敏,一旦碰触了就血压下降、呼吸急促、大汗淋漓。

    不管怎么说,这第一个尝试的人,是彻底扼杀了菠萝的销路了。不过也正好,明朝人还没有对菠萝了解一点,她正好拿来做做文章。

    要知道,程夏在现代可是非常喜欢一道酸甜可口的菜,菠萝咕咾肉,还喜欢那个菠萝饭,简直爱不释手。

    正好她亲娘今日给她带了点里脊肉和糯米,晚上的时候就可以试试能不能做出菠萝饭来。

    “大娘,大娘,”小龙看程夏入神了,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程夏抱着小龙坐到自己腿上,听着外面开始变得瓢泼的雨声,心情顿时大好,“小龙想吃这东西吗?”

    小家伙眼神眨巴眨巴的,亮丽极了,小龙早就喜欢这个黄橙橙的东西了,虽然抱着很扎手,但是看起来却很有食欲,就是他娘一直不让他吃,今天要不是他执意抱着,林琇都不让他带下山。

    “大娘,我娘说不能吃的,吃了嘴巴就坏了。”小龙紧紧的捂着小嘴。

    程夏笑笑,“大娘有办法让这东西变得很好吃,嘴巴也不会坏,小龙要试试吗?”

    小龙眼睛水汪汪的,比沙漠中的一眼绿洲都要迷人,小脑袋迫不及待的点头,看着可爱极了。

    程夏抚摸了下小龙的脑门,“等晚上吧,晚上大娘给小龙做好吃的。”

    “啪嗒”,小龙猛地抱紧程夏的脖颈凑过去亲了她的侧脸,声音清脆极了,“小龙最爱大娘了。”

    上次大娘还给他单独准备了一小碗鱼肉呢,那可是小龙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

    程夏欣慰的拍拍小龙,看着小家伙脑袋点啊点啊想要睡觉,于是抱起来轻声哄着,“小龙要不要回屋睡觉?”

    小龙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小龙要跟大娘一起。”

    程夏看他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心里发笑,果真是小孩子,吃了就想睡,程夏小心的将小龙抱到杨大郎的床上躺好,给他盖好被子看他睡安稳了才活动了下筋骨。

    冷不防看到坐在墙角的杨大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很喜欢他?”

    程夏不自在的笑笑,“小孩子嘛,挺可爱的。”说完就凑过去看她的冬瓜条了。

    杨大郎继续转过身去在桌子上写写涂涂的,不知道在写什么。

    杨大郎房中资源太稀缺,晚上的时候程夏用那张桌子睡觉,白天就把被褥拿开,继续让杨大郎写字。

    程夏给冬瓜条换了新的清水,还需要浸泡两个小时,也就是一个时辰,闲着没事,外面大雨哗啦,每个人都不出门,杨丽华也没来找事,程夏落得清静。

    程夏坐在床边看着小龙,脑袋点啊点啊就要睡过去,勉强撑了一会还是没熬住,伏在小龙边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就睡在床上,身上还盖着杨大郎的被子,程夏顿时脸一红,不用想也知道谁给她脱鞋盖的被子,被子上还有淡淡的青草的味道,程夏觉得脑袋有点晕沉了。

    杨大郎继续专心的靠着一盏昏黄的油灯看书,程夏转头朝窗外望了下,雨声只大不小,也因着天气的原因,黑色更加浓郁,程夏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是哪个时辰了。

    起床把杨大郎的被子叠好,然后走到杨大郎身后,看他在写什么。

    一张粗陋的纸张上写着几个大字,字迹龙飞凤舞,力道很足,完全看不出来是出自一个身娇体弱多病的人之手。

    “你练过书法?”程夏问。

    “你认字?”杨大郎问。

    异口同声的话让两人纷纷笑了,程夏没有回答问题,低头借着微弱的光亮仔细看他写的什么,看了好久才认出这该死的繁体字:

    未收夜色千山黑,渐发晨光万国红。

    程夏心头一骇,转头就看到杨大郎目不转睛的盯着程夏的面部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程夏尴尬的笑笑,“现在是几时了?”忙错开了话题。

    “刚到卯时。”杨大郎没在意程夏这生硬的转移话题,也没继续追问。

    程夏在心里换算了下,已经下午五点了,看来她这一觉睡了有两个小时,冬瓜条又可以换清水了,程夏赶紧忙活着又换了一遍,一边换水一边听着杨大郎自言自语的嘀咕,“早晨明明听到了这句诗,怎么就不知道是谁说的呢。”

    程夏嘴角微微撇着,她这个相公耳朵真的太好使了。

    早晨跟他一起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程夏听他念叨赵匡胤的诗句,自己也小声嘀咕了一声乾隆皇帝咏日出的,结果就让杨大郎听心里去了。

    他竟然还在研究到底是谁说过的,看来他不仅仅是饱读诗书这么简单了,如果不是他自己看过太多书,绝不会这么认真的考虑到底是谁写的。

    就像学渣,碰到不会做的题,看一眼就过去了,因为不会的太多了。相反学霸呢,偶然碰到个不认识的题,就开始挖空心思的考虑到底怎么解答,到底在哪里见过类似的。

    程夏悄悄转头看向杨大郎,这么瘦弱的身躯里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