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五十五章 娘家的娘家来人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看杨大郎闪开,程夏兴高采烈的打算研究下新盘的炕,就看到本来都已经变得干燥的炕一片潮湿,程夏瞬间待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杨大郎,“这两日烧火烘炕不都马上能用了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湿?”

    杨大郎朝自己床上走的脚步稍微顿了顿,慢慢的回头看向程夏,“今日你们去集市的时候,小龙过来问我要冬瓜蜜饯和糖水喝,我看他挺乖巧,就将你剩下的一点白糖给他沏了一晚糖水,他估计太高兴了,一边看我写字一边喝,不小心洒在炕上了,给弄湿了。”

    难得看杨大郎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解释的又如此细致,程夏倒觉得没什么话可说,但是回头看着炕上那一大片的潮湿,她有点想象不到,一碗白糖水就能弄这么厉害吗?

    反正也不能睡,程夏认命的爬到杨大郎里面,和衣躺在被子里发呆,发呆了片刻就睡了过去,看来累了就是有这好处,什么是都不用想就睡了。

    第二日睡到天光大亮,好在现在杨丽华没那么多事每天来喊她早起了,醒来的时候杨大郎已经离开了,可能是去邻村抄书了,程夏也没在意,叠好被子起床洗漱吃饭。

    用过早饭杨丽华就迫不及待把昨天自己涂抹的口红纸拿了出来晒,特意搬了个小凳子眼睁睁的看着口红纸一点点的变色。

    其实昨日就干的差不多了,但是杨丽华觉得还没经过太阳晾晒,纸张总是不太干,怕用起来效果不好。

    程夏就笑笑也不说什么,正好趁杨丽华不在意给自己的冬瓜蜜饯换水。

    小心的搬了一大盆的清水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浸泡在生石灰水中的冬瓜条捞出放到清水里,如此换三次水,等下午时候她就可以将冬瓜条放沸水中煮一遍了,晚上再在清水中浸泡一会加了糖腌渍一晚,等明日就能炒出来晾晒一下,后日她就打算自己找车去县里一趟,不等到四日后的集市了。

    刚给冬瓜换上水,突然看到杨丽华在门口喊她,程夏吓了一跳,赶紧将不用的生石灰水藏在门口出去,开玩笑,要是让杨丽华知道还有生石灰这一步骤,她就彻底不用赚钱了。

    “怎么了?”程夏走出房门就看到杨丽华惊喜的捏着一片口中纸,对着自己晃啊晃的。

    “大嫂,我做好啦,”杨丽华看林琇要出门,兴奋的将她喊过来一起看,“二嫂你瞧瞧,我做好的口脂。”

    林琇很是捧场的笑笑,“很厉害。”

    “大嫂,我想现在试试,你觉得怎么样?”杨丽华期待的问。

    程夏满口答应下来,“好啊,”然后跟着杨丽华进了她的的房间,第一次见到了古代的小铜镜。

    程夏拿过小镜子捧在手里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肤如凝脂琼鼻高挺,还真是漂亮,林琇见了不由得好笑,“大嫂好像没见过自己长什么样一样,大嫂最好看了。”

    杨丽华刚净了面,听到林琇的话哼了一声,林琇发觉自己惹小姑不高兴了,赶紧笑着加了一句,“小姑也很美。”

    “这还差不多!”杨丽华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可惜的抚摸了下自己的脸,颇有些伤感的回头问杨丽华,“大嫂,你既然会做口脂,那你会做胭脂和眉粉吗?”她这张脸如此精致,就是缺了胭脂那类东西的锦上添花,否则她也不比那些大家小姐差。

    程夏看杨丽华眉眼含春代笑的样子,脱口而出试探了句,“小妹如此着急打扮,是有心上人了吗?”

    “大嫂,”杨丽华娇嗔一声,轻轻跺了跺脚,“你别胡说,人家不依。”

    就杨丽华这副春心萌动的样子,她如果看不出什么来那也太傻了,于是也不多问,只教她用清水润润唇,然后再抿一下口红纸。

    杨丽华照做了,应该是第一次用,竟然害羞紧张的紧闭了双眼,等抿完了才张开双眼,看着镜子中红唇娇俏的模样,脸色顿时羞红一片,看起来竟然像上了胭脂一般。

    杨丽华本就生的不错,样貌上整体随了陈氏,陈氏的眼睛虽然看着饱经风霜,可是皮肤还是不错的,不太像普通的庄户人家。

    如今杨丽华抹上了这口红纸,更是“眉目自成诗三百,鬓如春风裁”,好看极了。

    难得的,连向来不喜欢杨丽华的陈氏都说了声好看。

    看杨丽华沉醉在自己的美貌中,程夏趁机溜出她的房间去自己房间将生石灰水倒掉了,倒完才喘口气,丫呸的,赚个钱跟做贼一样,真特么提心吊胆。

    当给冬瓜条换好第三次的清水,林琇也要开始准备做午饭的时候,程夏突然发现程右出现在篱笆院外头。

    程夏一阵头疼,知道小弟要喊她回娘家,于是跟陈氏说了一声,便走了。

    几日不见程右,感觉他好似瘦了许多,有些心疼的抚摸着他的发顶,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她一定要找机会跟张氏好好说说,让程右去学堂,一辈子困在这小山村里是没有前途的,程右这么聪明,不该被埋没了,若是能学知识,说不定是另一个人生。

    “右儿,娘叫我们回去做什么?”程夏随着程右跟路过的叔叔婶婶们打过了招呼,才问正题。她知道,张氏没事不会召唤她的。

    程右抿着嘴有些担心的看着程夏,良久才说,“二姐,强表哥来了。”

    强表哥?是谁?

    “然后呢?”表哥来了程右怎么有如此惊恐的表情,洪水猛兽吗?

    “哎,”小家伙叹口气,“外祖父外祖母也不知道从哪听说咱家过上好日子了,就派了大舅家的表哥来咱家拿东西。”

    什么?程夏眉峰紧蹙,一时之间有些消化不了程右说的这句话。

    “二姐你又忘了是吧,”小家伙继续叹气,显然前几次程夏总是问一些他多大了,这是谁之类的问题,程右心里自动的认为程夏是忘了很多事了,这样也好,省的程夏找借口。

    “右儿说说。”

    “以前强表哥经常来咱家拿东西,不是强表哥就是同表哥,也有刚表哥和波表哥,哦对了,东表哥也来过几次,还有......”

    程夏听得一头黑线,她这么多表哥来张氏家里拿东西,这正常吗?

    “呃,右儿右儿,你别数有多少表哥了,接着说吧。”

    程右顿时又耷拉下小脸来,“他们经常来咱家拿东西啊,隔几天来一次,都说是外祖父和外祖母说的,哎,其实我觉得就是大舅二舅三舅让他们来的。”

    这么多舅舅?“他们为什么来咱家拿东西,娘同意吗?”这么消耗下去,多少东西都存不住啊。

    程右无奈的点头,“娘同意啊,”说着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娘说,几个舅舅家都不好过,她这个妹妹过的最好,接济点娘家人是应该的。”

    这个张氏还真是有太多需要吐槽的地方,张氏都存了这样的心思,那程老爹更不用说了,那么爱面子,怎么可能拒绝,估计巴不得人家都以为他家过的最好呢,真是打肿脸充胖子。

    “大舅他们很穷吗?”程夏虽然这么问,但是心里却觉得,再穷都该有志气,人穷不能志短,老是吃出嫁的妹妹家算怎么回事。

    程右瘪瘪嘴,“大舅他们才不穷呢,我有一次跟娘去外祖家,他们家都住的大房子,吃的都是青菜鱼肉,咱家没有的外祖家都有。而且我跟娘过去,几个舅舅和舅妈还嫌弃我们,连饭都不给娘做,还支使娘干活,说是看得起娘才让娘干活的,干完活就让我们回来了。”程右故意忽略了几个舅母骂他扫把星那段,他知道二姐听到了会心疼,“娘还很高兴,说以前舅舅舅妈都不给娘正脸看,现在总算是能好好说话了。”

    我呸,程夏简直想骂人了,这几个舅妈/的调调她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不就是上次和杨大郎去娘家,张氏和程老爹说什么,让你们拿钱给刘文是看得起你们,我去,说辞都如出一辙,看来张氏这么别扭的性格应该是受了娘家很大的影响,或者是出嫁前受娘家影响,出嫁后受程老爹影响,导致她变成现在这样。

    还没到程家,远远的就听到屋子里一阵的欢声笑语,程夏拧眉,和程右一并进了屋,刚进门,一个浑厚的声音就传入了耳际,“小妹嫁错人了,要是我没那么早成亲,小妹配我才是最好。”

    程夏一阵恶寒,觉得这人说话真心不要脸,拿已经出嫁的人出来调侃,还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看着坐在程老爹旁边的宽肩厚背的汉子,程夏知道,这定然就是程右说的强表哥了。

    听到动静,张广强猛地扭过头来,一看程夏进了门,眯缝的小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三两步走过来要拉住程夏的手,“哎呦呦我的小表妹哎,这才几天没见啊,你怎么就变得这么漂亮了?”

    程夏不动声色的躲过他伸过来的爪子,面上一阵恶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满脸油脂的男人,“表哥来拿东西啦。”

    话里讽刺的意味这么浓,偏生张广强听不出来,他哈哈一笑拍着自己的胸脯,“我娘说了,大姑姑家过上好日子了,让我过来多拿点回去给爷奶吃。”

    不要脸到这么冠冕堂皇也是没谁了,程夏冷笑一声看着张广强,“表哥,我家过不过上好日子跟你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