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五十六章 糟糕透顶的心情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张广强一愣,倒是没听出话里有什么问题,就是突然觉得这个唯唯诺诺的小表妹不太一样了,好像眼神凌厉了许多,但他也就怔愣了片刻,然后嘿嘿贼笑一声,“当然有关系啦,大姑姑家过上好日子,我们不就跟着沾光吗?我爷奶说了,以后啊,就指望大姑姑养着呢。”

    张氏正好从厨房出来,听到这话脸上就是一喜,“看爹娘这话说的,这不是应该的吗?”转头看到程夏立即嚷嚷了一声,“你强表哥非让你过来吃饭,要不然这好饭菜哪里轮的上你?”

    程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张氏和她外祖家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毛病。

    张广强听着张氏的话又想上手摸程夏,程夏立马狠狠瞪了他一下,这男的怎么老是动手动脚的,就这么没脸没皮。

    “好了别愣着了,”程老爹嚎了一嗓子,“饭菜都做好了,快点来吃吧。”

    张广强又想拉着程夏过去,程夏真真恶心这淫荡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荡个不停,干脆冷声说,“表哥眼神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去看饭菜,在我身上看什么。”

    “小妹比饭菜好看。”张广强舔着脸说了句。

    程夏觉得自己一口淤血堵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碰上这样一个听不懂你说话的人,真是恶心,程夏绕过去坐在程右和大花之间,避开张广强。

    偏生他不自知,一屁股挤开程右愣是挨着程夏坐,程夏真想把盘子扣在他那张肥脸上。

    她穿越到现在这么长时间,多多少少见了无数张脸了,到张广强这还是第一次有生理性厌恶的感觉,看着就想吐。

    “强啊,你爷奶怎么样了,还好吗?”张氏的突然开口,总算把张广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好,好,”张广强一大口米饭下肚,含糊不清的应了,“爷奶说让大姑姑多给些粮食和肉带着,爷奶想吃肉了呢。”

    “哎,”张氏一口应下,“等会我看看家里还剩多少,都给你带着。”

    张广强不住的点头,“爷奶还说了,大姑姑家里现在有不少银子呢,让我带几两回去,家里的房子有点漏水,爷奶说要修补修补呢。”

    “这,”张氏犯了难,“家里还有点肉也是你大表妹上次送来的,家里没钱啊。”

    “不能吧!”张广强突然放下碗筷看着张氏,“大姑姑别藏着掖着啦,我们都听说了,大姑姑把小表妹卖给杨家,拿了十两银子嘞,爷奶说不多要,给个五两就行。”

    程夏就冷眼瞧着,并不说话,上门要饭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真是开了眼界了。

    程老爹只是闷头抽烟并不说话,张氏看张广强冷着脸,赶紧解释,“大侄子,大姑姑没骗你,那钱,”张氏说着看了程夏一眼才继续说,“那钱都给了你大表妹了,你也知道,刘文马上就要秋闱考试了,到处都需要钱,等你妹夫高中了,咱们不都跟着沾光吗?”

    “大姑姑,不是我说你,”张广强不悦的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付出再多她也不知回报的,到时候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你不得哭去啊。你把钱给爷奶放着,既显得你孝顺,我们家脸上也好看。”

    “是,是,是,”张氏一叠声应了,“爹娘那边大侄子你给说说,一会把肉给你带上。”

    “大姑姑啊,”张广强却没想这么轻易绕过去,“爷奶经常说,你对这大表妹太溺爱了,这样总归是不好的。”

    张氏脸色一红,“你爷奶还说啥了?”

    “爷奶说,他这几个孩子啊,就属大姑姑嫁的人最好,日子过的最好,也最孝顺,爷奶总是说,就给大姑姑找的这个婆家最好了,说当初就觉得大姑父靠得住,结果真没让他们失望。”

    程夏不屑的撇撇嘴,她外祖一家合伙蒙骗她爹娘,偏生爹娘甘之若饴,就奔着那个日子过的最好的名头,真是可笑。

    “小表妹笑什么呢,咋这么好看呢,”张广强色眯眯的笑笑,又想动手。

    程夏啊呀一声,一不小心把自己面前摆着的热粥弄撒了,不偏不倚都洒在了张广强的手上和腿上,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响彻云霄,张氏吓得赶紧拿抹布给他擦干净,看他手上都红肿了一片,立时就要打程夏,程夏双目圆瞪,抓住张氏的手使劲一捏,张氏顿时痛的松了开来。

    程老爹怒气冲冲的拍了下桌子,“没大没小,越来越放肆了。”

    “是吗?”程夏冷冷的说,“你几次三番眼睁睁的看着他要抓你女儿的手,你还责怪我,真是亲爹啊。”

    “混账!”张氏跳脚哀嚎一声,“你大表哥打小就喜欢你,摸一下怎么了?”

    程夏顿时被气笑了,“这要是什么事都由着自己心意的话,我觉得大表哥还挺讨厌的,是不是想杀了他也可以呢?”

    “反了,反了,”张氏坐在桌边就开始嚎,“这不孝顺的闺女哦,都能欺负她爹娘了,你大表哥就是摸一下,你少块肉了吗,亲里亲外的,我不活了哦。”

    程左一看爹娘生气,赶紧怒斥程夏一声,“小妹你太不像话了,大表哥以前也经常抓你手,不就是喜欢你吗,都是一家人,你犯得着这样吗,大表哥手都烫着了。”

    程夏冷眼看着这个总是想当和事佬的大哥,“我以前愿意,现在不愿意了行不行?别说是一家人,我跟吃软饭的人不是亲戚,我跟爹娘也就还有个血缘关系,娘刚刚自己也说了,已经把我卖了,我不想孝顺也没有问题。”程夏顿了顿,“要不是你们让我来,我还真不愿意踏进这里一步,外祖家指望娘那口粮食活着,要不全家都等着饿死了,我不是,我没那么贱。现在这样,饭我也不吃了,以后没事别让小弟来叫我,我不想每次来都生气。”

    程夏说完转身就走,她就知道来这里会不高兴,她爹娘已经没救了,这个家里除了大花和程右,所有人都是讨厌的厉害,越接触越让人心寒。

    还有那个今天第一次见的猪头脸大表哥,穿的衣服料子那么好,还有脸来要饭。还有那没见过面的外祖父外祖母,舔着脸说以后都要指望张氏一家,都拿他们家当冤大头了吧,带着三个儿子吃女儿家的,还瞧不上女儿家,真不要脸。

    不管程老爹和张氏在后头叫骂,程夏一口气出了篱笆院,才觉得心口的浊气消散了许多。

    “小妹,小妹,”大花气喘吁吁的喊了几声,赶紧跟了出来,“小妹你等等我。”

    程夏这才回过头去,小心的扶了扶大花,生怕她站不稳摔了,大花脸上的冻疮已经消下去了,但是痘痘疙瘩还是不少,看起来整张脸还是挺触目惊心的。

    “嫂子,怎么了?”

    “小妹啊,我来替你大哥给你道歉,你别生气,你大哥说话不好听。”大花着急的说。

    “没事,”怎么都跟大花没关系,不过她突然想到后日要去市集,便问了句,“嫂子你后日有事吗?”

    大花一愣,想了想摇摇头,“我身子这么重,干什么都不行,基本上一天天都在溜达了,也没啥正事。”

    程夏点头,“我后日要去县里,有点事情要办,嫂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让大夫帮嫂子看看,嫂子也该调理下自己的身子。”

    大花脸一红,“可是,娘不会同意的。”

    “不让她知道就行了。”张氏也就对大花叫嚷几句,真想管也管不了。

    “可是,”大花紧张的揪着衣服,“我没钱啊。”

    “嫂子什么都不用担心,”程夏安抚了下大花焦躁的心情,“后日卯时一到嫂子就去杨家,我到时候在门口等你,我们一起去。”

    “这个,”大花犹豫了片刻就下定决心应了下来,“好,我听小妹的。”

    张氏在屋内叫骂了几声,程夏知道她在找大花,便让她赶紧进去,又瞬间想到了点事情,于是赶紧问,“嫂子,大表哥回外祖家走哪条路?”

    大花没多想,指着正前方,“就沿着这条路直走,走那么两公里就到了,不远的。不过,小妹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程夏摆摆手,“嫂子快进去吧,我走了。”

    远远的看大花进了屋,程夏直接朝着大花指的方向走,大道两旁都是高高低低的山从,正方便藏人。

    程夏隐身在一个大石头后面,心里一边想着药膳坊怎么弄一边等着张广强出现,他竟然敢恶心她,让她心气不顺了也找人出出气。

    良久,总得过了一个时辰,才看到大道上出现一个肥胖的身子,他一边扣牙齿一边找到饭粒子弹出去,那样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看他手上拎着满满两袋子的米和面,还有一块肉,就知道都是张氏给的了。

    “他娘的,就给这么点,打发要饭的呢,”张广强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踢着石头,“说她过得好还当真了,自己过得啥样不清楚啊,要不是为了这些米面,他娘的我才不来看这老妖婆。还有那小贱人,都爬上别人床了,还矫情个屁啊,早晚让你在哥哥的床上欲仙欲死的,他娘的,啊!!!”

    张广强大喊两声直接朝着前面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