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七十五章 昨晚翠花睡在了哪里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抬眼瞥了下怒气冲冲的杨丽华,继而淡淡的移开目光继续低头给小龙夹菜,杨大郎看了杨丽华一眼,又看向程夏,见程夏好像知道杨丽华为何生气一样,也便放心下来,继续吃自己的包子。

    杨丽华看她被所有人无视了,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更是郁结于胸,心里气不过,蹭蹭两下走到程夏面前,一双手将桌子拍的噼啪作响,吓得小龙直往程夏怀里躲。

    “你发什么疯?”程夏拧眉看着来找事的杨丽华。

    “我发什么疯?呵呵,”杨丽华冷笑两声,啪的一掌又打在桌子上,语气中的火气比刚才更盛,“我还想问你呢,我好心好意的请教你怎么做冬瓜蜜饯,你倒好,说了要教我,结果还不是藏着掖着的,你教的都是什么,根本就做不出来。”

    程夏一听就笑了,慢慢的起身站到杨丽华面前,对她展颜一笑,“我这几天也没见小姑亲自做过冬瓜蜜饯啊,你怎么就知道按我教你的步骤做不出来呢?”

    杨丽华脸色一僵,良久才稍微活动了下面部的表情,咬牙切齿的看着程夏,“我自己半夜里偷偷学着做的。”

    “嗯,”程夏顺着杨丽华的话点点头,“小姑这么说倒是可以理解,那我去问问娘吧,看看总共剩下的冬瓜少了没有,顺便再问问娘,小姑是什么时候有那么多钱能自己买糖用了。而且,熬制冬瓜蜜饯需要灶火熬煮的,你自己一边生火一边搅拌,也是太厉害了,我去问问林琇,家里的柴火何时少了。”

    看程夏转身要去正屋,杨丽华直接上手狠狠的掐着程夏的胳膊,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直掐的程夏拧了拧眉,冷眼看着杨丽华,“放手!”

    “你要干什么去?”杨丽华手上动作不停,使劲将程夏扯了回来。动作之狠,仿佛前几日渐渐缓和了的关系,一场泡影梦幻,都不复存在了一般。

    “我让你放手!”程夏略微用力,将杨丽华的手掰开,甩手丢到一边,惹得杨丽华一个踉跄差点站立不稳。

    程夏面无表情的看着杨丽华,一点多余的情感都没有,“冬瓜蜜饯你没有在家里做过,但是却知道做成还是做不成,明摆着是教给别人做了,但是没成功,所以心气不顺来找我算账了吧。呵,”程夏一声轻笑,“我教给你的做法,你都告诉了谁让谁尝试了,你不说我也知道。”

    杨丽华突然被吓的倒退了一步,仔细看了程夏一眼,却也不信她知道什么,于是梗了梗脖子嗤笑出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你这些话吓唬吓唬小龙还可以,当我傻啊。”

    程夏耸耸肩,“不止冬瓜蜜饯,你连我教你做的口脂都教给了旁人,冬瓜蜜饯没做成,口脂可是让他们赚了不少的银子吧。”程夏挑眼看着神色慌张的杨丽华,声音严肃带着冷凝,“我警告你,人要知足常乐,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今天我把话放到这,你最好放弃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先前的阿谀奉承也好,阳奉阴违也罢,我不追究你了,口脂的法子就算我提前送给你的嫁妆了,以后别来烦我。”

    杨丽华脸色难看的厉害,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强忍着怒意瞪着程夏,见她又坐下继续吃饭,一口怒火堵在心口到底忍不下去,挥手将桌子上的包子和酱菜以及碗碟都扫到了地上,刚买的碗碟四分五裂碎了个彻底,碎裂的声音尖锐刺耳,犹如指甲划过黑板,这最讨厌的声音刺激的程夏怒火中烧,看小龙吓得将哭不哭,小身子颤啊颤的抖个不停,明显将孩子吓坏了,程夏冷声呵斥杨丽华,“现在给我滚,别让我跟你真的动手。”

    “你吓唬谁啊!”杨丽华双手抱胸凉凉的看着程夏,一脸的不相信,“你以为随便攥出来个理由我就不追究你了啊,你最好现在告诉我冬瓜蜜饯怎么做,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程夏侧身深呼吸了几口气,狠狠的闭了闭眼睛好压抑住自己的冲动,让自己不至于气到直接卸了杨丽华的胳膊,还没等她有回应,就看到翠花抱着那孩子又进了门,一看屋里的情景,颤抖了下嘴唇也不知道说什么,却见地上滚着两个包子,眼睛一亮,直接蹲下身将包子拿了起来,小心的擦掉皮上的泥土,然后一脸惊喜的递给自己怀里的儿子,让他慢慢啃着。

    程夏的火气值已经到了爆发的最高点,杨大郎冷眼看着,过去拍了拍程夏的手让他稍安勿躁,程夏知道杨大郎的意思,也看出他想教训这个妹妹了,但是,程夏压压火气,将低低啜泣的小龙递给杨大郎,“抱他出去,把门关上。”

    大人之间的争吵,不适合让孩子看到,会给他留下一生的心理阴影。杨丽华不懂这个道理,陈氏和杨猎头不懂,她程夏知道,小龙这孩子看着如此聪明,却变得很是谨慎小心,上一秒还可以开开心心,下一秒就变得唯唯诺诺,长时间这样下去,孩子会彻底被这乌七八糟的家庭环境祸害了的。

    杨大郎接过小龙,却有些担心程夏,程夏勉强对他笑笑,笑容里的意思是,你带小龙出去了我才能解决。

    看杨大郎离开,杨丽华就更没有顾忌,嗓门瞬间拔高了几个音调,“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冬瓜蜜饯怎么做,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翠花喂孩子吃饭的动作一顿,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好奇的问,“冬瓜蜜饯是什么?”

    杨丽华好似这才注意到翠花的存在,一看她顿时更不耐烦,“你怎么还没走?今天不下雨了,大晴天,需要让我送你回家吗?”

    翠花颇有顾忌的看了程夏一眼,这才回答杨丽华,“那个,孩子饿,我家里没东西吃,孩子会饿死的。”

    杨丽华烦躁的挥手,“你跟我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我家不养闲人,你就是愿意干活,我也不愿意留下你,现在立刻离开,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翠花眼眶里立即又蓄满了泪,“大姑娘你心善,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杨丽华不愿意跟她掰扯,直接扯开嗓子喊陈氏,“娘,娘,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家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里屋还在吃饭的陈氏和林琇赶紧跑了过来,一看大郎屋里一地的狼藉,再看互不相让的程夏和杨丽华,以及一旁暗暗垂泪的翠花,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娘,”杨丽华走到陈氏面前,阴阳怪气的说,“她怎么还没走,留下来给爹当小妾吗?”

    “放你娘的屁!”跟过来的杨猎头一听女儿这么说,顿时不客气的抬脚踹向杨丽华的腿肚子,疼的杨丽华嘶嘶哀嚎了两声。

    “当家的,你打丽华干什么?”陈氏一看杨猎头动作那么狠,下手又重,尤其还是因为翠花这个女人才动的手,陈氏更是心疼了,“丽华哪里说错了,昨个因为下雨,我们暂时收留也就收留了,今天天已经晴了,翠花一个大姑娘家,还带着个孩子,一直留在咱家算怎么回事?”

    看着陈氏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杨猎头怔愣了良久没反应过来,待眨眨眼看到坚定的挡在杨丽华面前的陈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要对着陈氏招呼,“你看你教养的好女儿,说的都是什么脏话,怎么跟大人说话呢。”

    程夏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乱糟糟的环境,不过眨眼的功夫,家庭矛盾就转移了吗?

    程夏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垂眸的翠花,正与她抬眼打量自己的视线撞在一起,翠花赶紧移开了目光,程夏冷笑一声,靠坐在床上,拿过床头杨大郎看过的《后汉书》,随手翻到卷七十七的酷吏列传看了起来。

    除了翠花,没有人注意到程夏的动作,杨丽华不知道是不是气急了,跟杨猎头也敢顶撞了,看自己爹明摆着要收留翠花的意思,杨丽华不客气的直接问,“爹,您到底什么意思?一直收留着她当小老婆吗?”

    这句话问的直接又彻底,让杨猎头的脸面直接挂不住耷拉了下来,抬手啪的一巴掌打在杨丽华的脸上,语气不善的大吼一声,“大人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陈氏一闪神,就看到杨丽华白皙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眼睛里顿时有了晶莹的泪珠。

    杨丽华捂着火辣辣疼痛的左脸,满是受伤的看着杨猎头,“爹,这不是大人的事情,这是外人的事情。你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几次三番打骂我们家的人,要说您跟这女人没关系,你自己相信吗?”

    陈氏一骇,看杨猎头又想动手,陈氏赶紧挡在杨丽华身前,坚定的看着杨猎头,“当家的,丽华这话说的没错,你因为一个外人就对自己女儿动手,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翠花任由他们争吵打骂,只抱着儿子低垂着头不做声。

    杨猎头脸色不好看,尤其是妻女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只能冷哼了一声,“别人孤儿寡母的,能帮就帮,这样的善事都不做,你们就不怕死后入十八层地狱吗?”

    这样的借口都找得出来,程夏觉得杨猎头也是没脑子,摆明了就想留下翠花母子,却还打着这样的幌子。

    程夏将书阖上放在床头,悠悠的抬眼看向杨猎头,“爹,我就问一句,昨天翠花睡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