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揭开刘文的真面目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换了身衣服,打开房门的时候只见杨丽华的身影一闪而过,脚步飞快的离开了杨家的院子,程夏微微摇头,竟然都这么不矜持了吗?陈氏也是对杨丽华太不在意了,几乎将有所的精力都放在了防备杨猎头和翠花的身上,丝毫不注意其他了。

    林琇也开门出来准备做饭了,程夏嘱咐林琇多照看一下小龙,便背上装了新做的冬瓜蜜饯的背篓,直接离开了杨家。

    程夏脚步飞快的跑到东头的程家,天色还灰蒙蒙的,没有彻底亮起来,程家的院也都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程夏估摸了下时间,觉得田叔的牛车就快往县城里去了,于是在程家门口着急的转圈,她必须赶在程上和刘文来之前将张氏带走,否则面对面碰上,她就不能抢占先机了。

    正在程夏想着跳进篱笆院是不是不太英雄的时候,张氏打着哈欠开了房间的门,一看院门口站着程夏,顿时将打了一半的哈欠吓了回去,皱着眉头走下台阶,很是不悦的说,“大清早的你来吓唬谁呢?”

    程夏看着随着张氏的开门,大花也打开了房门,于是先对着大花挑眉示意了下,然后对着张氏说,“娘,我带您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这么大早上的就来烦我,我今天有事,没工夫陪你瞎逛。”张氏不耐烦的说。

    程夏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吆喝声,赶紧回头一看,就瞧着田叔驾着车赶了过来,已经来不及解释了,程夏径直推开篱笆院的门将张氏拉了出来,然后唤田叔停下,快速的带张氏上了车。

    张氏一脸莫名的看着程夏,使劲挣脱着往回走,“你到底要做什么,这么带我上车有什么意图?”

    田叔的车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程夏和张氏就在那拉扯着,惹来两个婶子嘿嘿的贼笑。

    程夏小心的凑到张氏的耳朵,轻飘飘的说,“你难道不想知道刘文的事吗,若是你想将宅子和地卖了然后无家可归,娘就尽管回去,我不再劝。”

    “什么?”张氏一骇,“你怎么知道这事?”张氏想了片刻就咬牙切齿的说,“大花说的。”

    “您别管谁说的,现在田叔的牛车就在这等着,我赶着去县城,您要是想知道就跟我去,不想知道这么多,就想稀里糊涂将宅子卖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程夏说完直接上了车板,就牢牢的在车上坐着,静静的看着张氏。

    张氏眉头皱的都能夹死几只蚊子了,她想了很久,就在其他婶子着急让田叔走的时候,张氏到底自觉的坐到车板上来。

    大花很是忐忑的在院子里看着,瞧着张氏到底跟着小妹走了,这才舒心下来,她相信小妹,只要她肯出手,刘文的计划就实行不了。

    张氏刚起床,连脸都没洗呢就被程夏弄到了车上,等到车子越走越远了,张氏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说好了用了早饭刘文就来接她去县里卖房,她现在这样,等刘文过来见不到人,会不会以为她想反悔,等以后刘文中了状元就不孝顺自己了?

    张氏越想越忐忑,转头看向程夏不由得带了埋怨,“你最好真的有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程夏闭眼微眯,看着张氏这副样子,真想现在将她弄下车,让她去卖房卖地好了,自己充当什么好人,大不了以后他们都无家可归了,自己将大花和程右接过来一起住。

    看程夏没反应,张氏直接伸手过去掐着她的耳朵,程夏骤然疼了一下,不客气的挥开张氏的手,“您如果不想知道那现在就下去,这才刚到西头,您就是下车走那么几百步也到程家了。”

    “你什么意思?刚刚是你让我上车,现在又让我下去,什么都是你说了。”

    程夏无奈的叹口气,“您既然上来了,就老实待着不行吗,我保证一会让你大开眼界,所以你能安心休息一会了吗?”

    程夏告诉自己不要生气,都是为了大花和程右,她尽量无视张氏就好了。

    张氏看着程夏确实有事的样子,也不问了,这丫头已经越来越厉害,早就不是自己能随意拿捏的女儿了。

    一路无话到了县城,程夏谢过田叔,便带着张氏往商记药铺的的方向走,张氏几乎没来过县城,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只能谨慎的跟着程夏走着,待看到来了药铺,顿时有些生气,“你不是带我去找你姐夫吗,来这里做什么?”

    程夏没想解释,只让张氏在门口稍微等一下,她进去马上出来。

    “哎,”张氏着急的喊着程夏,却见她转眼就进了里面,没了踪影。

    程夏将背篓里的冬瓜蜜饯交给小武,然后着急的问寒姨在不在。

    王寒箫正从里间走了出来,听到程夏的声音笑着迎了上来,“小夏来啦。”

    程夏将一个小点的背篓交给王寒箫,然后说,“寒姨,这些东西是给您带的,但我现在着急出去一趟,您有黑色的衣服和面纱吗?”

    王寒箫好奇的看着程夏指的背篓,听着她的话又疑惑的抬起头来,“要做什么?”

    “保密!”程夏神秘的一笑,“黑色的衣服就好,夜行衣就更好了。”

    王寒箫点点头,转身进了里间,不过片刻便拿了个包裹过来,“这是我放在药铺里的衣服,以前特意做了一身来吓唬良忠的,多年没穿了,也一直没舍得丢,你用就拿去吧。”

    程夏看着包裹里露出一角的黑色衣服,感激的笑了笑,“寒姨您等我回来,我给您做好吃的。”

    “那我能尝尝吗?”还没等王寒箫回答,一边蹲着称重的小武迫不及待的回头问了一句。

    程夏笑着点头,“这就得看寒姨让不让你吃了。”

    程夏转身走出药铺,拉着张氏往城东头的方向走,临走前特意往药膳坊里看了一眼,虽然是大早上的,但是吃饭的人也不少,看来药膳坊经营的还是不错的,一会完事回来好好问问盈利如何。

    越往东走越荒凉,张氏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她猛地甩开程夏的手,疑惑的指着周围,“这里连房子都很少,你拉我来这里到底做什么?”张氏说着不由得捂紧了自己的脖颈,“你不是要害你亲娘吧,我看你手里还拿着刀呢。”

    程夏看着手里握着的匕首,呃,好吧,这也是刚刚跟寒姨要来的,可是张氏怎么就觉得自己要害死她呢?程夏好笑的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荒屋说,“您仔细瞧瞧这里,您不是说亲自来过城东找刘文的姘头吗,她就住在这里,您忘了?”

    张氏瞬间回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再看一眼程夏指的方向,可不是吗,她一紧张给忽视了。“都说了没有什么你说的女人,你还带我来做什么?”

    “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呗。”程夏不想解释了,直接摊手让张氏往前走。

    走到赵柔房子近前,程夏看张氏想敲门,赶紧拉着她的手躲到房子旁边的荒草里,西红柿又红了很多,不过程夏现在没心多看,她着急的将寒姨给的黑色衣服套在身上,不大不小刚刚好。寒姨和她身量相仿,身形也相仿,穿着正合适。

    程夏收拾完衣服,便将黑色的面纱缠裹在脸上,然后小声的对着张氏嘘了一声,“您就在这听着,一会不管出现什么声音都不要露面,也别发出一点的动静,等完事了我会过来找您,能行吗?”程夏不放心的确认。

    张氏看程夏紧张兮兮却又十分严肃的样子,犹豫了下便点点头,“我在这等你。”

    “好,”程夏点点头,回头盯着这荒废房屋的院墙看了良久,估摸了一下高度,以及土胚房墙壁凹凸不平的外表,掂量了下自己的本事,然后退后两步,往前一跑,到了院墙边上登高一跳,直接就攀上了院墙的墙头,程夏手脚并用爬了上去,然后轻松越过院墙进了院子。

    张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这身手敏捷的人,真的是自己生养的二丫头吗?

    张氏觉得这孩子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还没等自己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呼,张氏一愣,真的有人?上次她和程上来这里看的时候,明明什么人都没有,大门都上锁了,仅有的一个邻居也说根本就没见什么年轻的寡妇住在这里。

    她们当时都是信了的,根本就没有怀疑,可是,刚刚院子里发出惊呼的是谁?明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程夏紧了紧脸上的面纱,三两步走到仅有的一间房门口,她在门边贴墙站着,手中紧紧的握着那把匕首,刚想将门房踹开,就听吱呀一声,赵柔走了出来。

    程夏直接从赵柔背后过去,在赵柔反应过来之前将匕首往她脖颈处一横,冷声说,“别出声,否则别怪我杀了你。”

    “啊!”意识到自己脖子上横着的是什么东西,赵柔猛地发出一声惊呼,声音尖锐到让程夏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快震聋了。

    “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来杀我,你到底是谁?”赵柔颤抖着音调,一连问了几个问题,趁着自己问问题的功夫,她直接伸手朝着身后程夏的脸上抓去,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蒙着面要来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