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少夫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媳妇是用来疼的
    程夏让程右进了院子,这才问,“怎么了?”

    “刚表哥来了。”

    程右言简意赅的话说完,程夏就明白了张氏的意思。

    五月中旬的一天,程右也是像现在这样急匆匆的跑来让她回家,程夏一问才知道,是强表哥来了,程夏一听到这名字就觉得恶心,眼前就不自觉的浮现出那油光满面的猪头脸,尤其想到他那咸猪手,更是恶心的要死要活的。

    程夏是坚决不去的,本身上次和张氏都说明白了,她这个女儿做的也够仁至义尽的了。如今再次因为那个猥琐的强表哥想见自己,张氏就让自己去陪着,那她不可能去。

    程夏当时将程右打发走,不过一会,大花又来了。程夏没等大花开口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一定不会去,让娘打消这个念头吧。”结果大花拉着程夏的手说,“小妹,娘不是让你去陪着强表哥,是娘不知道怎么应付他,想让你帮忙把他撵走,最好以后也别来了。”

    噯?程夏当时错愕了良久才反应过来大花话里的意思,张氏竟然是真的想通了吗?不止刘文和程上,便是外祖父那边都想通了吗?

    程夏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一趟的,就为着张氏的觉悟,她能这样想,那以后张氏对大花和程右的态度一定也会好很多,以后家里有钱了,还能让程右去上学堂,他以后也一定会有出息的。

    程夏记得去的路上还打听了下刘文和程上的情况,大花只说张氏身体好了一些之后,有一次集市自己跟着田叔的牛车去了县城,又熟门熟路的进了刘文家,问刘文为何这么长时间都不去找她卖房卖地,将刘文吓得躺床上装病,严重的好像连炕都下不了了,张氏也没为难刘文,只道这样一来就真的可惜他们不能住大宅子了,从那开始,刘文便再也没有踏进过清献村,倒是程上来过几次,不过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大包小包的往家带东西了。

    想到这,程夏知道,上次打发了强表哥还是没治标治本,所以这次换了个人来。

    “好,你稍微等我一下,”程夏应了一声转身要进房间,杜仲一听,赶紧喊了一声,“哎,哎,嫂子你走了我中午吃什么啊。”

    “我给你做还不行啊。”一直被晾在一边的陈氏打趣的说。

    “行,怎么不行啊,”杜仲赶紧赔笑,“您做的那自然是行啊。”虽然早就吃够了,但是他也不敢说啊。

    程夏进屋拿了两块猪肉和一袋大米,程夏没有吝啬,颠了颠觉得够吃很久了,这才收了手。想到那天杜仲一边在这蹭饭,一边感慨,说她来了之后杨家的伙食都好了很多的样子。

    程夏不由得笑笑,又拿过两罐的番茄酱,然后出门跟陈氏和杨大郎说了一声,并说中午不一定回家吃饭,让陈氏照顾下杨大郎,这才跟着程右离开了。

    “二姐,你不知道,咱娘现在可好了,那天还念叨着要送我上学堂呢,说咱家以后有钱了肯定让我去。”程右兴奋的不能自已,走路也不安分蹦蹦哒哒的,看着比以前那沉闷的性子可是开朗了不少。

    “这不挺好吗,以后等小弟上了学,学了知识有了本事,就能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也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任何人了。”

    “那我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娘,二姐和大嫂,”程右坚定的说。

    “好啊,”程夏爽朗的应下来,慈爱的抚摸着程右的脑袋,转弯就看到了程家的院子。

    程夏还没进院子,就看到二婶家的钱盼在外头忙着打水洗衣服,房间里还传来阵阵婴儿的啼哭,以及二婶不耐烦的咒骂,钱盼着急的不住回头看向门内,几次想起身,但是到底怕触着二婶的霉头,所以只能强忍着泪水继续洗衣服。

    程右小小声的叹息,看二姐正眼都不眨的盯着二婶家的院子,便说,“二姐,光嫂子好可怜。”

    钱盼是程光的媳妇。

    程夏很有同感的拍拍程右的手,“小弟你记得,媳妇娶回家来是要疼的,不是来虐待的,更不是只传宗接代当工具的,你以后娶媳妇,不要听任何人的意见,只遵循你自己的心,找你喜欢而且愿意走过一辈子的人,这样的人很少,所以你要慢慢的找,一旦找到了,不要辜负她,也不要花心三心二意让她伤心,知道了吗?”

    程右虽然红着脸,却还是郑重的点头,“我会的二姐。”

    “乖,”程夏最后看了一眼钱盼,目光与她在空气中远远的碰上,钱盼只匆匆扫过程夏一眼,便快速的移开了视线,程夏对她笑笑,便进了屋。

    张氏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上次那件事还是让她伤了元气,所以一直病恹恹的,不是说身子不好,更多的是没有精神,看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程夏喊了声爹娘,便顺着张氏指的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程夏将手中的两块肉和一袋大米放到张氏的面前,“娘,我给您带的。”

    张氏有些忐忑的看了下冷着脸盯着自己的外甥,她明明记得刚刚提醒过程右了,让她喊程夏过来不要让她带东西,否则所有的东西不都进了这外甥的口袋吗?

    上次程夏说的那番话,她仔细回味了很多天,也算是想明白了,这日子啊,还是得过给自己看,贪图太多虚名都没用,别人也不会瞧得起你,还会利用了来要挟你。

    只是她早就习惯了几个外甥来自己家里要东西,根本无法说出反驳的话来,但是她又不愿意跟以前一样,做吃亏还不讨好的事,所以那次便让程右和大花将夏丫头叫来了。果真,不过三言两语便堵的张广强说不出话来,最后什么也没拿就走了。

    没想到这个刚外甥又来了,这个外甥脸上一直没挂过笑,对谁都冷着一张脸,除了自己的妹妹、他的小姑。

    想到这,张氏的脸色也不好了一些。

    程夏哪里看不出来张氏脸色的变化,她微微笑笑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旁边的大花,“嫂子,放到厨房去吧,留着给娘补补身子。”

    “哎,”大花谨慎的看了张广刚一下,快速的将猪肉和大米拿到自己手里来,但是果真还没等她要去厨房,张广刚便说话了。

    “表妹,你也知道你外祖家日子不好过,一家子都等着大姑的接济,刚刚大姑还说家里没有东西,我本来还不信,结果表妹随便都能拿出这样的好东西来,证明表妹家日子过的不错,你再回去多拿一些,等我回去跟你外祖父说了,你外祖父也会夸你一声孝顺的。”张广刚面无表情、却又状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程夏脸上也不带笑了,学着张广刚的样子冷着一张脸说,“表哥,您回去跟外祖父说一声,我不在乎那孝不孝顺的虚名,这东西是我给娘带的,表哥如果想要,也自己赚钱去买就行了,到时候外祖父也会夸赞一声表哥孝顺的。”

    张广刚别有深意的看了程夏一眼,程夏不躲不闪的迎视他。

    张广刚轻咳一声,继续说,“我爷说了,大姑是最孝顺的,家里也过的最好,大姑的好家里人都惦记着,以后不会忘记大姑的恩情。”

    “是吗?”程夏淡淡的问了一声,拿过张氏递给她的白水喝了一口这才说,“那我想问问表哥,上次表哥的儿子办满月酒,我娘带着我们几个一起给你庆祝去,家里大鱼大肉的可真不少,我们一大早去了,忙的脚不沾地不可开交,几个舅母和表姐表妹的都在一旁看着聊天,那天你家满月酒是我们做出来的,可是最后呢,连饭都不让我们吃,这难道就是表哥说的记得娘的恩情吗?”

    张广刚脸上有些不自在,却还是缓和下语气说,“大姑也知道,那日太忙了,难免有照顾不周的地方,爷奶也是怕人太多怠慢了你们,所以寻思着让你们先回家,等过了那阵子,爷奶再请大姑一家好好吃一顿,爷奶怎么可能忘掉大姑的辛苦呢。”

    “那我问表哥,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你说的闲一阵子就请我们吃饭,是要闲半年还是闲一年,或者是干脆闲十几年呢?这还没将那顿饭给我们请回来,刚表哥就来上门要粮食,怕是说不过去吧。”

    看他着急插嘴,程夏继续说,“再说了,说是怕照顾不周,我怎么觉得那天就没有人来照顾过我们呢,反倒是所有舅母和表姐表妹都吹捧着小姨和清表妹,那照顾的叫一个周到,我娘当时可真是羡慕的厉害呢,可是也没见有人多跟我娘说句话啊。”

    程夏凉凉的笑了一声,“刚表哥是不是该处理好以前的事,再来说现在的事情呢?”

    张广刚面子上挂不住,忍不住冷声问,“难道大姑还在乎那区区一顿饭吗,大姑什么时候气量这么小了?”

    张氏脸色一红,程夏看着张广刚冷笑一声,“表哥,如果我说,我们就是在乎那顿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