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哥亲手宰了他们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风声呼啸,程夏眼前浮现的杨大郎的样子越来越明显,明显到她恍惚以为杨大郎真的出现了,她伸手去触摸那双饱含深情和忧郁的眼睛,却冷不防被一双手猛地抱在怀中,力道之大让她直接喘不过气来。

    “咳咳。”程夏猛咳了两声,恍惚中,她以为抱着自己的是什么登徒子,结果猛然推开的时候看到是杨大郎,程夏直接怔愣在当下,良久没有反应过来,她使劲揉了揉双眼,再睁开眼前还是杨大郎。程夏突然就落泪了,她扑进杨大郎怀中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不松手,仿佛一松开他就消失了,就都成幻影了。

    “那个,我说,差不多就行了吧,至于在我这个孤家寡人面前这样吗?”凉凉的吐槽的声音传来,程夏瞬间回过神来。

    是杜仲!她没死,她还活着吗?程夏伸手抚摸着杨大郎的脸,温的,活人,她还好好活着。

    “怎么回事?”程夏直起身来摸索了下自己的身体,还是那些伤口。手臂上传来的刺痛这才清晰的传入她的脑中,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她真的没死。

    杜仲叼着片竹叶蹲到程夏面前,耸耸肩说,“我说程姑娘,你还好生活着呢,呐,现在还抱着我大哥不放,快看快看你的手,还放在人家腰上呢,没想到你平时冷冰冰的,见到我大哥态度如此火热,还真让我大开眼界啊。”

    程夏一愣,左手瞬间从杨大郎腰间抽离,她摸了摸自己被杜仲说的滚烫的脸,不自在的垂下头来。

    杨大郎怨怼的打了杜仲一下,“什么程姑娘,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哦,嫂子,喊嫂子总行了吧,”杜仲赶紧求饶,转头开始对着程夏夸张的描述,“嫂子你不知道,刚刚我跟大哥赶到这里,正看到你要往悬崖下掉,我大哥飞起一脚就将我踹悬崖边上了,丝毫不管我会不会比你还先掉悬崖底下去,你知道为嘛吗?”

    看程夏摇头,杜仲得意的笑,“他踹我让我去抓你不让你掉下去啊,结果你身子还是掉下去了,我只抓住了你的手臂,还让你脑子磕了一下,所以,”杜仲兀自叹息,“你昏迷了这么一丢丢的时间,”杜仲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了比米粒大小的缝隙,眯着眼不屑的说,“就这么一丢丢,几乎刚把你从悬空中拽了上来你就醒了,就为这,我大哥还踹了我两脚,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你是看不到,我屁股上都是泥啊,可惨了。”

    不知为何,程夏看到杨大郎和杜仲心情突然就好了,尤其是听杜仲夸张的描述了一番,心里的烦闷就消散了大半,她还能好好活着,那就是她命不该绝。

    对了,程夏迅速的扫视地面,“那些蒙面人呢?”

    “哦,”杜仲很是闲适的应了一声,随手一指远处的一个方向,“在那里呢。”

    程夏一看,本来觉得是很郁闷的一件事,结果瞬间笑喷了,杜仲不知道是太闲还是被杨大郎踹了几脚心里憋闷,他竟然将二十几个混混跟叠罗汉一样垒了一层又一层。

    程夏冷眼瞧着,突然说,“他们为什么没发出动静?”

    “都死了啊程姑娘,”杜仲挑眉一说,突然听到杨大郎轻咳,杜仲赶紧换了称呼,“嫂子,你是不知道,我大哥亲手宰了他们。”

    程夏猛然抬头看向杨大郎,见他澄澈的双眼中没有一点的波澜,好似那些人不是他杀的一般,程夏还没说什么,杜仲又开始嚷嚷,“大嫂你不知道,我大哥刚刚都杀红眼了,我把那些人都点穴了,我大哥腿不方便,我就一个个的将人扔到大哥面前让他杀,特别痛快。哎,”杜仲说着突然盘腿坐在地上,随手又拿起一片叶子往嘴里放,“也就是我大哥的腿走太久不灵活了,要不然这英雄救美的好事也落不到我身上,我大哥自己都能冲悬崖边上把你弄上来了。”

    “没完了是吧!”杨大郎又踹了他一脚,警告他别说太多,怕程夏听了反感,“我们回去吧。”

    程夏赶紧查看杨大郎的腿伤,杨大郎摆手笑笑,“无妨,不碍事的。”

    杜仲跟在两人后头撇嘴,“我说程姑娘,你跟谁学的功夫?师傅是谁?我说你这扔刀的功夫一流啊,那么远都能将那刀疤丑男扎死,你教教我呗,我保证拜你为......嗷嗷嗷!”杜仲说的带劲,冷不丁杨大郎回头踹了他一下,他抱着自己的大腿就开始嚎,“下次别找我来救人,找也不来了,过河拆桥太没人性了。”

    “对了,”程夏突然转头看向杜仲,“这些尸体你打算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杜仲仔细掏了掏耳朵,“不是,我说程姑娘,哦哦,嫂子你什么意思?把他们扔这里就行了,难不成还让我挨个挖个坑把他们埋了啊?”

    程夏真的觉得自己的心情该是沉闷的,可是她一听杜仲说话就忍不住想笑,她都控制不住自己,她紧紧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严肃些,这才说,“把他们的尸体丢程秋面前去吧,什么都不用说,扔那让她自己处理就行。”

    杜仲一听,乐了,“嫂子,你高啊,我感觉能把她吓死。”

    程夏冷笑,“是吗,她怎么不考虑我的死活呢,是我仁慈太久了,才纵容了程秋和翠花一次次对我下手,没有下次了,我要一劳永逸。”

    “程秋那边扔这些东西的话,那翠花那边呢?”杜仲好奇的问。

    “我一会回去亲自教训她。”程夏声音淡淡,可杜仲仍是听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感觉,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抬眼就看到杨大郎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程夏,目光中满是赞赏和肯定,杜仲更是冷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看他俩相携着走出了竹林,杜仲认命的回头去搬运尸体。

    谁让他没人爱呢,爱他的青楼姑娘们又远在京城,他怎么就舍得离了那些温香软玉来这小破地受气呢?

    程夏搀扶着杨大郎往杨家的方向走,他的腿确实受伤了,使不上力气来,程夏让他将所有的重量都放在自己身上,这样不至于让他的腿伤更严重。

    离了杜仲的插科打诨,竹林中那些电光火石的画面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脑海中,还有她手臂腿上一阵阵的刺痛提醒她,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她不会再做这样的蠢事了。

    理智慢慢回笼,她心下已经有了决断,不过还有一点事让她狐疑,“你怎么找来的?”她确实是在出门前提醒了小龙,可是按照杨大郎平日回家的时间,他肯定早就听小龙说自己去了哪里,天黑还不回来肯定就有怀疑了,怎么能到现在才来。

    腿上传来一阵阵刺痛,怕程夏的担心,杨大郎咬牙坚持往前走,听到程夏的话,瞬间放松了自己的情绪,平缓了下自己的状态,这才说,“我到家发现你不在,心里又觉得不踏实,便四处找你,后来找来杜仲一起,从黄墩村回来的路上听到竹林里传来声音,我才慌忙的跑了过来,要不然......”

    杨大郎想到跑过来时候正见到程夏要跳崖,那一刻,他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他总是自诩能保护她,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她受伤害。

    程夏突然着急起来,松开扶着杨大郎的手,脚步匆匆的往家里赶,走了两步又慌张的回头看着杨大郎,语气中的惊悸显而易见,“我明明让小龙告诉你我去了哪里的,你没见到他吗?”

    杨大郎一愣,无意识的摇摇头,“没有啊,当时林琇也在找小龙,我还以为他跟你一起出去了。”

    “坏了!”程夏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嘱咐了小龙,可是那时候院子里只有小龙在,还有翠花,是她疏忽了,她忘了将小龙仔细交给林琇或者陈氏再出门的,该死,她接二连三的犯这种愚蠢的错误,不止差点害了自己,还把小龙推到危险的境地,她真的该死!

    程夏顾不上多说,只管着急的往杨家跑,她怕,翠花心狠手辣的直接对小龙下手,不可以,一定不可以!

    程夏快速的跑进杨家,就见到一脸喜色的翠花正往外倒水,脸上挂着的笑容真的刺眼极了,而林琇正在门口站着慌张的张望。程夏怒气上涌,她快步跑过去,飞起一脚将翠花踹在地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欺身而上,狠狠的踩在她的胸口,“告诉我小龙去了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

    林琇一看程夏回来赶紧跑过来,结果听到她的话顿时一阵踉跄,“大嫂,你没带小龙出去吗?”

    程夏没回答,只加重了脚上的力度,“我问你,小龙在哪里,若是你不说,”程夏转身看向林琇,“把剁肉的刀拿来。”

    林琇不明所以,却还是依言做了,程夏握着明晃晃的刀直接划在翠花的手臂上,瞬间,有鲜红的血液溢出,翠花吓得嗷嗷大叫,程夏啪啪两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直打的她再不敢大喊大叫,这才继续问,“再问你一遍小龙在哪里,你再不说,我这刀子剁下去,粉碎的就该是你的脖子了。”

    程夏抬手使劲掐着翠花的下颌,逼迫她看着自己,“你敢找你二十几个姘头来要我的命,那你信不信,他们现在都死了,通通死了。如果你不想下去找他们,就告诉我小龙在哪里。”

    翠花看着程夏啐了毒一般的双眼,和冰刀一样的声调,再不敢迟疑,抬手指了指一个地方。

    林琇顺着她指的方向往那看,突然啊的大叫一声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