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 摁手印的人是我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我不同意!”杨猎头一听,直接出声反对。

    杨二郎不高兴了,他双手抱胸走到杨猎头面前,凉凉的说,“你有什么不同意的,如今你新的儿子都有了,还跟我们家有什么牵扯,没说你这事您就自己兜着呗,还插什么嘴?”

    “混账玩意,你连个爹都不会叫了是吧!”杨猎头气的脸红脖子粗。

    “别,”杨二郎一听杨猎头的话连连推拒,“你这自然有别人上赶着叫您爹呢,这个,”杨猎头指着刚坐到床上的翠花怀里,“虽然才八个月,但过几个月也就能叫您爹了,虽然亲爹不亲爹的确定不了。但是这个,”杨二郎又指着翠花肚子,“那就是您的儿子没跑了。”

    杨二郎说着自己兀自笑了起来,“我说爹,您也真行,您孙子小龙都比这俩孩子大,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哦,对了,咱家本来在村里就是一个笑话,也不怕多这么一个。”

    “混账东西,老子今天非要揍死你不可!”杨猎头抄起挂在墙上的箭头就要朝着杨二郎插过去,陈氏两下挡在杨二郎面前,她冷脸瞪着曾同床共枕十几年的相公,“怎么,恼羞成怒了,有脸干得出,没脸让人说啊,孬种!”

    如果说,刚刚程夏和二郎都说这个八个月的孩子不是杨猎头的时候,陈氏还曾燃起一点破镜重圆的希望,但是那仅有的一点希望,也都被这个刚确认怀孕的消息打消的一干二净,对于当着自己的面都能勾搭成奸的两个人,陈氏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

    杨猎头一看陈氏挡在自己面前,不免心虚了一些,但是杨二郎都能对自己不敬,他可不能忍,“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就这样对他爹说话,也真是少教。”

    杨猎头的话成功惹恼了陈氏,两个人不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程夏没心听他们掰扯,翠花阴狠的看着这一切的笑容已经让她打心里抵触这里了,“闹够了没有?”

    程夏的喊声一出,陈氏和杨猎头瞬间停止了吵闹,杨丽华袅袅婷婷的就走了出来,颇有些怨怼的看了杨猎头一眼,然后对着陈氏说,“娘,爹虽说做错事了,但是总还是我们的爹啊,娘您别一棍子打死。”

    “哎,你什么意思啊,”杨二郎不满了,狠狠的推了杨丽华一把,“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还向着他说话,他许你什么好处了?”

    杨丽华脸色一拧,不自在的推了回去,“什么叫许我好处,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真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呢,不要脸。爹毕竟是我们的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能否认的了吗?”

    程夏眯眼瞧着杨丽华的动作,莫名就想起来那日见到她和杨猎头在房间门口窃窃私语的情景了,杨二郎说两个人有勾结,或者并没有说错。

    程夏回头看一眼倚着门框并不说话的杨大郎,看他闲适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腿伤厉不厉害。

    杨大郎见程夏回头看他,赶紧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程夏也对他笑笑。

    回过神来,看着乱成一锅粥的情景,程夏转身就往外走,杨二郎一看,立马喊了一声,“你干什么去?”

    “喊里正,分家。”程夏头也不回的说,当初是里正作见证签下的协议,如今自然也要在他的再次见证下才能作数,她跟杨猎头他们说不着。

    陈氏一听,三两步拦在程夏的面前,“大郎媳妇,你别冲动,你爹做的事咱单独算他的,咱的家不能分啊。”

    看着陈氏可怜巴巴的样子,程夏叹息一声说,“娘,他和翠花现在的样子已经不是分不分的问题了,娘要好好考虑下以后了。”

    程夏脚步不停,直接朝着村东头的里正家走去,田家还算安静,毕竟程秋不在田家,能省了很多干戈。

    田大志客气又拘谨的想将程夏让进屋里,程夏只客气的摆摆手,等到里正出来,将事情简单说了一番,里正又折身回去拿了当初签下的协议,这才跟着程夏去了杨家。

    杨家门口停了个马车,程夏谨慎的朝着院子里看去,果真就看到盘腿坐在杨大郎脚下的杜仲,此刻正拿着树枝画圈圈呢。

    一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杜仲三两下弹跳起来跑到程夏面前,得意的挑眉,小声的说,“事情都办妥了,我刚刚单独和那个翠花说了一声那些混混的事,你瞧瞧,她现在基本跟个傻子一样。”

    程夏顺着房间看进去,果真,翠花瘫倒在床上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了。

    程夏对他比了比大拇指,杜仲满意的扭了扭自己,“我大哥让我这么干的。”

    程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看着杨大郎一本正经的站着,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更是笑的乐不可支了。

    真腹黑!

    一直在杨猎头房间的众人一看里正来了,纷纷出了门来,翠花依旧没动静,还在房间里的床上躺着。

    来的路上程夏已经将事情都交代了一遍,发生了什么里正也都知道了,于是他没多问,只是看着形色各异的众人说,“夏丫头跟我说了,三个月的时间马上也就到了,当初是杨猎头说要五十两银子的,如今夏丫头已经将银子赚够了,这样一来,交了钱她就和你们杨家没什么关系了,以后她想做什么,想去什么地方,你们都无权干涉,你们可都同意?”

    “同意,同意!”杨二郎迫不及待的说。

    “我不同意!”杨猎头冷着脸说,程夏既然这么能赚钱,那怎么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分出去,到时候她赚了再多的钱也不是属于杨家的,他不可能愿意。如今他有这么多孩子要养,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

    “你有什么脸不同意!”杨二郎不客气的说,“就是这五十两银子,也跟你没关系,还惦记以后呢,不可能。”

    “什么!”杨猎头怒了,“这早就欠了的五十两银子凭什么跟我没关系?”该死的,别说以后的钱了,若是这五十两他都拿不到手,那他就真的要气死了。

    “凭什么跟你有关系?”杨二郎也生气了,“当年大嫂进门,是娘花了十两银子将人娶进来的,你压根不知道,那这十两银子肯定不是你出的,你着急什么?再说了,大嫂嫁给的是大哥,大哥更是跟你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也好意思占这便宜。”

    “你个臭小子,再敢跟你爹这样说话,我打死你!”杨猎头根本就没想过这五十两银子还能不到他手里,如今听二郎说起这个,他赶紧看向陈氏,“告诉我,当初那十两银子哪里来的,是不是我给你的钱你偷偷攒下的?”

    杨二郎看他还敢威胁自己亲娘,更急了,“你攒的钱都给了翠花生孩子去了,什么时候养过我们,这会来占大嫂便宜了,里正就不会同意。”

    里正看着闹哄哄的杨家,心里烦闷的厉害,“行了行了都别说了,这事我听夏丫头的,你们谁说都不管用。”

    程夏笑着看向里正,“里正爷爷,今天我是一定要分出去的,至于钱,明日集市我从钱庄拿钱回来,这事也就算做个了断了。今天您就看着,把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处理了吧。”

    里正轻咳了下,用拐棍使劲捣地让院子里安静了下来,这才说,“你们杨家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杨猎头一个人弄的,这事也不归我管,以后你们自己看着处理。今天就说这五十两银子的事,这不是个小数目,给谁也不是你们随口一说就能决定的。”

    里正说完,看了眼倚在门框的杨大郎,“大郎,你的意思呢?”

    杨大郎对着里正客气的笑笑,“我听我娘子的。”

    杜仲看着里正老头憋得青紫的一张脸,顿时忍俊不禁,邵琛总是能三言两语就将人堵的说不上话来。

    程夏也笑了,“里正爷爷,当初将我娶进杨家的是婆婆,出钱的也是婆婆,所以这钱我是打算给婆婆的,毕竟现在她的相公和别的女人养了两个孩子,她以后也没有什么依傍,多少有点钱还算好点。”

    里正了然,看杨猎头不服气的样子训斥了一番,“做人不能不知恩图报,当年陈氏也是帮了你不少忙的。”

    “我们不提那个,”杨猎头也想明白了,现在是程夏执意要分家,他需要考虑的只是怎么将五十两银子弄到自己手里,其他的都以后再说,杨猎头脑袋也瞬间灵光了起来,“里正,当初签协议的时候,摁手印的可是我杨猎头,不是其他人,这钱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杨猎头一说,杨丽华瞬间笑了,杨二郎却跳了脚,“那也不行,你现在都不是我们家的人,还想白要银子,那不可能,这样不公平,里正你一定不能同意。”

    程夏也忘了这事了,当初在协议上摁手印的确实是她和杨猎头,要真按协议算,她这笔钱可就真的要到杨猎头手里了,可是程夏怎么甘心呢。

    里正看了眼程夏不情愿的样子,心里有了决断,他冷喝一声,一字一顿的说,“若是你们听我一言,这事就按我说的办。”

    所有人面面相觑的互瞪了几眼,还是陈氏率先开口,“我听里正大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