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一百六十章 捉奸成双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第一百六十章捉奸成双

    程夏一听,猛地坐起身来,披上衣服就走到了门口,“娘您说谁?小武?”

    是药膳坊出事了吗?那也不对啊,真有问题能三更半夜的来通知?

    陈氏也说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程夏便只能匆匆回房间换了身衣服,然后看杨大郎也正在换衣服,好奇的问,“你也要去?”

    杨大郎手上动作不停,“我不放心你自己出门。”

    程夏觉得心里暖暖的,于是笑笑随着杨大郎和陈氏一起下了山。陈氏没让小武上山,说他对山里地形不熟悉,夜里又看不清路,怕他跌倒,便让他在山脚下等着。

    程夏一到山下,小武便赶紧让程夏和杨大郎上车,“姑娘,掌柜的和老板娘都等着你呢。”

    程夏看着陈氏进了杨家的门才放心的跟小武走,路上就打听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事情的经过,程夏不免有些唏嘘。

    捉奸成双,刘文和赵柔就被捉奸在床了。

    听到捉奸过程,程夏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当初自己将关于番茄的一切都告诉了寒姨,寒姨很喜欢吃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而番茄酱做的菜在药膳坊里又非常的好卖,这就导致了寒姨四处派人去找番茄,也是找到了几个地方生产番茄,但是经过比较,到底都不如赵柔房子旁边的那块地产量好。而程夏是特意叮嘱过寒姨的,那旁边住着人,要想摘番茄还是等到天黑没人的时候稳妥些,寒姨也是听心里去了,所以都是让小武带着人晚上去摘。

    可是就在今晚,出事了,因为小武临时有事没跟去。

    天色已经黑了,几个药膳坊的伙计便也大胆起来,可是摘着摘着觉得不太对劲,旁边的房子里总是传来一阵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大家伙也都不是没经过人事的毛头小伙子,这声音代表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所以不免有些好奇。

    本身他们来来去去好几次,也隐约知道这里就住着一个独身的姑娘,这向来独来独往的,什么时候就多了个男人了呢。

    要不说呢,八卦的心理根本不分古代现代,这些人好奇的敲门,结果门没关好直接开了,他们进了院子就听到更加清楚的淫靡之声,以及刘文非要让赵柔将他和她前任死鬼丈夫做比较的声音,这下大家伙更兴奋了,心想这是捉奸在床了啊,于是直接将人堵到了床上。

    这事情可就闹大了,刘文直接瘫了,赵柔也吓得直叫唤,几个伙计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直接将周围的人叫了过来,这呼啦啦的,都跟看热闹一样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到后来王寒箫知道之后已经控制不住事态的发展了,至于为何将程夏叫来,因为王寒箫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她只认识那个男人叫刘文,是程夏的姐夫,其他的一概不知。

    程夏脑子转了几圈,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头绪,刘文的事要被捅出来不过是早晚,她也没想过掺和什么,自己惹的风流债自己填呗,就是不知道程上那里会怎么样。

    程夏看了眼在车厢内闭目养神的杨大郎,见他神情舒展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也安稳了一些,便不再心烦,也学着杨大郎的样子微眯着眼稍事休息。

    马车直接朝着城东的方向驶去,距离老远的时候程夏就听到了乱糟糟的声音,咒骂嘲讽的声音不绝于耳,听着就莫名的烦躁。

    杨大郎依旧留在马车上,程夏自己下了车,赵柔的院子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程夏跟着小武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进去,就见到刘文和赵柔已经被拖到了院子中央,两个人裹着一床小被子,根本遮挡不住暴露太多的身体。

    赵柔的头紧紧的低着,不敢抬起半分来,刘文更是恨不能将脑袋埋到自己的膝盖里缩起来才好,他脑子转动的飞快,在想如何应对这种突发的情况,事情来的太突然,他根本没有想过应对的措施。

    程夏一进入到院子里,早就等着的王寒箫就将她拉到了一边,着急的问,“小夏,真不好意思三更半夜将你叫来,可是这毕竟是药膳坊的伙计引起来的事,我又只知道这刘文是你姐夫,你说这事可怎么收场啊。”

    王寒箫也是急的六神无主了,眼见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她怕到时候收不了场,再闹出什么事来,她和良忠又没什么好主意,便只能想到程夏了。

    程夏知道寒姨的担忧,也知道她为何焦虑,但是她不清楚的是刘文的心性,依着刘文现在的性子,怕是比寒姨还担心事情的扩大,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挽回自己的名声,怎么允许在这遭遇滑铁卢呢。看他愁眉不展又低头不语的样子,肯定在心里谋划自己的小九九呢。

    其实程夏根本就不需要过来,她们只需静观其变就好了。

    但是没等到刘文做出好的反应,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哀嚎,就见人群自动的散开了一个小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了进来。

    程夏一愣,程上怎么来了?

    王寒箫也没想到程上会来,只能猜测着说,“当初你到县衙状告刘文,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刘文的事,今日一见他就想到他是谁了,便打听着他住到哪里,顺便将程上叫了来吧。”

    程夏点点头,估计也只能这么猜测了。

    只见程上嚎叫一声就扑到了刘文的身上对他拳打脚踢,“别人跟我说我还不信,你这是做了什么啊,竟然跟一个寡妇勾搭到了一起,枉费我那么相信你,你竟然这么对我,我还要不要活了。”

    程上说着就往刘文身上撞,好歹被旁边围观的人拦着,才没能让她真的撞上去。

    程上看着一旁那裸/露着肩膀的女人,只觉得气血上涌,强硬的挣脱开旁人的拉扯,走到赵柔身边就给了她一巴掌,“你个不要脸的狐媚子,你这么骚气去勾引别人啊,你勾引我相公干什么,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还让人捉到了床上,你怎么不去死啊,你为什么不去死。”程上又挥了一巴掌,用了自己全身的力气,直把自己气的浑身发抖才罢休。

    赵柔只低垂着脑袋不说话,她不想被人认出是县令的女儿来,所以一直极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现在有多大的委屈先受着,大不了以后再加倍还回来。

    程上怎么可能让赵柔如愿,她就要看看这狐媚子的女人长什么样,所以使劲的掰扯她的脸,奈何赵柔就是不给程上看正脸,程上顿时急了,坐在地上就开始嚎。

    “我不要活了,自己家的男人被别人勾去了魂,我活着还有什么劲啊,还不如让我去死了好了。”程上说着作势要去撞墙,周围的人赶紧拦着。程上见乌压压聚集了一群的人,但都是看热闹,没人真的去揭开赵柔的被子想看看她到底是谁,程上更生气了,也不嚎了,跑到刘文的面前揪着他的耳朵开始骂,“你个杀千刀的,你告诉我今天住在同窗家里,没想到竟然是勾了女人,你怎么对得起我,你如何对得起我啊。”

    刘文正不知道如何收场呢,如今看到程上凑过来,赶紧使劲拉着她的衣袖往下拽,悄声对程上说着,“你先将我带回家,这事我保证回去给你解释的清清楚楚,现在这样我脸上没光,你面上也不好看,你快想办法带我走。”

    程上一愣,不可置信的盯着垂眸不语的刘文,不敢相信刚刚的话真的是刘文说的,却见他依旧使劲往下拽着自己的衣袖,才敢确定刚刚自己听到的话是真的,于是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开始寻找对策,刘文说的对,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好收场,什么事等安静了回家再说最好。

    程夏没听到刘文对程上说什么,却也察觉到他的意图了,于是就看到程上嚎了几嗓子之后,扯着刘文的耳朵就开始往人群外走,刘文的衣衫不整惹来又一阵哄笑声,程上脸上躁的通红,却执意的往外走,“臭男人看我不弄死你!”

    一路出了院子,刘文和程上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走,有部分围观的群众直接跟了过去,有一小部分人则依旧围在赵柔的身边对她议论纷纷,程夏觉得没有意思,更主要是困的厉害,便跟寒姨说了声,依旧让小武送他们回去了。

    杨大郎一直在车上等着,看程夏过来,便伸手将她拉上马车,拿过自己放在马车上的外袍披在程夏的身上,“夜里天凉,别冻着。”

    程夏心里暖暖的,只裹紧了衣衫,和杨大郎面对面坐着回了新家。

    搬家第一晚上就没能睡好,程夏决定今晚继续好好睡,第二日不起了,睡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结果第二日一大清早,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程夏直接气的没脾气了,她烦躁的爬起来坐在床上开始耙头发,心里恨恨的嘀咕,最好是重要的人有重要的事来找他,否则她一定不会让敲门的人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