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零一章 林琇死了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小龙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挣扎着要往车厢上爬,“娘,娘你怎么了,我是小龙啊娘。”

    程夏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回过神来,赶紧遮住小龙的眼睛将他递给一旁的杨大郎,自己快速的爬上了车厢,看着林琇已然失去意识的样子,程夏赶紧将她扶起来,不住的拍打着她的脸,“林琇,林琇你怎么了,小龙过来了啊。”

    程夏看她一动不动,赶紧揭开她身上的薄被,林琇的下身已经染满了鲜血,程夏看着依旧源源不断往外涌的样子,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她张皇的对着车厢外喊了一声,“快去请大夫,快去。”

    杨大郎抱着啼哭不止的小龙转身就走,陈氏站在远处一看,狐疑的走上前来,一看林琇惨白的脸色,顿时踉跄了下脚步,勉强扶着车厢才站稳,“她,她这是怎么了?”

    程夏回头狠狠的瞪了陈氏一眼,“离我远点。”

    程夏小心的探了探林琇的鼻息,还有呼吸,但是很微弱,程夏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明明抱她上车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程夏抽着鼻子,使劲掐着林琇的人中,不住的拍打她的脸,“林琇,林琇你醒醒啊,小龙来找你了啊,你睁开眼看看他。”

    陈氏左右张望了下,见隔壁的李婶子站在院子里往这边眺望,不由得对程夏说,“将她抱屋里去吧,在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着不好。”

    “我让你滚啊!”程夏紧紧的抱着林琇的头,对着陈氏大喊了一声,“你给我滚开,林琇今天要是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氏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程夏连多余的一眼都不想给她,她心慌意乱的按着林琇身上的穴位,她记不清哪些是救命的,但是她都得试试,林琇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身下的血却流个不停,程夏害怕极了,她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里正爷爷的影子,里正爷爷就是在她面前走的,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没了呼吸,离开了这人世。如今,林琇在她怀里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意识,她害怕,林琇也这么去了。

    “林琇你醒醒,你快点醒醒,”程夏的喊声终于让李婶跑了过来,她一见车厢里林琇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她大着胆子上前摸了摸林琇的手腕,又掀开林琇裙子的下摆瞧了瞧,顿时着急的说,“林琇这,不是小产了吧。”

    小产?程夏顿时愣住,便是陈氏都惊呆的回不过神来。

    不好的感觉再次袭上了程夏的心头,她赶紧掐着林琇的虎口和人中,看她终于微微喘了口气,顿时喜极而泣的看着林琇,“林琇你看着我,小龙去给你请大夫了,你要撑下去。”

    “大嫂,”林琇躺在程夏的怀里,慢慢的伸手过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良久,眼角突然滚落下成串的泪珠,林琇压抑着呜咽出声,“孩子,没了。”

    她昨日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又有了身孕,然后才想明白,为了小龙和肚子里的孩子,她要好好振作起来,不能再让人当成靶子来用,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这么对她。

    “林琇,林琇你听我说,”程夏心底的慌乱达到了极点,“孩子以后还会有的,你还有小龙,不是吗?你为了小龙好好振作起来,养好身体,以后都会有的。”

    “大嫂,”林琇忍住了眼泪,费力的抬手要去抓程夏的手臂,却总是够不到就垂落了下来,程夏赶紧握住她的手,“我在这,我在呢。”

    林琇勉强挤出一点的笑来,断断续续的说,“大嫂,我,我知道,我要不行了,你,你能不能,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一件事。”

    程夏不住的摇头,眼泪早就模糊了视线,“林琇,如果你是让我帮你照顾小龙,我不答应,你自己的儿子自己照顾,你好好活着去养活他,你今天还说呢,说会好好赚钱让小龙上学堂的,你忘了吗?他是你儿子,你不能不管。”

    “大,大嫂,我知道,你,你会照顾他的,呕,”林琇的嘴角突然溢出了鲜血来,程夏手忙脚乱的替她擦去,林琇抓住程夏的手,继续说,“小龙以后,就是你的,你的儿子,帮,帮我照顾,照顾好他。”

    程夏眼睁睁的看着林琇的手臂垂下,双眼永远的闭上再也没有了一丁点的呼吸,程夏猛地将她抱在怀里,心口的刺痛攫的她喘不过气来,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落在林琇冰凉的手背之上。

    杨大郎带着大夫匆匆的赶到,一旁默不作声的陈氏一把将小龙抱了过去,杨大郎没有多管,只让李婶让开一步让大夫给看看。

    结果看到怔愣的程夏抱着已经没了呼吸的林琇,杨大郎瞬间咬紧了牙关。老大夫上前把了把脉,哀叹一声摇了摇头,“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如今大出血,回天乏力了。”

    老大夫摇摇头,转身又走了。

    程夏听着不远处传来小龙的痛哭,她抬眼看着杨大郎,语调平稳的说,“把小龙抱过来,我们回家吧,林琇不喜欢这里。”

    杨大郎点点头,陈氏却抱着孩子不放,任由小龙哭的喘不上气来,却仍不放手。远处,得知一切已经过去了的杨二郎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所有人都围在车厢,待他转过头来,看着已经死在血泊中的林琇,顿时身子一凉,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陈氏惊慌的喊了一声,赶紧将杨二郎扶了起来,程夏看着杨二郎出现了,她慢慢的将林琇放在车厢内,让她平躺了下来,然后跳下马车,对着杨二郎狠狠的踹了一脚,直将他踹到了两米开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陈氏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就冲了过去,她不满的瞪着程夏,“大郎媳妇,你疯了是不是?”

    “我没疯,”程夏抬眼看着陈氏,眼睛里带了十足的杀气,“如果我疯了,现在你和他都要去给林琇陪葬了。”程夏指着杨二郎,冷冷的说,“现在你满意了,因为你,你没出生的孩子没了,林琇也没了,你很厉害啊,让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为你丧了命。”

    程夏告诉自己不能哭的,更不要在这样的两个人面前示弱,可是眼泪到底止都止不住,“你将自己的媳妇推到了别的男人的床上,就为了替你还清债务,你辜负了为你生儿育女的林琇。你怎么对得起她,你这个王八蛋。”

    程夏一把推开陈氏,对着杨大郎重重的挥舞着拳头,“林琇今天早上才告诉我她要好好过日子,她以后会努力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来,她明明都已经觉醒了,她要自食其力了,你们却将她害死了,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怎么能这么没有良心。”

    人世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你给了她希望,又生生的将希望打破,这是何等的残忍。

    杨二郎一句话都没说,也一点反抗都没有,他一边任由程夏拳打脚踢,一边怔怔的抬眸看向车厢内已经离开了的林琇,前尘往事纷至沓来,他竟落了泪。

    程夏看的恶心,鳄鱼的眼泪流的再多都弥补不了曾经的过错。

    程夏从陈氏怀中将小龙夺了过来,不去看纷纷聚拢过来的人群,上了马车让杨大郎驾车,便直接往竹舍而去。

    小龙已经哭哑了嗓子,程夏看着他伏在林琇的怀里轻声的啜泣,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掐住了,喘不过气来,这种窒息的感觉恨不能将她活活勒死。

    杨大郎将林琇抱下马车,抱到了半山腰的竹舍,将她放在床上便退了出去。

    程夏给林琇仔细的擦拭干净身子,然后给她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那身白底红梅的蜀绣软缎,她要让林琇体面的走。

    小龙将自己的小脸贴在林琇的脸上,一直轻声的呢喃喊着娘,林琇不回答他,他就继续喊,看的程夏眼泪不住的掉,这孩子,真的太让人心疼。

    程夏将小龙抱了过来,轻轻的擦去他脸上的泪,“小龙,你娘已经去了,但是她走之前让大娘告诉你,她希望小龙好好的开心的长大,不要一直伤心,你娘说她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大娘!”小龙猛地抱住程夏的脖颈,眼泪都打湿了她的肩头,“可是小龙想要亲娘,小龙想让娘陪我说话。”

    程夏一下下的拍打着小龙的背,轻轻的帮他顺气,“小龙累了吗,好好的睡一觉吧,等睡醒了,就都过去了。”

    小龙憋着嘴抽泣,最后才累的睡着了。程夏看着他的小脸心疼的厉害,这孩子,怎么就经历了这么多呢。

    突然,门外的喧哗声越来越重,程夏眼神一凛,她将小龙放在外面的木床上,整了整衣服出了门。

    将房门关上,她冷冷的看着正带着一队的士兵走到竹舍前面的狗官赵德忠。

    这么快就来了吗?正好,她今天心情很不好,她不介意身上多背一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