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程家也出事了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顿时紧咬下唇,不客气的甩开陈氏,她回来之前就告诉自己了,陈氏对杨大郎毕竟是有恩的,她可以对她客客气气不再冷脸相对,可是现在呢,她一看陈氏的反应就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火气。

    “我再问你一次,小龙呢?”

    陈氏眼含热泪抬头看了程夏一眼,却依旧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程夏扭头就走,她直接翻过篱笆院进了李婶的院子,看李婶正好出门,赶紧问,“李婶,您知道小龙去了哪里?”

    李婶一看程夏,再瞧一眼正牵着马往这边来的杨大郎,顿时惊喜出声,“你们回来了?村里人都说你们俩离开咱村不回来了呢。我就说,大郎不是那样的人,你也不是啊,你看看,我说对了吧,你们果真回来了。”

    程夏没空管这些村里人的议论,依旧问了一遍,“李婶,您知道小龙去了哪里吗?”

    李婶瞬间垂下头来,止不住的叹息几声,仍是摇头不止,“你们如果早两天回来就好了,哎。”

    程夏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语气中的不耐也显而易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大郎察觉到不对劲走了过来,一听李婶的话,再回头看一眼垂泪站在自家门口望着这边的陈氏,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李婶,小龙出了什么事?”

    李婶看了陈氏一眼,这才对着程夏说,“大郎又欠了银子,你娘到处借钱都没能攒够,就听了人家的,把小龙卖了。”

    程夏脚步一个踉跄,她猛地回头跳回了杨家的院子,一步步逼近陈氏,看她惊慌失措的想要关门,直接伸手揪住她的衣领,冷声质问,“你竟然为了你的儿子,连你的孙子都卖,你真是毫无人性。我问你,你将他卖给了谁,卖到了哪里?”

    陈氏瑟缩着不断往房间里退,见程夏的眼神实在恐怖的厉害,她赶紧将求助的目光射向杨大郎,却不防杨大郎也冷了脸,步步逼近,“你怎么可以将小龙给卖了呢,那是你的孙子啊。”

    “我,我,我没有办法啊。”陈氏顿时涕泗横流,“我把房子都卖了,可是还不够,他们说到时间不交钱就要了二郎的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看程夏眼中的阴狠又加重了几分,陈氏赶紧说,“那人说了,会将小龙送到大户人家当书童,他是过去享福去了,总比在我们家好啊。”

    程夏没心听她说这些,陈氏现在的说辞和当时将林琇退出去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陈氏了,她不止不将儿媳妇放在眼里,便是自己的亲孙子,都抵不上那个嗜赌成性的杨二郎。

    “我问你,你到底将他卖到了哪里?”

    程夏的目光恨不能在她身上戳两个窟窿,陈氏身子一阵瑟瑟发抖,颤巍巍的说,“在,在崇安县,有个人伢子姓汪,每年都会来县里买一些丫头小子的,说是送到大户人家当丫鬟和书童,我也是没有办法,小龙去了大户人家,总好过跟着我们。”

    “是你,不是我!”程夏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氏,“你将他卖了多久了?”

    “两,两天前走的。”陈氏颤抖着声音说。

    “那姓汪的住在县城什么地方?”杨大郎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我不知道,他可能离开了,也可能还在,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

    程夏使劲甩开陈氏,转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过身来问了一句,“你将他卖了多少银子?”

    陈氏看了浑身散发寒气的程夏一眼,小声的说,“二,二十两。”

    “二十两,好一个二十两,”程夏睚呲欲裂,“就为了二十两银子,你将小龙卖给了一个陌生人,他还不到三岁,他还是个孩子啊。你知不知道林琇的死对他伤害有多大,他变得怕黑,怕见人,他越来越胆怯,而你,竟然再次让他变得孤苦无依。”

    程夏抽了抽鼻子,她不敢想象人伢子可能会对小龙做的事,他可能被打,可能会挨鞭子,也可能被关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受惩罚,她只要一想到小龙那时候可能的无助就觉得一阵心痛。

    杨大郎已经越过她去外面牵马了,程夏让自己心态平复一些,最后跟陈氏说了一句,“从此刻开始,小龙的所有都与你无关,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我一定不放过你!”

    杨大郎坐在马上将手伸向程夏,她牢牢握住纵身跳上马腹,马儿一声嘶鸣,转身朝着西边的崇安县而去。

    刚从杨家拐过弯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呐喊,程夏一愣,让杨大郎先收住马缰,回头看过去发现是程右奔跑到了他们身边,程夏心里担忧小龙的事,只心不在焉的问,“怎么了?”

    程右明显有些激动,但是脸色却有些蜡黄,短短十余日瘦削了很多,他抬头看着程夏,眼中闪出希望的光芒来,“姐姐,你能跟我回家一趟吗,咱家出事了。”

    程右发着颤音,带着不敢置信,他还以为二姐走了,不要他们了呢。结果刚刚有人说看到二姐回来了,他还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二姐回来了,他们就有救了。

    听着程右的话,程夏顿时一阵头痛,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

    程夏顿了顿,先安抚了程右,“小弟乖,你先回家,姐姐去一趟县城,我会尽快回来,到时候我立马去家里找你,行吗?”

    程右也知道小龙被卖了的事,于是抿抿嘴点了头,眼中却突然含了泪水,“那姐姐你要快点回来。”

    “好,我保证!”看程右的表情,程夏心里一阵不忍,可是事有轻重缓急,现在没有比小龙更重要的事了。

    杨大郎纵马疾驰,听着身前程夏传来的抽噎声,伸手将她揽紧了几分,他知道程夏对小龙的感情,那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他都喜欢上了小龙这孩子,更别说是程夏了。

    那孩子,可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啊,她怎么就能容忍别人去虐待去磋磨。

    杨大郎用了最快的速度,不过一刻钟,就已经到了崇安县,他直接将马驾到了商记药铺,奶娘说了,她根本不知道那姓汪的人伢子住在什么地方,与其他们大海捞针的去寻,还不如直接找到对崇安县甚是熟悉,并且有很多人脉的商掌柜。

    程夏知道杨大郎的意思,马儿一停在药铺门口,她直接跳下来往里面冲。正在收拾清点药材的小武一看,顿时愣了,赶紧迎了上来,“您没走啊,你嫂子还说你可能离开不回来了呢,老板娘还很是伤心了一阵子,结果,哎,你怎么了?”

    小武说着说着就发现程夏不对劲了,她眼眶红肿一片,明显哭过了,而且她张皇着寻找谁的身影,小武立马闭了嘴,赶紧引着程夏往药膳坊里走,连脚步都带上了一丝急切,“老板娘在药膳坊里清点这一个月的账目呢,掌柜的也在那里,你往这边来。”

    程夏感激小武哥的体贴,一路跟着他进了药膳坊的账房。王寒箫听到动静抬起头来,一看是程夏,顿时笑了。程夏立马扑到了王寒箫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就落了下来,倒是把王寒箫唬了一跳,赶紧问,“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商良臣起身询问了下杨大郎的意见,听到了事情的经过,赶紧吩咐小武派人到县城各个角落去找,势必要将所有地方都搜遍。

    王寒箫听到这事,心里也是唏嘘不已,小龙这孩子也是苦命,林琇她也是见过的,那么柔顺的一个女人,怎么就摊上了这种事,如今孩子还变成了这样。

    王寒箫拍拍程夏的背,让她平复一下心情,然后说,“姓汪的人伢子我没听过,因为县城里的人伢子太多了,我也从没留意过这个,但是小武应该知道一些,他肯定能查出来的,你别太担心。”

    她怎么能不担心?小龙已经被卖了两日了,若是那人伢子还在崇安县,那还好说,就算是将崇安县翻个底朝天她也要将人揪出来,可是他要是离开了呢?

    这四面八方大海捞针的,她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小龙啊。

    不行,她不能在这等着,她要出去找。

    杨大郎拉住程夏的手臂,将她扯入自己的怀里抱着,“我知道你着急,可是你去了也是于事无补,万一他们找到了小龙将他带了回来,再跟你错开了怎么办。”

    程夏不住的摇头,“小龙那么喜欢我,我出去找他的话,小龙能感受到的,他会给我提示的。”

    知道程夏心情难以平复,杨大郎点点头,“走,我带你出去找。”杨大郎说着回头对商掌柜和王寒箫歉意的说,“今晚要麻烦你们了。”

    王寒箫赶紧说,“快别这么说,找人要紧,你们想出去就出去找,半个时辰回来一次,我在这等你们和小武他们的消息。”

    程夏匆匆往外走,崇安县夜里的人不多,各处都显得黑漆漆冷飕飕的,程夏看着一阵的胆战心惊。匆匆走过几条街道,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再次回到药膳坊,一进门见到小武的背影,程夏顿时一喜,“小武哥,小龙找到了吗?”

    小武叹息一声,“我打听到了姓汪的人伢子,还不知道他住在哪,却知道他是做什么营生的了。”

    程夏一看商掌柜和寒姨都沉着脸,心里不好的预感更盛了,她使劲抓着杨大郎的手,冷冷的出声,“他是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