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三十九章 挑拨离间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秀娥一看程夏进了门,赶紧将怀里的休书往后边藏,一边藏一边不住的找地方躲着。

    程夏顿时乐了,看来她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以前威胁性的话也没白说。不过眼下,程夏努力让自己挂上一抹笑,将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递到秀娥面前,无比温柔的开口,“你看,这是我刚刚将我嫂子送走之后特意给你买的,你瞧瞧喜欢吗?”

    秀娥狐疑的盯着程夏看了一阵,确定她这次没有恶意,这才看了眼她递过来的东西,结果只一眼,就夺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猛地将休书丢在一边,直接拿过各种簪子往头上插,还比着胭脂盒中的小镜子左看右看。这也摸摸那也试试,每一样都让她爱不释手。

    “你这是,给我的?”秀娥不确定的问。

    “对啊,”程夏肯定的点头,亲自从里面挑选了一个步摇出来,笑着要给秀娥戴上,看她闪躲,不由得失笑,“我瞧着这个更配你现在穿的衣服,我给你试试好不好看。”

    “你,”秀娥龇牙咧嘴的看着程夏,“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你现在这是要干嘛?”

    程夏拿着步摇坐在秀娥旁边的炕上,浑不在意的笑笑,“我以前是挺讨厌你,可是现在你要成为我嫂子了,我不得对你好点吗?”

    秀娥一听,是这么个理,于是大包小包的都往自己怀里揽,还哼哼了一声,“算你识相。”

    程夏垂眸冷笑一声,再抬头依旧春风和煦,她将那件特意挑选的衣服递给秀娥,“要不,你试试这件,我在崇安县最好的成衣铺子里买的,上好的料子,蜀锦。”

    “好,好,”秀娥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衣服一脱,旁若无人的就开始试起来。

    程夏看着她黝黑的皮肤,撇撇嘴,上前帮她调整了下,“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好看,我还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呢。”秀娥不住的转着圈,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秀娥不住的将发簪手钏往自己的柜子里放,程夏眼中寒光一闪,登时走上前去拿她柜子里本来就有的东西,冷笑着问她,“你怎么还有这个?”

    秀娥一看,不在意的耸肩,“你说蓖麻子啊,奶奶给我的,一直都在我屋里放着,她每天过来拿一点。”

    “哦,”程夏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随手递给秀娥一个,“你尝尝看?”

    “不,不行,”秀娥连忙推拒,“奶奶说了,生病的人才能吃,我不能吃的。”

    “这样啊,”程夏了然一笑,看来自己的温情攻势果真有效,她开始不设防了。

    程夏看她将东西都放到了柜子里,然后笑笑,“秀娥啊,你跟我大哥是怎么一回事啊?”

    秀娥脸上涂抹上了厚厚的胭脂,轻一块重一块的,乍然转过头来差点让程夏笑喷了,不过她忍住了。

    秀娥犹自满意的涂涂抹抹,感觉今天的程夏很不对劲,但是她态度好,秀娥的声音也温和了起来,“奶奶让我跟你大哥在一起的,其实你大哥,哎,真让我决定我还不愿意呢。”

    虽然想笑,但是程夏告诉自己要憋着,她拿过秀娥手中的胭脂,想给她涂抹一番,却被秀娥误以为是来抢东西的,直抱着不给。

    “我给你化化妆,保证比你自己瞎折腾的好。”程夏挑眉示意她将胭脂盒拿过来,然后让她去洗了脸坐在桌前,给你细细的描眉涂胭脂然后抹口脂,最后又将她的头发打散,给她重新弄发型。

    “秀娥,你想不想离开程家?”程夏状似随意的问。

    “干嘛?”秀娥猛地回头看向程夏,一脸的狐疑和谨慎。

    程夏笑笑,“你在程家图什么呢,要钱没钱的,你在我奶奶这里还要受气,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段时间肯定深有感触,难道,你真的想一辈子留在这里?”

    “那也没什么不好啊,”秀娥揪着自己的一缕头发,鼓着嘴说,“你不是想把我撵走,然后让你嫂子回来吧。”

    程夏冷声一笑,“把你撵走这是肯定的,但是撵走了你,我也不会让我嫂子回来受这憋屈的气了。”

    秀娥兀的站起身来,离开程夏一段距离,这才掐着腰说,“你到底要干嘛?你嫂子你已经在休书上摁手印了,你把我撵走了,你大哥还娶媳妇吗?就你家现在这个情况,还有钱娶媳妇吗?”

    程夏抱胸凉凉一笑,“没有不就更好吗,我大哥这样没法生孩子的男人,再摊上我奶奶和我爹这种非要孙子的人,哪个姑娘嫁进来不得落得我嫂子那样的下场。”

    “什么,什么没法生孩子,你说谁啊。”秀娥睁大了眼睛问。

    “我说我大哥呀,”程夏一脸的惊讶,“你不是不知道吧?”

    秀娥连连后退了两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怎么可能?”

    “咦,都没人告诉你这件事吗?”程夏撇着嘴摇摇头,“我奶奶和我爹也太不厚道了吧,竟然骗你,太过分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秀娥张皇的问。

    程夏干脆搬了个小凳子坐在秀娥面前,一五一十的说,“实不相瞒,你也看到了,我嫂子那样一个女人,最后都能下定决心在休书上摁手印,为什么?因为跟着我大哥只能受委屈啊。我一早就带我大嫂去商掌柜那里看病了,人家商掌柜说我嫂子一点事没有,根本不是不能生孩子。那就是我哥的事了呗,可是我奶奶和我哥都藏着掖着啊,我嫂子为了我哥的面子只能忍着。”

    “哎,”程夏叹口气,“偏生我奶奶还不知足,觉得我嫂子现在和我娘站在一个战线上,威胁到她了,她就执意让我嫂子跟我哥和离,然后再娶你进门,为什么?因为你不知道这些啊。你又听我奶奶的话,等过了两三年,我奶奶又得找你的事,再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到时候你就算知道不是自己的原因,可你已经在这个家待了这么久了,你又向来无依无靠的,就跟我嫂子一样,身边也没个亲近的家人,到时候你还能怎么办,不得受着啊。”

    程夏摇头叹息,“所以就凭这点,我也不愿意我嫂子一直在这个家待着。听说我奶奶还曾给你了几文钱去买胭脂水粉,你也瞧见了,你用的和现在我买的,能是一样的吗?我奶奶根本就不是真的对你好,是糊弄你的。我呢,也就趁着他们不在家,跟你说句实话,你想听,就听,不想听执意跳入火坑,我也不拦着,都随你。”

    秀娥脸色阴晴不定,小眼睛滴溜溜转着,不住的打量着程夏,仿佛在考虑她话里的真实性。

    程夏伸手将她柜子里的蓖麻子拿出来,递到她面前给她看,“奶奶把这个放在你这里,然后每天过来拿一点,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秀娥摇头,程夏又笑了,“因为这个东西有毒,吃了会死人的。她每天拿一点出去是给我娘用,你看我娘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就是吃这个吃的。我奶奶是想毒死我娘,但是她又不能把东西放在她自己的屋子,因为我发现了就会找她讨说法。我这个人不讲理,你也早看出来了。一旦我娘出了事,我一定会往县太爷那里告,到时候我奶奶直接说东西都在你这里,她不知道,你说县太爷抓不抓你?到时候你就是有一百张嘴你也说不清了。”

    秀娥听程夏说的,身上突然冒出一股股的寒气出来,“我,我哪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程夏耸耸肩,“这样吧,等我奶奶回来,你把这个递给她吃,就说你尝了,味道很好,说是孝敬奶奶,你就逼着她吃,你看她吃不吃就行了。”

    “若是她吃了,你就当我今日说的话都是废话,你还按照奶奶说的,嫁给我大哥,然后去生你们的孩子,过你的好日子。”

    “她要不吃呢?”秀娥着急的问。

    程夏一笑,“她不吃这说明什么还用我再告诉你一遍吗?你就是个挡箭牌和替罪羔羊,以后她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最后被推出去的都是你。”程夏拍拍手起身,“好了,我要去照顾我娘了。”

    临出门,程夏突然回头对着秀娥笑了笑,“今日给你买的这些东西,除去衣服胭脂,光是首饰就花了十五两银子,这些都是能变卖的,你有这些东西在手,总不会饿死,去哪里都好过你在程家。”

    言尽于此,程夏便不再多说,直接去另一个房间照顾张氏了。

    给她熬了药,喂她喝下,又给她擦拭了一遍身体,直到天色将黒,顾氏他们回来了,程夏才离开回了竹舍。

    在竹舍,她一直坐卧难安,她在等一个结果,等秀娥最终的决定。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彻底亮起来,就听到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程夏一喜,看样子是成了。

    程夏先安抚了下被吓哭的小龙,让杨大郎照看他一下,然后穿戴好将房门打开,看着要往里闯的顾氏,程夏直接将她往外推了一下,自己出了门顺手再将门阖上,这才装作一脸莫名的问顾氏,“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