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四十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出了门才感觉到外面天气有些不好,雾蒙蒙的,一阵冷风吹来,树叶飒飒而落的同时,程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一点禅灯半轮月,今宵寒较昨宵多。

    在她还没有怎么意识到的时候,秋天就强势而凌厉的降临到了她跟前,不过她来不及感慨这秋意带来的种种不同,因为总有人影响她的心情。

    程夏凉凉的看了张牙舞爪的顾氏一眼,颇为无奈的问,“奶奶,大清早的天又不好,您不好好睡觉跑山上来做什么?”

    “还说呢你个臭丫头!”顾氏一看程夏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要掐程夏的耳朵。

    程夏堪堪躲过,好笑的看着顾氏,“奶奶,你打不过我力气也不如我,不要做这种最后可能让你自己难堪的事情。有事说事,没事我还要回去睡觉。”程夏不住的打着哈欠,她还没睡够。

    “我问你,你把秀娥弄哪去了?你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顾氏怒不可遏的开口。

    程夏一脸无辜的看着顾氏,“奶奶,秀娥不见了吗?不是说她马上要成为我新嫂子了吗,她不应该很高兴的在家等着办喜事吗?”

    “你少来装无辜,我看就是你怂恿她的,她以前那么听话,怎么可能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而且,她竟然还把我仅有的一点钱卷跑了,要不是你教她,她能干得出这种事吗?”顾氏气的双手拍的噼啪响,脚下一个劲的踢着门板,恨不能将所有的火气都发泄到上面。

    秀娥竟然还把顾氏的私房钱偷走了?程夏一声轻笑,怕自己的笑声太明显,赶紧轻咳一声掩饰了下,“奶奶,这秀娥不见了您竟然找到我这里来,还真不像是您能做出来的事。”

    顾氏一愣,“什么意思?”

    “奶奶,我看秀娥不顺眼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咱家现在这情况,可不跟火坑没两样吗。我就是为了让秀娥过不了好日子,我也得让她在咱家待下去啊。”

    顾氏听着好似有些道理,刚想点点头,却发现不对劲,“臭丫头,你这拐弯抹角的骂我呢?咱家什么时候成火坑了?”

    程夏强忍着笑意,“奶奶,我在跟您分析秀娥的离开跟我没关系不是,您看,我昨个还支持我嫂子离开呢,不就是想成全奶奶一直以来的筹谋吗?不过秀娥在这个节骨眼离开了,可真是太不像话,真真是辜负了奶奶/的一番苦心。”

    程夏看顾氏脸色越发难看,不由得掰着手指头认真的说,“不过奶奶可是有点识人不清啊。先前奶奶喜欢二婶看不上我娘,结果现在呢,二婶把门关的死死的,就怕奶奶进去一步;后来呢,奶奶看重小叔,这小叔呢,有了媳妇忘了娘,丝毫不管镇上离咱村多远,愣是让奶奶走着回来跟了我爹娘;最近,奶奶将所有希望放在秀娥身上,希望用秀娥挤走我嫂子的位置,好在这个家更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秀娥不但不感激奶奶收留了她,还将您的钱财都卷跑了,这就有点狼心狗肺说不过去了。我觉得,奶奶估计眼神不太好,总是看走眼,奶奶要是愿意,下次我让商掌柜来给奶奶瞧瞧。”

    顾氏让程夏说的老脸一红,“我就问你知不知道秀娥走了,你扯别的做什么?”

    “为了让奶奶认清现实啊。”程夏突然板了脸,“奶奶,我给您提个醒,人要知足,别太贪得无厌,否则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只能是你自己。”

    “你什么意思?”顾氏本来就要气死了,一早起来发现藏在炕角的手绢不见了,那手绢里可是有自己仅有的五十个铜板,她每天都要看几十遍的,结果竟然不翼而飞了。

    她立即就去找了秀娥,要让秀娥随自己一起找找,结果发现秀娥也不见了,她房间里也空荡了下来,顾氏顿时就觉得不对。将程老爹、程左和程右统统喊醒,挨个问了遍,最后确定就是秀娥学着程上的样子将东西卷跑了。

    “你还有脸在这教训我,”顾氏气的跳脚,“要不是你大姐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咱家能发生这么多事吗?”

    “奶奶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程夏看着将自己的责任撇的一清二楚的顾氏,忍不住出声提醒,“要说根源,这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奶奶当年卷跑了所有东西跟小叔去了镇上。要说我大姐伤风败俗,奶奶才是开了先河。”

    “你放肆!”顾氏气的要挥手扇程夏耳光。

    程夏一把攥住顾氏有劲的手腕,“我放肆又怎么了?别人做是伤风败俗,奶奶做难道就是流传千古吗?”

    “那,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顾氏猛地抽出自己的手,不客气的哼哼。

    程夏冷笑一声,“时间久就不能提?这人呐,但凡做过一件昧着良心的事,就不要怕被人揭了老底。秀娥不见了,奶奶该反思的是自己,来我这里可是来错了。”程夏整了整衣角,回头看杨大郎正给小龙穿衣服,不由得放松的笑了,“好了,我该去程家照顾我娘了。”

    走开两步发现顾氏怔愣着没有回过神来,程夏顿时撇嘴,“奶奶确定继续在我家门口发呆?”

    顾氏猛地回过神来,恨恨的瞪着笑靥如花的程夏,她笑的越灿烂顾氏越想撕了她的脸,“小贱蹄子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你哭的那天。”

    程夏嘴角轻勾,丝毫没放在心上,却不曾想,顾氏这句话却真的变成了现实。

    她让秀娥离开,就是为了让顾氏竹篮打水一场空。让她再苦心策划,让她再不择手段,程夏让这些统统变成泡影。她不信,凭着程家现在的情况,还有哪家的姑娘敢嫁进来。

    顾氏跟着程夏往山下走,结果到了程家门口的时候程夏回头一看,哪里还有顾氏的踪影。程夏不由得有些愣神,她竟不知道这老太太什么时候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刚进了程家院子,小雨就开始淅沥了下来,这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天啊,是当真越发冷了。

    好想去北京看紫禁城的第一场雪啊有木有,可是她还去不了啊。

    程夏搓搓手哈了口气赶紧跑进屋里,就见到程老爹坐在正对着门的椅子上抽旱烟,抽一口叹息一声,眉头高高的隆起,眉眼间满是落寞和凄凉。

    程夏客气的喊了声爹,然后进了里屋去看张氏。她和程右约定好了,白天她来程家照顾娘,程右呢,就去竹舍和小龙一起跟着杨大郎学功夫,顺便让杨大郎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字,程右这孩子,该上学了,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

    程右此刻正在喂张氏喝水,很是小心翼翼,生怕洒了弄湿张氏的衣服。

    程夏笑笑,很自然的将程右手中的碗接了过来,顺便拍拍他的脑袋,“去跟你姐夫学功夫吧,让他中午给你们做饭,我晚上再回去。”

    程右眼底的雀跃显而易见,却还是克制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往外跑。

    程夏听着外面程老爹喊住程右问他去做什么,程右一一答了,外面又是很长时间的静寂。良久,程夏才在里屋听到程老爹闷闷的抽了几口旱烟,闷声嗯了下,让程右走了。

    正给张氏绞帕子擦脸的程夏咧咧嘴,看来程老爹也是有点不太一样了,至少不像以前迂腐的那么厉害了。

    程夏出去问了程老爹可有吃早饭,见他摇头,便去厨房简单的熬了粥做了两样小菜放到她面前,自己端了粥去喂张氏。好歹让她吃下去一些,这才去熬药。张氏的气色不像先前那么难看,商掌柜的药毕竟是有效果的。

    将张氏照顾好,程夏便出了门坐到了已经吃完饭的程老爹对面,“爹,怎么不见我大哥呢?”

    “哎,”程老爹先叹息一声,“你奶奶让他去找秀娥了。”

    程夏抿嘴垂眸冷笑了下,复又抬头,“看来大哥对秀娥还挺上心啊。”

    “不然能怎么样啊,大花已经走了,再没了秀娥,你大哥就真的娶不上媳妇了,咱老程家可就要绝后了。”

    这话题程夏无心继续,她笑了笑给程老爹倒了杯水,“爹,前阵子我弟妹林琇的娘来山上,我们说了会话,他们村里有人在镇上砖窑做工,”程夏看程老爹不解的看着自己,于是指了指东边的方向,“小叔不就在镇上吗?”

    一提小叔,程老爹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眼角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好端端的你提他做什么?”

    程夏听程老爹明显动怒的语气,顿时乐了,看来泥人也是有气性的,只要你能戳中他那个点。

    “是这样的爹,林琇娘说,我奶奶曾经托他们村的人去镇上的时候给小叔捎过东西,人家没具体提是什么,只说听声音像是铜板,还说这老太太都被亲儿子抛弃了,心里还是舍不得,还巴巴的去给人家送钱呢。林琇娘的意思,就是让我问问爹知道不,她说爹一定是知道的,奶奶现在住咱家,吃穿用度都是爹给的,奶奶这么贴济小叔,爹娘要是不知道,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程夏的语气要多真实有多真实,要多诚恳有多诚恳,她抬眼看着程老爹的脸色由青紫到青筋暴起,双拳紧紧的攥在一起,最后恨恨的瞪了程夏一眼,什么都没说,气鼓鼓的起身离开了、

    程夏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见程老爹丝毫不顾下着雨,闷着头往前走,不由得一声冷笑,她就是故意的,她要让顾氏的算盘全盘落空,就是一直对她愚孝的亲儿子,程夏也有自信一点点转了他的念头。

    转身回了里屋,结果刚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戏谑的轻笑,“我瞧瞧这张氏死了没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