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好戏登台了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和程右一直在房间里陪着张氏,直到黄昏。

    程夏起身出了房间,就见程左正耷拉着脑袋在椅子上坐着,程老爹蹲在墙角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旱烟,而顾氏,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倒腾着什么,只能听到翻翻捡捡的动静,却看不到到底在做什么。

    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距离卯正时分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了。

    程夏走出院子,朝着东边大道的方向看着,不过一会,就见杨大郎怀抱着小龙驾着马车往这边驶了过来。杨大郎对着程夏点头,并指了指后边的方向,程夏便了然了,她那个小叔到了竹林了。

    程夏让杨大郎先带小龙回家,只说自己晚上会回去,但会稍晚一些,让他不要担心。

    送走了杨大郎,就见田婶朝着程家走了过来,她对程夏使了个眼色,便匆匆进了门,片刻之后,就见顾氏一边整着衣角,一般狐疑的跟着田婶往外走。

    路过程夏身边,顾氏还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哼唧一声走了。

    程夏冷笑一声,悠悠踱步回了房间。看着纳闷的往外瞧的程老爹,突然笑了,“想知道她去干什么了是吗?我告诉你,她到竹林去了。”

    看程老爹骇然抬起头来,程夏失笑摇头,“想知道为什么去竹林啊?因为小叔来了,怎么样,不敢相信吧,”程夏挑挑眉,“她卖了小弟,换回来一百两银子,为此还弄死了我娘。但是现在呢,她要将银子给小叔送去了,怎么,觉得脸疼不?打脸打的狠吧,怎么没打死你呢。你要是不信,尽管跟过去看看,你就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错事了。”

    看着程老爹和程左匆匆追了出去,程夏转身离开了程家,去到上次抓翠花和王哥的时候带着郑观藏身的山脚下。

    她到的时候郑观已经等在那里了,程夏跟他打了个招呼,对着隐藏在山上的衙差点点头,直接带着郑观往程家的方向走。

    此刻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路上走动的人不多,便是见到了,程夏只低着头,旁人也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也都识趣的没跟她说话。

    直接带了郑观进了空荡荡的程家,又进了张氏的房间,程右一看这陌生的男人,就仓皇的往程夏身边躲。

    程夏知道他还是被那个变态霍员外吓到了,于是赶紧安抚一下,“小弟不怕,这是县太爷。”

    程右一听,怔愣了一下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郑观的面前,“县太爷,你要替我娘报仇。”

    郑观连忙将程右扶了起来,连连保证,“我会的,这是我的职责,你别担心。”

    郑观借着房间里微亮的灯光看了眼床上的张氏,满目的黑紫一片,当真是触目惊心,他冷了冷脸色,叹息一声,“尽早将你娘下葬吧。”

    “嗯,”程夏点头,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意思,“等今晚的事情过去,仇也报了,我就让我娘入土为安。”

    程夏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远处的竹林一点光亮都没有,也不知道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程夏便回头对着郑观说,“我先出去看看,等顾氏回来了,就劳烦县太爷进这个衣柜里躲一躲,我不会让县太爷等太久的。”

    郑观无所谓的摆摆手,“你尽管去,我都好。”

    程夏摸了摸程右的脸蛋,“姐姐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你跟县太爷在这里等等行吗?”

    “姐姐,”程右小心的绞着程夏的衣角,依旧胆怯的看了郑观一眼。

    程夏知道他心有余悸,但是总不能让郑观独自面对张氏吧,“小弟,娘还在这里,还需要你的照看,你难道就不管了吗?”

    “没,我,我不是那意思。”程右着急的辩解。

    “我知道,”程夏点点头,覆在程右耳边小声的说,“县太爷是个好人,姐姐给你担保,你别害怕。”

    程右咬了咬唇,最后答应了。

    程夏匆忙往竹林走去,走到深处,就看到前面不远处隐藏着的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顿时嗤笑一声,程老爹和程左在偷偷摸摸的听着。

    程夏没有惊动他们,在程老爹稍微靠后一点的地方停下,她要听到顾氏和那个无耻的小叔说了什么,也要清楚明白的看到程老爹的表情和反应。

    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程夏的思绪,她寻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矮胖男子的影子,远远一看跟个肉墩一样,跟高瘦的程老爹和二叔还真不像是亲兄弟。

    “娘,快点把银子拿出来,我这就接您回镇上去享福。”声音里的迫不及待太过明显。

    顾氏一愣,“你怎么知道的?还有,谁让你来的?”顾氏到底多吃了那么多年饭,直接就问出了关键。

    “不是娘托人让我过来拿银子的吗?”小叔的声音里满是不解,“哎呀别纠结这个了,我知道娘是卖了程右拿了一百两银子,想当初他们还想让我儿去伺候那老变态,老子才不愿意呢。结果不曾想娘将程右送了过去,这不正正好吗,银子咱用了,也不亏。”

    正正好你个头!程夏深呼吸两口气,让自己先忽略到小叔的无耻,只一门心思的先对付顾氏,至于小叔,以后有空了再算账就行了。

    顾氏不悦的说,“这银子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自己用了养老的。”

    “哎呀娘,”小叔看顾氏背对着他,赶紧绕到顾氏的跟前,“娘,您不是最疼我吗,怎么就舍不得出这银子了?难道,娘想将银子和大哥分享?”

    “哼,”顾氏冷哼,“我就算把所有东西都给你,到最后还不照样被你撵出门,枉费我疼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这么没有良心。”

    “娘,”小叔开始撒娇,“您也知道,淑宁是大家小姐的脾气,难免过不惯跟婆婆住一起的日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娘如果拿着一百两银子回来,她肯定会好好孝顺娘的。以后娘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您说下火海,她可是不敢往刀山上闯。”

    “现在知道娘的好了啊。”顾氏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看样子是有点松动了,“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你先前干嘛去了。”

    “我这不是早不知道娘的本事吗,”小叔谄媚的笑,“娘跟着大哥是没有好日子过的,这穷乡僻壤的村子,哪里有镇上的大宅子住着舒服呢,等娘过去了,我再给娘单独盖一间更大的,比我们住的还好。”

    顾氏脸上带了喜色,“还算你有点良心。”

    小叔嘿嘿一笑,“幸亏娘好手段,知道将程右那个扫把星弄出去,我早就说过,就是那扫把星挡了咱家财运,他离开以后我们就要发大财了。这不,一百两银子就到手了。就是大嫂死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当年他还小的时候,张氏对他颇多照顾。

    “呸!”一听自己儿子说这种话,顾氏不乐意了,“舍不得个屁,那女人从来就跟我作对,我早就想弄死她了,还有那个大花,连个蛋都下不出来。我就是要让大花滚蛋,然后让张氏去死,但凡敢跟我作对的,我都让他们好看。”

    “是是是,”小叔忙不迭的应声,“娘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他们简直不自量力。就是,”小叔突然有些顾虑,“娘要是跟我走了,大哥要是追到镇上讨要那一百两银子可怎么是好啊。”

    “他敢!”顾氏发了狠,“你大哥那就是个软蛋,他也就是长了个大个子,实际上窝囊废的很,你担心他干什么。你只管好好孝敬你娘我就行了,其他的不该你操心的少管。”

    “那是,”小叔又拍了一通马屁,“娘,我驾车来的,您现在身上带着银子呢吗?”

    “哪有啊,”顾氏摸了摸平整的衣服,“刚找到个安全的地将银子藏起来,哪知道你要接我回去呢。”

    “那娘现在回去拿,我就在竹林外头等着娘,等您收拾好了过来,咱直接去镇上,再也不在这犄角旮旯的地受罪了。”

    “好,”顾氏一口气应了下来,她从来都是被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小儿子哄得团团转的,他一说软话,她就失去分辨能力了。

    顾氏回头往程家走,却冷不丁发现面前挡着铁青着脸的程老爹和程左,顾氏脸色一凛,顿时不悦的教训出声,“你怎么来了?”

    “娘你又骗我!”程老爹语气中满是受伤,“当年你那么掏心掏肺的对三弟,他都能你将你抛弃,你现在有了银子就又要跟他回去吗?你以为下场会更好吗?还有,我算什么呢,我因为娘都要变得家破人亡了,娘怎么不考虑考虑我?”

    看着向来不敢跟自己高声说话的大儿子这么顶撞自己,顾氏顿时冷了脸,“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我不这么说话娘也从来都瞧不上我不是吗?”

    “该死!”顾氏这才突然想到为什么三儿会从镇上回来,她为什么会来这,大儿子又为什么会跟来,顾氏猛地一拍脑袋,她上当了。

    程夏一看远处顾氏的样子,连忙折身往回走。

    她匆忙回到程家,赶紧让郑观躲进了衣柜里,想了想,让程右跟着一起进去了,并好生嘱咐,“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等我让你们出来的时候再出来。”

    程夏回身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看着顾氏已经气冲冲的闯了进来,赶紧将自己装备妥当,在顾氏开门的瞬间,闪身出现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