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七十八章 鸿门宴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一愣,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女子:玄色直领翟衣,织金纻丝的料子;翟衣外披着红色云龙纹霞帔,帔身还缀有嵌珍珠梅花形的金饰;头上则有金嵌宝石珍珠云龙坠头一个。

    打扮的是富丽堂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程夏在看清她头上戴的东西的时候,直接俯身行了一礼,“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吧。”皇后摆摆手,亲自扶了程夏起来。

    程夏微微舒了一口气,好险,好在她还能认出皇后头上戴着的,是明朝前中期最为有名的九龙四凤冠,否则可就出尽洋相了。

    程夏看着皇后好似有些触动的样子,也知道自己和陛下在西暖阁说的话她都听到了,没曾想她无意中讨好了当朝的国母。她只是将自己想表达的意思都说了出来,并没有想去刻意的改变什么,至于陛下以后会如何做,程夏也是不知。

    皇后拉着程夏下了台阶,从乾清宫的东侧门日精门出去,经过诚肃殿和奉先殿,便到了几乎位于故宫最东端的仁寿宫的宫门前。

    程夏不动声色的看了仁寿宫三个大字,不由得有些感慨。现代的时候,这里并不叫仁寿宫,而是叫宁寿宫,宁寿宫的名字始于康熙年间,而眼下的明朝,则叫仁寿宫,是明朝供太后和太妃颐养天年的地方。现在的这里还不是气势恢宏宛如紫禁城缩影的庞大殿宇,而只有稀疏的几座宫殿,看着并没有多么的富丽堂皇。

    直到仁寿宫的门前,皇后才再次开了口,“太妃在找你了,不过你要小心一些,太妃或者对你有些偏见。”皇后早就将邵家的事了解了个透彻,对于宫里各位的想法也非常了解,她本来不清楚邵琛在乡下娶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今日一见,她几乎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长得异常漂亮不说,心思还非常的灵巧,难得的是和她的想法几乎一致,单凭这一点,她也愿意伸手帮个忙。

    从乾清宫走到这仁寿宫,便是她陪着程夏走一遭,太妃那里也能得到消息,就算看在她的面子上,太妃也会有所忌惮了。

    “好了,”皇后拍了拍程夏的手,“本宫还有事要忙,就不陪你进去了,你好自为之。”

    程夏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皇后是无意中帮了自己一把。

    送走皇后,仁寿宫早就等在一旁的宫女才引着程夏往殿内走。仁寿宫布置的有些朴素,但很是一丝不苟,足以看出宫殿的主人是个很细致也很计较的人,程夏敛了敛神,尽量眼观鼻鼻观心的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

    她也算是看明白了,整个邵府都在别人的监视和掌控之中,昨日府里发生的事,今日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还真是,呵,一点隐私都没有。

    走在院子里,隔着很远就听到了宫殿里面传来的丝竹管乐的声音,还伴着阵阵的欢声笑语,当真是热闹的很。

    不过这种热闹在程夏进殿的那一刻,就戛然而止了。

    程夏几不可见的耸耸肩,她并不想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不过可惜,她现在是了。

    她就穿着最普通的衣衫,头上戴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发钗,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比起殿内这些镶金带玉的大家小姐和夫人,她可不就是最另类的那一个吗?

    程夏任由她们打量和窃窃私语,只由着丫鬟引着到了邵太妃的面前,微微行了一礼。

    “抬起头来。”邵太妃的开场白和朱佑樘一模一样。

    程夏抬头的瞬间,成功听到了接二连三抽气的声音,便是见惯了各种大场面的邵太妃,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你,你怎么?”

    她怎么了?程夏不解的看着形色各异的众人。

    “快,春雨,”邵太妃突然唤了一声,从腰间抽出自己的令牌出来,“去中兵马指挥使家将蒋薇叫过来。”

    春雨应了声快速的离开了。

    邵太妃仔细打量着程夏,眉头蹙的老高,眼神中有不解和疑惑,还带了些许的鄙夷和傲慢。

    这样的态度程夏早就预料到了,不过她无所谓,兵来将挡好了。

    “你叫程夏?”邵太妃悠悠开口了。

    “民女名唤程夏。”她不卑不亢的回答。

    “你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邵太妃语气中的轻视已经显而易见了。

    程夏依旧点头,自在从容,“民女自小生在农家长在农家。”

    邵太妃突然笑了,“你倒是自若的很,哀家问你,你可知道邵琛现在的身份。”

    “知道,”程夏回答的干脆,“他是奉国将军的孙子,是当朝的正三品副都御史。”

    “你既知道,那想必也明白,你和邵琛之间门不当户不对,你配不上他。”邵太妃突然冷了脸色,沉声说道。

    还真是够直白的!程夏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小声的回答,“太妃娘娘,配得上还是配不上,理应由我的相公自己说了算,太妃娘娘若是问我的意见,那我自然觉得我们二人般配的很。”

    “大胆!”邵太妃猛地一拍桌子,两旁的小姐女眷纷纷吓了一跳,程夏面不改色的垂眸站着,不做他想。反正她说什么都是错的,辩解什么?争辩给谁看?只不让自己觉得憋屈就行了。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邵太妃彻底动了怒,“昨日你与奉国将军起了争执,哀家本来还不信,哀家还觉得,怎么会有晚辈顶撞长辈的事发生,结果,哀家一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所言不虚,你当真无礼的很。”

    这奉国将军是邵太妃的亲爹,她有怨气也是可以理解,程夏保持沉默。

    邵太妃一看程夏的样子就来气,“邵琛是整个邵家的希望,如今竟然被你怂恿着搬出邵家去住,还和奉国将军面和心不和,你还真不辜负你这副红颜祸水的长相?”

    红颜祸水?说她吗?程夏勾了勾嘴角,她能当这句话是在抬举她吗,是可以这样理解吧。

    “哀家在问你话,你装什么哑巴!”邵太妃猛地拿过桌上的茶盏扔到了程夏的脚下。

    瓷器四溅着碎裂了开来,程夏微微抬了抬脚,悠悠的说,“太妃娘娘希望民女说些什么?”

    “哀家让你保证,离开邵琛,有多远滚多远!”

    程夏毫不迟疑的摇头,“我不会离开。”

    “还真反了你了!”邵太妃直接招呼着殿门口的太监进来,就要将程夏拉下去打板子。

    王清晚一看这样的情况,赶紧上前行了一礼,对着邵太妃笑了笑,“姑母,您别动怒,妹妹也不是有心顶撞您的,您看在邵琛的面子上,就饶了妹妹这一次吧。”

    程夏身上的鸡皮疙瘩直接竖了起来,这妹妹喊的当真亲切。

    “你看看你,你再看看清晚,没教养就是没教养,”邵太妃气的直咳嗽,“你如果像清晚一样识大体,哀家还会说你什么吗?”

    “太妃娘娘,”身后有个娇嫩的女声响起,“太妃娘娘莫不是忘了,她可是从乡野走出来了,粗鄙的很。听说这庄稼人手劲大的很,皮糙肉厚的,打几板子都不碍事的。”

    “就是就是,”立马有声音附和了起来,“我也听说了,这乡下人啊,什么都不会做,就知道吵架打架的,当真是没开化的野人,她能进宫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太妃娘娘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

    “可不是吗?”娇俏的声音愈来愈近,很快就走到了程夏的身旁站定,“都说这乡下人大字不识一个,这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太妃娘娘我们继续刚刚的游戏呗,别被这无知的人扰了兴致。”

    邵太妃脸上的怒气不减,最后还是她贴身的宫女附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太妃娘娘,适才皇后亲自将这姑娘送到了仁寿宫门口。”

    邵太妃愤恨的瞪了程夏一眼,到底放弃了动手的念头,只嫌弃的摆手让摆手站在一边,“罢了罢了,一会等蒋薇来了,哀家再教训你。”说着转过头看向底下的一众女眷,脸上这才带了笑意,“该是谁演奏了?”

    “是小女,”刚刚娇俏的女声又响了起来,“小女才疏学浅,不过近日学了一首古筝,就献给太妃娘娘一听,弹的不好还望娘娘见谅。”

    邵太妃点点头,那女子便轻快的弹奏了起来。

    程夏早在心里翻了十个八个的白眼,这四皇子朱佑杬怎么就有一个这样的母妃,看着都来气。适才她们说话那么难听,程夏一直在压着心底的火气,她告诉自己暂时忍着,这是皇宫,闹大了可是能掉脑袋的,所以她咬牙忍下,大不了回头再想办法教训她们一顿。

    正压着火气呢,就听到那女子弹奏完了,听到周围一致的赞叹声,女子更加得意的走到程夏的面前,颇为挑衅的看着她掩唇一笑,“你会些什么,也拿出来瞧瞧,说不定有点一技之长,太妃娘娘还不那么生气呢。”

    听着周围人的起哄和嘲笑,程夏甚至听到了什么对牛弹琴的嘲讽,好吧,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程夏径直走到那女子弹奏的古筝前坐下,稍微拨弄了两下筝弦,脑海中酝酿了下要弹奏什么,想好了,便行云流水的拨弄了起来。

    周围很快安静了下来,程夏置若罔闻,她的古筝可不是随便玩玩,古筝和舞蹈是她唯一坚持学了十几二十年的东西,再加上现代的旋律和娴熟的技法,她还能输了不成。

    程夏成功的从王清晚的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这女人,最会扮猪吃老虎,她一直忍着,别人当真以为她是个土包子呢。

    邵太妃脸上有些挂不住,刚刚将程夏贬低到了泥里,却不想她的古筝竟然弹奏的如此之好,甚至将眼前的这些大家小姐都比了下去,可不是让她打脸了吗?

    正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就看到丫鬟通传蒋薇到了,邵太妃赶紧转了话题,让蒋薇进来。

    程夏早就想会会这个蒋薇了,如今听说她到了,赶紧抬眼朝着殿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在看到蒋薇没有盖着面纱的脸的时候,直接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