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二百八十章 历史的错位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要给我什么?”蒋薇回头盯着程夏的脸问,不过瞬间又别开了目光,她盯着对方看,会有一种看自己的错觉。

    程夏从自己的头上将唯一的那根发簪拿了下来,郑重且诚恳的交到蒋薇的手上,“你娘留给我唯一的念想。虽然你不问清献村的事,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娘死了,被你奶奶害死了,这个发簪,你拿着吧,留个纪念。”

    蒋薇的薄唇轻颤了几下,握着发簪的手都有些颤抖,她不可置信的抬眼盯着程夏,“我娘,死了?”

    “对,死了,”程夏悠悠的说,雪下得越来越大,紫禁城瞬间变成了银装素裹的样子,程夏抬眼看着白茫茫的一片,心底是无限的阴郁,她又想到了张氏。

    “虽然你可能不屑,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个发簪是张氏唯一惦念的东西,她是交给她觉得亏欠的女儿程夏,不是我,所以我给你。”仿佛在做一个交接一般,程夏珍而重之的嘱咐蒋薇,“希望你能善待......”

    “不必了,”蒋薇冷冷的打断程夏的话,紧了紧握在手心的发簪,不过瞬间又松了开来,狠狠闭了闭眼,然后猛地将手心的发簪朝着一旁的雪地里丢了出去,纷纷扬扬的飘雪瞬间便将单薄的发簪遮盖了起来,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你做什么?”程夏的眉头倏的皱起,她冷冷的看了蒋薇几眼,径直走过去从雪地里将那枚发簪拿了出来,小心的去掉发簪上沾染的积雪,仔细的揣在自己的怀中,这才走回去盯着蒋薇不住的摇头,“你嫌弃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嫌弃,你别忘了你现在就是再富贵,你也是张氏的女儿,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忘本。”

    “你没想到的事还多呢,”蒋薇冷笑一声,她一门心思要将自己的过往抛开,如今怎么允许程夏撕开这层伪装的外衣让她内心最惧怕的事坦露出来。

    “我现在是蒋薇,是中兵马指挥使蒋斅的养女,也是他唯一的女儿,我以后是要做兴王妃的,这样的发簪不适合出现在我的面前,与我高贵的身份不符。”蒋薇说着警告般的看着程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都懂,你现在也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你也知道自己的农家女身份多遭人嫌弃,所以我劝你,尽快将清献村的事忘了,你不止要忘掉你的,更要将我的过往一笔勾销,我以后不想再听到关于清献村的一切。”

    程夏盯着蒋薇看了良久,突然笑了,“好,你厉害。就你现在这样畏首畏尾、每日胆战心惊害怕自己身份被揭穿的样子,我都替你觉得累得慌。你嫌弃你曾经的身份嫌弃你娘给你的发簪,我不嫌弃,我没什么好嫌弃的,”程夏说的坦然,“你要成为兴王妃是吗?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踩在我的身上够到的。给你这个发簪之前,我想的是,没问题,我成全你,就看在你是张氏的女儿的面子上。但是现在,”程夏逼近蒋薇几分,“我后悔了,就凭你刚刚对待这个发簪的态度,我就不会让你成为兴王妃。”

    历史又如何,改变的还少吗?她的出现本身就代表了历史的错位,便是眼前的蒋薇本来该是历史上的兴王妃,她也要去扭一扭,她就不信了,凭着她一个现代人的身份,还能被眼前的局面困死不成。

    蒋薇这样心性的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当历史上的兴王妃,更没资格成为慈孝献皇后,成为嘉靖皇帝的亲娘。

    “哼,”蒋薇不屑的冷笑一声,“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阻止我。”程夏这样身份低微的女人,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不成。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程夏冷冷的说完,再不看她这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转身走到不远处撑伞等着自己的邵琛身边,和他一并上了马车,朝着邵府的方向而去。

    路上,马车行驶的极慢,因为下了雪难免路滑。程夏本来在想着朱佑杬和蒋薇的事情,想着想着想到了邵太妃的身上,不由得正色的看着邵琛,“我有预感,邵太妃会下命令让你回邵府的。”

    邵太妃这个人,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了一会,但足以看出来,她也是个权势熏心的女人,邵家是她的靠山,她不会任由邵琛在邵府之外居住的。

    尤其这个邵太妃对王清晚还不错,对自己又很是厌恶,她会怎么做也是一目了然了。

    邵琛伸手握住程夏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轻轻的摩挲,“你若是回去,我便和你一起,你若是不回去,我还是与你一起。”

    程夏噗嗤一声笑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变。”还和以前一样的能说会道。

    马车在邵府旁边的客栈停下,程夏迫不及待的上了客栈的二楼,见小龙正跟着程右温习功课,瞬间欣慰的抚摸了下两个孩子的脑袋,这俩小的,总是能给她许多的感动。

    程夏和邵琛商量着去买个宅子,不管邵琛回不回邵府,这两个孩子她是坚决不会让他们回去的。生活环境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她是知道的,她想给小龙和程右提供一个好的环境,没有阶级和压迫,也不会将人自动的分隔成三六九等,她想要两个人像她一样,天性自然又不受拘束,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环境都能保持自己的初心。

    程夏在崇安县的天佑钱庄存了两千多两的银子,在京城够买两套大房子了,这还是至少。只要有天佑钱庄给的票据,那她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将银子支取出来,就和现代的银行一样,非常方便。

    程夏向客栈的老板打听了下京城的的房价和物价,自己又结合所知道的历史暗暗估算了一下,估摸着刘员外那样一个三进院的大宅子,在崇安县需要一百五十两的话,那么在京城,就得四百两银子才能买下了。

    不过程夏已经很知足了,好在她穿越的是明朝,相对其他朝代来讲,明朝整体的房价都是非常平稳的,也算是相对较低的价格,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房子不容易贬值也不容易升值,买来居住最合适不过。

    程夏带着小龙和程右一起去看的宅子,看了几处都是在邵府的附近。不是程夏有意挨着邵府挑选,而是。

    程夏抬眼看了下身后的那座瓮山,再瞧一眼前面的湖泊,不由得咧了咧嘴,这里实在是个风水宝地啊,住在这里都能让人心旷神怡。

    “二姐,”从一个宅子往另一个宅子走的路上,程右小心的拉了拉程夏的衣袖,“姐姐,我有些想念嫂子了。”

    程夏脚步一顿,突然叹息了一声,谁不是呢,她也想念大花啊。她惦念大花,也放心不下那块辣椒地,就是田叔和田婶,她也想回去跟他们好好告个别,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谁的招呼都没打。

    程夏拍了拍程右的背,轻声说着,“过两天吧,等京城的事稍微安顿下来,我就回去一趟,把嫂子接过来。”

    “真的?”程右的音调瞬间拔高,便是他平日装的再老成持重再不苟言笑,碰到真正开心的事情,也难免会将自己的情绪泄露无疑。

    “真的,”程夏肯定的点点头,雪花纷纷扬扬的洒了她一身一脸,她却不管不顾的抬眼望着南方的方向,她总要回去一趟的,跟过去做个告别。

    房子最终选在了瓮山的山脚下,那是一处很是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络绎不绝,很是热闹。走在街道上,听着烟火气极浓的喧嚣,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小龙和程右喜欢这样的热闹,看着就像是在崇安县一般,有种熟悉的感觉。

    院子是个三进院式的四合院,院落宽敞,可栽植花树、叠石造景、饲鸟养鱼。在北京,住四合院才最有成就感,这样一个院子,放到现代,那没有大几千万或者上亿根本拿不下来。

    一般完整的四合院就是三进的院落,第一进院是垂花门之前由倒座房所居的宅院;二进院则由厢房、正房和游廊组成,正房和厢房旁边还可增加耳房;第三进院则是正房后的后罩房。至于居住,则是老人住北房的上房,长子住西厢,次子住东厢,佣人住倒座房,女儿住后院,互不干涉互不影响。

    男主外女主内的中国传统,也在四合院中体现了个淋漓尽致。

    小龙和程右都很是开心,分别挑了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房间住下。程夏则在邵琛的陪同下,直接去寻了两个师傅,一个教文一个习武,给小龙和程右进行文武的指导。

    安顿好了这一切,宫中邵太妃的命令就到了邵琛的手中,毫无意外是让邵琛回邵府的,甚至邵府的现任管家还亲自来请邵琛回府。

    “你的意思呢?”邵琛抬眸看向程夏。

    程夏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想回去就回去。”

    “你明知道,你回去,我才会回去。”邵琛说的一本正经。

    程夏顿时没好气的上手捏着他挺翘的俊脸,“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将难题都抛给我,反正你们那个家,我是不愿意回的。”

    “那就不回,”邵琛回答的无比自然。

    管家无奈,回去复命,过了片刻,邵林便亲自来了,听了管家的回禀,他也知道问题的关键在程夏身上,于是尽量敛了身上的寒意,让程夏和邵琛回府。

    眼下的邵府是京城多少人瞩目的焦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关注着,总不好闹的太凶。

    小龙和程右就住在邵府不远处,回不回邵府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到底为了邵琛不为难,她选择回去。

    不过,刚进府里,就见右边回廊的方向袅袅婷婷的走过来了王清晚,她颇为害羞的看着邵琛,轻笑着开口,“阿琛哥哥,我亲自下厨做了一些清粥小菜,你要不要过来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