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夫人 第三百零一章 这里从来不缺繁华
作者:弓长之章的小说      更新:2017-12-08
    程夏从杜府出来的时候还没到晌午,杜夫人留她吃午饭,程夏摆摆手便拒绝了,她觉得脑子有点累,需要好好放松一下。

    总觉得到了京城之后,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有些脱离轨道了,她本以为的,可能不是她以为的,她有些不知道事情会走到哪一步了。

    晃晃荡荡的就从杜府走到了朝阳门内大街,从外面看醉红楼是冷冷清清的,推门进去却感觉热闹的很。这段时间以来,大花干脆住在了这里,她早就和选择留下来的八个姑娘,以及微云打成一片了。平日无事的时候,她们就一起将醉红楼重新装饰一番,按照她们想要的风格,再加上程夏曾经提到过的要求,装点成了酒楼的样子。

    而闲下来的时候,这些姑娘便开始教大花各种技艺,有擅长弹琵琶的,有擅长绘画和舞蹈的,她们都恨不能将自己所知道的统统传授给大花才好。

    在她们闹的时候,微云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时不时的笑笑,整体是融洽的很。

    程夏很开心大花能适应京城的生活,并找到了自己最佳的状态,她更加积极的去面对以后的人生,这点让程夏很感动。程夏一直觉得,她从来到明朝到现在,最大的收获就是嫁给了邵琛,然后将程右和小龙以及大花带离了清献村。这些人的人生轨迹,或多或少都因为自己发生了改变,或者,这就是她穿越一趟的意义吧。

    看着这些姑娘吹拉弹唱的,程夏突然就想到了皇后的生辰,她还没开始准备要表演什么呢,结果算一下,都已经进了十二月了,左右才有十几天的时间可以准备,然而她并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

    “邵夫人在纠结什么?我看你眉宇间满是愁色。”不知什么时候,微云慢慢的坐到了程夏的身边,悠悠开口。

    程夏瞬间回过神来,笑了笑,“你观察的很仔细,我确实有些犯难。”程夏将烦心事与微云一说,微云笑的一脸和煦,“邵夫人如果现在有时间,我们不妨去正阳门大街逛逛,那里的东西应有尽有。无论邵夫人想买琵琶、古筝抑或笔墨纸砚,在那里总能寻到最好的。”

    “好啊,”程夏当即应了下来,看一眼被几个姑娘包围的大花,程夏唤了一声,只说一会回来吃饭,便跟着微云往外走去。

    朝阳门内大街和正阳门大街是隔着些许距离的,程夏和微云坐着马车过去,不过两刻钟便到了。

    带大花第一次去醉红楼的时候,程夏便是带着大花经过了这里,只是没有仔细逛。如今再来,程夏觉得这里更繁华了一些,仔细看还有不少的读书人夹在卖东西的小贩之间,兜售自己的字画。

    程夏小心的瞧了几张读书人写的字,还真是笔走龙蛇力透纸背,功底都是有的。

    只是,为什么来了这么多读书人?程夏皱着眉头走了一段,看到街道两旁有着许多的会馆,顿时明白了。这些会馆,就是京城当官的为了解决学子入京,特意建立的。

    在明朝中期,因为商业繁华,正阳门大街才成为了一条商业街,且从那时开始,正阳门大街一直就是京城最繁华的地带。直到1965年,正阳门大街被改成前门大街,它依旧是北京一条亮丽的风景线。“前门辇路黄沙软”、“绿杨垂柳马缨花”,这里从来不缺繁华。

    而眼下有这么多的读书人,是因为明年的春天就是春闱考试的时间,也就是京城的会试,是在二月份,眼下已经进了十二月,是以很多偏远地方的学子一早就进京准备赶考了。长时间离家盘缠又不够,他们便开始兜售自己的字画,一来希望有人慧眼识人,让这些学子直接高出一等来,二来也是多赚点钱作为明年回家的路费。

    不知道怎么的,程夏突然就想到了刘文。刘文本来是内定的解元,若是他一切顺遂,眼下一定也到了京城,等着明年二月的会试,然后会试完了便等待四月份的殿试。如今,她都不知道刘文去了哪里,想想还真是有些唏嘘。

    “邵夫人有些伤感?”微云问。

    “我发现你真的很擅长猜人心思,”程夏笑笑,“算不上伤感,有些觉得世事无常罢了。”

    街道上车流不息,人来人往也络绎不绝,程夏穿梭其间才发现自己有些渺小,她好似有些觉得自己没必要与邵琛如此冷战了,若是邵琛一直是这样的性格,而她也早就知晓了,那何必还与他一般见识呢。好好说说吧,或者还是有效果的,一直互不搭理,关系只能更加恶化。

    程夏承认,女人在感情中总是更容易妥协一些,罢了,谁让是自己爱的人呢,服个软也没什么不好,大不了以后再补偿回来就好了。

    想明白了,程夏心里也舒坦多了,听着满街的喧哗也悦耳了许多。

    “哎,邵夫人,”微云突然止住脚步唤住了程夏,她指了指左边的店铺,“夫人要不要进去瞧瞧,去参加宫里的宴会总要穿着大气一些才好。”

    程夏顺着微云指的看过去,就见牌匾上写着‘揽衣阁’的字样,程夏会心一笑,这老板看样子也是个文化人,揽衣这两字是摘自白居易的《长恨歌》吧: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想想诗词中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程夏顿时来了兴致,“走,进去看看。”

    一进门两个人就有些晃了眼,因为衣服真的太多太华贵也太精致了,程夏简直叹为观止。现代古装电视剧中的衣服,跟揽衣阁里的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程夏一眼就瞧见了最角落里挂着的一件大红色舞衣,通体都是鲜艳的红色,红色之上却点缀着细碎的珠宝,或白或黑,将红色修饰的更加夺目。合体掐腰的设计,宽大的水袖如流水清泓,程夏根本就挪不开眼来。

    掌柜的见程夏进门就盯着那件舞服看,赶紧起身笑着介绍,“姑娘当真是好眼光,这件衣服一般人可是看都不会看,因为根本驾驭不了这样大红的颜色,但是我瞧着,姑娘能很好的掌控,绝对没问题。”

    掌柜说的是舌灿莲花,不过程夏也确实有些心动。皇后当时特意说下了,不让她弹奏古筝,可是其他的,除了舞蹈她也不会了啊,所以这衣服来的简直就是恰如其分。

    微云拿着一件湖蓝色的裙装递到程夏面前,“这件衣服怎么样?”

    程夏知道微云是想让她参加宴会的时候穿,程夏直接定下了这个,反正不出格又不太引人耳目就行了,微云果真是善解人意,挑选的这件正好中规中矩又不失雅致,不至于让人认为无礼。

    两件衣服整整花了二十两银子,程夏委实觉得京城不太好待,物价太贵了,她有些肉疼。

    这样的疼痛一直持续到回了醉红楼,又见到了商洛,听他说辣椒种子都已经种上了,这才稍微缓解了几分,好歹,她又能开始赚钱了。

    吃了午饭,程夏和商洛以及大花讨论火锅店该怎么开,她这几日闷在府里好歹想了一些,她决定将一楼都摆上大桌子,他们只招待至少八人一桌的客人,那些两人四人或者六人的他们暂时不接待了,因为一楼大堂位置有限,权衡之下她只能如此做。

    火锅使用铜炉制成鸳鸯锅的样子,至于锅底,她决定制作清汤锅、菌汤锅、排骨锅和麻辣锅,客人可以任意的选择两种汤底。但是他们的豆瓣酱数量有限,为了能够维持到辣椒成熟,程夏估摸着一天只供应十份的麻辣锅,来个饥饿营销,说不定更能带动需求。

    还有火锅调料,就按照现代自助的形式,将所有的调料摆放在大堂,客人按照自己的需要去挑选。当然,她会调制出来味道最适合的,到时候也可以给客人提供参考。

    这些确定了,其他的关于桌子椅子、大堂的布置以及牌匾的更换之类的,商洛统统包在了自己的身上,程夏简直对他万分感谢。

    商洛真是继承了商掌柜的绅士,还继承了寒姨的追求完美,他认为他能做到的事就不需要旁人插手,他决定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程夏觉得当初在这花街柳巷里遇到商洛,简直就是捡了个宝。

    大花知道程夏没法时时来这边,便让程夏教她怎么做清汤锅、菌汤锅和排骨锅,然后又拿来些许的豆瓣酱教她怎么做麻辣锅,大花还保证,厨房的事就交到她和八个姑娘手上了,程夏只需等着验收就好。

    程夏自然乐的开怀,她已经打定主意回去就和邵琛好好聊聊了,精力也就没在这上面。看到他们将事情都分工好了,程夏瞧着也要到申时了,便迫不及待的打道回府。

    她心里想的很好,等到见了邵琛要怎么说话,她自己还演练了几遍。

    但是奈何,在她兴冲冲的进了冷萃轩打算换身衣服就去书房找邵琛的时候,推门就见到邵琛正坐在冷萃轩的椅子上,冷冷的看着她。

    程夏承认,所有她准备好的说辞和笑容,在看到邵琛脸上的冷意时,都化为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