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魂仙尊〕〔末世钻石VIP〕〔末世基因猎场〕〔邪帝缠宠:神医九〕〔鬼仙狂妃:王爷求〕〔媚骨驭兽师〕〔画满田园〕〔崩坏神话〕〔仙在大明〕〔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女战神的黑包群〕〔点道为止〕〔极品女上司〕〔一棍碎天〕〔都市极品小医圣〕〔蜜爱100度:宠妻成〕〔无光之月〕〔汉末红颜赋〕〔我的系统有块田〕〔官涯无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少夫人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天降异象
    这日下了早朝,杜仲便被邵琛找来邵府喝酒。书房里,杜仲看邵琛一杯接一杯不要命的往肚子里灌,不由得伸手将邵琛手中的酒杯扯过来,“你不要命了,这可是度数极高的西凤酒,你不要忘了,你昨日还中了毒,你的身体能扛得住你如此糟蹋吗?”

    “西凤酒?”邵琛拿过酒瓶晃了晃,“这可是开坛香十里,隔壁醉三家的西凤酒啊,程夏一定会喜欢的,说不定会拿来做菜。”

    “是,拿来做菜,然后毒死你!”杜仲没好气的将他手中的酒瓶抢过来扔到一边,“你怎么就这么傻,你明知道她这几天给你送的东西都能吃坏了你,你还吃。”

    “吃啊,”邵琛醉眼迷离的看着杜仲,“她还是手下留情的,昨日晚风阁做了牛肉,程夏只是送来了蜂蜜,我只是腹泻中毒了,她若是再狠心一点,将鲶鱼送过来,我就该下不了床了。”

    杜仲无可奈何的看着邵琛,“你瞧瞧你,自己都快成半个大夫了,既然你知道,那你还吃它干什么。”

    邵琛起身,趔趄了两步将旁边杜仲扔掉的酒瓶捡起来,往嘴里灌了几口酒,“我吃了,她就舒服一些了,她每天都有事干,就不会想着离开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杜仲简直要被气死了,“两个人明明那么相爱,怎么就走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也是,非得把自己逼到这份上,你何必呢?”

    “我没有办法,”邵琛又猛灌一口酒,“还有几天,只剩几天了,到时候我去赔罪,我好好赔罪,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哎,”杜仲止不住的叹息,“你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怕你到时候追悔莫及啊。”

    邵琛的话还没说出口,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滚开!”然后就传来了两个侍卫被打翻在地的哀嚎声。

    杜仲瞬间回过神来看过去,就见到一脸怒气的商洛闯了进来,他身上裹挟着一身的寒气和冷意,那目光骇人的仿佛要将人吃掉一般。

    “商洛,你怎么来了?”杜仲讶异。

    “邵琛,你干的好事!”商洛猛地上前将醉成一滩烂泥的邵琛拎了起来,“我今日才知道,你竟然将她囚禁了起来,还派了侍卫将所有人都拦在门外,谁都不能进去看她。你这是要做什么,把她变成金丝雀囚禁在你的牢笼中吗?”

    杜仲怔愣了片刻瞬间反应过来,冲上前要将商洛的手扯开,“你先放手。”

    商洛目光阴寒的看向杜仲,“我没想到你竟然在助纣为虐,枉你这几日一直往醉红楼跑,你竟然瞒着我,要不是云姑娘向我求助,说她见不到程夏了,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杜仲,你真是好样的。”

    “你先放手!”杜仲着急的看着已经憋成一脸青紫色的邵琛,“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再不放手他就要死了。”

    商洛猛地甩开邵琛,任由杜仲将他扶住,只冷冷的说,“这样不懂得珍惜的男人,死了也是活该!”

    邵琛抬头看着一脸怒气的商洛笑了,“怎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是没有关系,可是我见不得你这么糟蹋人,我简直看错了你。”商洛失望的看了邵琛一眼,转身离开。

    “大哥,”杜仲着急的要追过去,邵琛拦住他,“不用,他带不走程夏。”

    商洛气冲冲的走到冷萃轩门前,看着拦在他身前的几个侍卫,毫不客气的出手招呼了过去,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就被他放倒了。

    商洛进屋看到的,就是程夏面无表情的靠在窗边,定定的盯着外面的鹅毛大雪的样子,她的眼神却没有一点的神采,只是茫然。

    听到动静,程夏转过头来,对着商洛勉强笑笑,“刚刚紫鸢告诉我说有个叫商洛的公子去找邵琛了,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商洛看着程夏的样子一阵痛心疾首,“你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这副样子?”程夏低喃着重复了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我没有变啊,我还是我,只是哀莫大于心死罢了。”

    “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值得吗?”商洛走到窗边,拿过一旁挂着的斗篷披在程夏的肩上,“房间里太冷了,将窗户关上吧。”

    “别,开着吧,”程夏制止商洛的动作,“我突然喜欢上了下雪,看着干净。”程夏笑着看向商洛,“你知道吗,我看过一本小说,叫《红楼梦》,里面有几句话是这么说的: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飞鸟各投林啊,到最后,什么都不剩,真现实。我当初看的时候,根本理解不了这几句话,可是现在,重新回忆起来,想的我心都疼了。”

    商洛看着曾经神采飞扬的程夏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心里一阵难受,“我带你离开,只要离开了这里,你还是以前的你,你没必要困在这里,我知道,凭借你的本事,你想离开,早就可以走了。”

    “是啊,”程夏轻轻舒出一口气,慢慢的踱步回床上坐定,“我早该走了,可是,我还没有跟这里做个了断,”程夏对着商洛笑笑,“你知道吗,我有种很强烈的直觉,我很快就可以离开了,离开这纷乱的一切,去找到我曾经的净土。”

    “我带你走。”商洛上前几步,目光灼灼的盯着程夏。

    “不,”程夏摆摆手,“我要自己离开,不借助任何一个人的帮助。谢谢你来看我,好几天了,除了紫鸢我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也是很闷的。”程夏指了指身旁的椅子,让商洛坐了,“我嫂子他们还好吧。”

    程夏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她已经很久不流泪了,可是每次想到大花、程右和小龙,她就能湿了眼角,这些亲人,是她唯一的寄托了。

    商洛摇摇头,“他们不好,云姑娘非常担心你,茶饭不思的。”

    “哎,”程夏苦笑了一声,“还是我嫂子对我好啊,不管什么时候,她心里惦记的,都是我,也值了。”她穿越到明朝的这些天,到底不是白过的,至少能在大花心中留下点痕迹。

    “商洛,我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我现在出不去,你帮我照看下我嫂子,告诉她我很好,让她不要担心。”

    “好,”看程夏哽咽的样子,商洛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谢谢,”程夏轻轻的靠在床棂上,悠悠的叹息一声,“你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告诉我?”

    商洛一愣,良久点点头,“兴王已经决定迎娶微云姑娘为正妃了,中兵马指挥使蒋斅也将微云姑娘接回了府,并正式的公布了她的身份,她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程夏欣慰的笑笑,“兴王一直是个有抱负的人,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会做出这个决定,我并不意外。”

    商洛摇摇头看着程夏,“可是你不知道,兴王昨日找我喝酒,喝的酩酊大醉,他告诉我,如果能选择,他不会娶任何一个人为妻。”除了你。

    程夏苦笑一声,“人活一世,哪有这么多顺风如意,多的是身不由己。等兴王成婚的时候,如果条件允许,我一定去讨杯喜酒喝。”

    “他应该不希望你去。”

    “是吗?”程夏微微闭了闭眼,“那就不去了吧,遥遥送上祝福,应该也够了。”

    商洛微微开眼去,她什么都知道,兴王的心意她一清二楚,这么一个心思通透的姑娘,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什么,她只是放在心里,不说而已。

    商洛离开的时候,外面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程夏将商洛送到了门口,看着漆黑的夜色和白亮的大地,这样强烈的对比突然让程夏觉得雪夜非常的美。恍惚间,程夏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那是《红楼梦》里王熙凤死后草席裹身在雪地中拖行的画面,程夏狠狠甩了甩脑袋,她今日有些魔怔了,总是想到生前身后事。

    程夏扶着门框想折身回去躺一会,却见到刚刚关上的院门又被踹了开,程夏回头看过去,就见一身酒气走路都踉踉跄跄的邵琛一脸怒气的走了过来,踩在积雪上的脚印歪歪斜斜,但是他到底走到了程夏面前。

    邵琛手上使劲,将程夏一把扯回了房间,他不顾紫鸢在旁的惊呼,一脚将房门踹上。

    “你在为谁伤心?因为他决定娶正妃了吗?”邵琛脸上怒气不减。

    程夏被他甩到了床上,听到他的质问,程夏自嘲的笑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

    邵琛的双手紧紧的攥起,十指发出咔咔的响声,“你跟他?”

    程夏慢慢的将鞋脱掉,躺倒床上来,将唯一的一床薄被盖在身上,“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

    “我在问你话。”程夏这样的态度才真的让邵琛抓狂。

    “我说我要休息了。”程夏翻了个身,给了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邵琛刚想上前,就听到外面传来王清晚身边丫鬟的声音,“少爷,饭菜准备好了,少夫人请您过去用饭。”

    然后程夏就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她的眼泪滚落到了头发里,又淹没在了枕头上。

    她迷迷糊糊的好似真的睡了过去,直到紫鸢将她摇醒。

    看她睁开眼来,紫鸢激动的哭了,“我喊您您都不醒,我以为您怎么样了呢?”

    “傻丫头,”程夏慢慢的抹掉她眼角的泪,“我没事,就是太累了而已。”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惊雷,程夏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朝着窗外看去,她这才发现,外面亮如白昼,电闪雷鸣交相出现,很是诡异。

    看程夏的视线一直盯着外面,紫鸢开口了,“这大雪天竟然打雷闪电的,可真是不同寻常,而且,咱院子里还出现了一道光圈,一直在外面徘徊,久久不散,可吓人了。”

    程夏双眼蓦然睁大,不可置信的推开紫鸢就要朝外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