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之军妻撩〕〔一世帝尊〕〔无敌真寂寞〕〔情深不晚:求婚请〕〔丞相大人被翻牌了〕〔精灵之捕虫少年〕〔幻想世界大穿越〕〔权臣之妻多娇宠〕〔神通不朽〕〔修改超凡〕〔豪宠无限:恶魔少〕〔你从外星来〕〔最年轻的好莱坞大〕〔守望先锋——重整〕〔超级仙帝重生都市〕〔邪王专宠:腹黑逆〕〔房中有术〕〔大侠饶命〕〔勾魂咒〕〔寻宝全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道长,你掉了一只桃花妖 第六十九章 无可奈何
    许是夏季的缘故,清晨的阳光格外的温暖,暖的村子里的妖气都淡了许多。暖的村外的湖面仿佛撒了一层淡淡的金光,美得惊心动魄。

    若水独自一人在湖边静静的坐着,也不知坐了多久,久到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四肢仿佛上了锈,就连大脑都锈的一片空白。

    “姑娘?你为何坐在这里?”

    刻骨铭心深入骨髓的声音让若水下意识一颤,她干哑着嗓子继续望着湖面道:“公子又为何来这湖泊?而且这样贸然跟姑娘搭话有些失了礼节吧?”

    “是在下的错,还望姑娘谅解,在下夏修远,是这夏家村人,姑娘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与在下说,在下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身后的男声温和有礼,就算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若水也能想象出身后的男子此刻是什么样的表情,没想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命运又把他送到了自己跟前。

    “还是那个热心的傻瓜…”若水失笑的低声喃喃着,强忍着心脏的颤栗,她抬手擦了擦早已干涸的眼泪,看着湖面的金光笑的愈发的明媚。

    距离若水不算远的夏修远当然听清了她的自言自语,不禁有些疑惑,“姑娘说什么?你以前…认得我么?”

    若水没有再搭话,直到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有些慌了,“别过来…”

    “什么?”

    “我让你别过来。”若水深呼吸了一口气,果然不能再贪恋这份温暖了,就最后一次再看他一眼…就一眼…

    “姑娘你…”

    “喂!夏修远~”若水起身回眸,宛如初见时的惊艳,笑的明媚,笑的璀璨,笑进了夏修远的心里,“我不爱你了。”

    话音刚落,强大的妖力瞬间四散开来,弥漫在湖上仿佛融进了金光,若水的妖丹也在这一刻化为了粉末,她的身影在阳光下若隐若现,逐渐透明…

    夏修远注目着眼前的一切傻愣愣的,微张着嘴唇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的眸子里充满了惊诧,这样的表情让若水缓缓闭上了眼睛,晶莹的泪珠随着她的彻底消失跌落在地,就这样,忘了她吧,这场奇异的景象,也许在如今的夏修远眼中不过是一场莫名的奇幻经历,亦或者…是一场梦。

    夏修远站立在空荡荡的湖前良久,直到奇华缓缓走到了他身边,“这样便好了么?”

    “嗯,这样她便心安了吧?因为夏修远忘了她。”夏修远的音调有些哽咽,不知何时,泪水浸湿了脸庞。他怎么舍得忘记她呢?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猜出了你没有失忆。”

    “不重要了…”夏修远低声呢喃着,“我会努力追上她,继续牵着她的手,那么漂亮的妻子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你…”奇华皱了皱眉头,他的生命力在消失?!

    夏修远抬眸对着湖面轻轻一笑,“我服毒了。”

    奇华猛的一怔,看着夏修远跪倒在地,看着他缓缓合上眼睛,他突然想起了白琼质问若水的一句话:‘你让他如何承受失去你的百年孤寂?’,这样的结果大概也是注定的吧,就像他承受了六百年的孤寂一样,差别在于,他从未放弃过她。

    “道长~”

    桃灼灼由远及近的声音传入了奇华的耳朵,他连忙一个挥手,夏修远的尸体便消散在原地,与若水在湖中融为一体。有些场面,他不忍他的小桃花看见。

    “灼灼怎么了?”奇华一个转身接住桃灼灼的飞扑,搂着她的腰肢紧了又紧。

    “道长,夏修远不见啦!”桃灼灼神色间略有焦急。

    “没有不见,我想了个办法,让他跟若水私奔了。”奇华勾着唇角,说的满脸认真。

    桃灼灼一怔,担忧道:“那妖毒怎么办?!”

    “我会解决的!”

    参与了计划知道真相刚到湖边的胖金银:“……”啧啧啧,真是心疼桃灼灼,他要是姑娘死都不跟奇华在一起,这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真是无人能敌了。

    “金银哥哥你来啦?你是不是也觉得道长很厉害~”桃灼灼兴奋的蹦蹦跳跳的,只要若水跟夏修远没事就好啦!道长真是无所不能,仿佛什么都可以解决,这世间的美食更是知道个通透!

    胖金银尴尬的扯了扯面皮,“…呵呵,厉害厉害…”至于厉害的是哪方面他自己心里明白就得了。

    “是吧是吧?道长~那他们俩私奔到哪里啦?灼灼还会遇见他们么?”桃灼灼璀璨如星河的眸子里不由得有些期待,让奇华不由自主的垂下了眼帘,看着这样一双眸子,撒谎什么的不是那么容易。

    “天涯海角。有缘自会相遇的。”

    “道长,天涯海角在哪里?”

    “以后会带着灼灼去…”奇华稳稳的牵着桃灼灼的小手,拉着她缓缓走出了树林,徒留胖单身狗穷屌丝金银在后方散发着清香。

    奇华几人并未在村里多加逗留,也并未解释什么,村民们仿若知道了什么一样,对于若水跟夏修远的去向没有一个人开口问过,只是那湖边多了一个衣冠冢,里面葬着两套精致的婚服,粗糙的石板上刻着‘夏氏夫妇’。

    当然了,对于这种现象,也就只有桃灼灼相信奇华的那套鬼话,白琼猜也猜到那俩人怎么了,哭的眼睛都肿成了核桃。这种爱情,在小说电视剧中看到是一回事,经历又是一回事。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白琼忧郁的望着天空,言语间满是叹息。

    “哟呵,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文采?”胖金银笑呵呵的把一只手搭在了白琼的肩膀上,调笑道。

    白琼毫不犹豫的打掉了胖金银的爪子,翻了个白眼,“遇见这样的事你竟然还笑的出来?!你们这群冷血动物!老子果然不应该继续跟你们混了,老子要找到时空隧道回家!”

    “切切切,爱混不混!谁稀罕带着你似得。还说我们是冷血动物…”胖金银满脸的不屑,一副很嫌弃的样子成功让白琼炸了毛。

    “难道不是么?!”

    “看的多了…自然就会‘冷血’了。”胖金银半阖着眼帘走到了白琼前面,似乎不太愿意进行这种话题了。

    白琼在他身后走着,内心却微微有些震颤,在任何一个时空,妖精与人相恋都是天道所不容的,下场…自然而然。这样一个人神鬼横行的世界,他们身为修行者,见得自然就多了…无可奈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