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身狂医俏总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他醉了,我才有机会
    “好的,让我来弄醒他,我看八成是刚刚爽过了,累了,困了,所以睡着了。”

    叶小白挽起衣袖,大咧咧的走了过去。

    姜春红吓得浑身发抖,害怕的望着叶小白。

    毕竟她的职业,见不得光,尤其是看到警察,最为的忌惮。

    叶小白这番话,尤其是爽过这两个字,让穆月心的嘴角微微一抽,耳根有些发烫。

    这个家伙,说话真是口无遮拦啊!

    叶小白掀开了薄薄的床罩,然后就要一把将这男的抓起来,告诉他,该醒过来接受审判了。

    但下一刻,叶小白却是惊呆了,惊呼出了一个名字,“项飞,项大哥,是你?”

    “呼!呼!呼!”

    这床铺上,躺着的不是项飞,又会是谁。

    此时的项飞,正打呼噜睡得香了。

    一看是熟人,叶小白哪里还能用粗鲁的方式,将其弄醒,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抓嫖,竟然抓到了老朋友的身上,尼玛的,要不要这么狗血?

    “叶小白,怎么还不动手?”

    穆月心眉头一皱,暗道,这家伙,该不会进去,看到了那小姐姜春红不穿衣服的样子,就流鼻血,被诱惑得没有力气执法了吧!

    叶小白看了一眼项飞,知道,这家伙,刚才的确是做过那种事情,而且喝酒很多,伶仃大醉的样子。

    于是,他隔空一点,一道劲气,破指而出,没入了项飞的体内,这一指,当然不是为了击杀项飞,或者伤害项飞,而是让其尽快的在醉酒中醒过来。

    做完这一切。

    也不过是眨眼间的时间。

    叶小白便是钻出了床罩,来到了穆月心的面前,耸了耸肩膀,同时吐了下舌头。

    这让穆月心一脸的懵逼,这家伙,冲进去,嘀咕了几句,就钻了出来,并没有将那个男人给带出来,完全自己的命令要求,抛之脑后。

    丫丫的,就是这么配合执法的吗?

    “叶小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月心的有些不悦。

    “等下,你就知道了。”

    叶小白双手一摊。

    穆月心眉头一皱,想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床罩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我这是在哪儿?”

    这声音,有点熟悉。

    这是穆月心的第一个感觉。

    但一时间,想不出来,这声音在哪儿听过。

    “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我……我的衣服裤子了?”

    那男子的声音,再度传来。

    叶小白嘿嘿一笑,“项飞同志,你终于醒了。”

    “什么?项飞?”

    穆月心一个恍惚,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里面的人,竟然是项飞?

    龙组的项特使?

    自己曾经的顶头上司?

    穆月心的表情,那是相当的精彩。

    项特使,竟然来嫖娼,而且还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一想到了这里,穆月心在风中凌乱了。

    项飞也是一愣,随即听出了叶小白的声音,撇了一眼,床头上的一条裤子,连忙穿起来,跑了出来,“你们。我……”

    “项特使,你……没想到,你现在竟然沦落到了嫖娼的地步。”

    穆月心叹了一口气。

    “我!不,叶小白,穆月心,我没有嫖娼,这个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项飞欲哭无泪,自己无非就是因为心爱的女人,有了中意的人,去酒吧喝了一顿酒,借酒消愁,哪里知道,竟然变成了抓嫖现场。

    作为一名龙组精英,警察中的警察,项飞的心里,涌出了一万头草泥马。

    叶小白和穆月心没有说话。

    但项飞通过他们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的解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你……”

    项飞的目光一转,盯着那姜春红,“你这个婊子,竟然陷害我。”

    姜春红眼睛顿时红红的,差点哭了出来。

    “项飞,吓唬一个女人,哪怕是个小姐,我也很鄙视你的哟,好歹你也是个男人。”

    叶小白看不下去了,毕竟项飞和这小姐姜春红,好歹也有了一夜夫妻之实。此时,穿了裤子,竟然不认账,太过分了啊!

    项飞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那表情,像是吃东西,被噎住了一般。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威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真的有点low了。

    姜春红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两位警官,你们真的误会了,我不管你们是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想说一下今晚的真实情况。”

    叶小白,穆月心,听着。

    项飞却是帮腔道,“你说。”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自己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姜春红开口,继续说道,“我曾经是做小姐的,这没错,包括到现在,我都还在这个行业中混饭吃,没办法,我没有什么生活技能,而且我出生贫寒,家庭条件不好,也只有这一行,来钱会比较快,当

    然,我也知道,家庭不好,不是我要做这一行的理由,但我做了就是做了,无所谓你们的鄙视。今晚上,我照常去了酒吧,准备钓个凯子,赚点钱,但我却是遇到了这位哥,他当时也在酒吧,好像是心情很不好,一个劲的喝酒,很快就喝了个伶仃大醉,而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眼看到这位哥哥的

    时候,就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那一刻,我知道,我喜欢上了他,要知道,我虽然是小姐,但,却也有爱情需要。但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身份,是不配拥有爱情的,也没有哪一个男人,会真的和我们这样的人谈恋爱,无非就是想睡觉,

    睡够了之后,就甩掉的烂货罢了。”

    说到这里,姜春红似乎触及到了内心的伤痛,眼泪,吧嗒的流了下来。“但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挡不住。看到这位哥哥大醉,我就想着,他醉了,我才有机会,不求和他能够厮守到白头,至少也能够有过美好的一夜。所以我就将伶仃大醉的他,带到了这家宾馆

    ,开了个房。”“平时都是和一些不喜欢的,甚至讨厌的男人睡觉,能够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睡一次,我想,一定是我这么多年,最快乐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事情,你们或许很在意,但在我们做小姐这一行的,真的无所谓

    的。”

    “将这位哥哥带到了这房间里来后,他虽然喝醉了,但身体是健康的,正常的,所以我如愿以偿的拥有了他。”

    姜春红说到这里的时候。

    项飞一捂脸,差点没有哭出来,我的贞操啊,竟然就这样没了,而且大醉当中,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啥滋味。

    “而在我准备继续的时候,你们就冲了进来,故事的后面,你们都知道了,总之,我想说的是,今晚,我们真的不是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

    姜春红说完这话,擦了擦眼泪。

    “你们这是一夜情啊!”

    叶小白笑着说道,“项飞同志,你的魅力,挺大的嘛!嘎嘎!”

    “我……”

    项飞哭丧着脸。

    穆月心也点了点头,通过她对现场的判断,以及对项飞的了解,知道,事情的经过,多半是这样的。

    “可以这么说,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调取酒吧,或者这家双k宾馆的监控。就知道,我带这位哥哥来开房的时候,他是不是伶仃大醉的状态了。”

    姜春红又道。

    “穆月心同志,我看应该就是这样了,如此看来,项飞同志,并没有嫖娼,他只是被女人看上,一切的活动,都是合法的。”

    叶小白笑望着穆月心。

    在叶小白的心中,当然也不想将项飞抓捕,要是因为嫖娼的行为,而被开除公职,那项飞的损失就大了。

    而且在叶小白的内心深处,男人和女人睡觉,哪怕是花钱了的,也是正常的,根本就用不着那么大惊小怪。

    穆月心也当然不想抓自己的这位老上司,点了点头,说道,“等下,我看看监控录像,就可以定案了。”

    “嗯,那你去看看。”

    叶小白点头。

    穆月心转身而去,即便她相信了姜春红的说辞,但还是要去看看监控,做事,必须要严谨,而且事实胜于雄辩。

    项飞却是盯着姜春红,“你……你竟然强了我!”扬起手,想给这个贱人一巴掌。

    姜春红却是抬起头,将脸递了过去,“对,我就是将你给办了,你如果心里不痛快,就打死我好了,总之,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却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喜欢。”叶小白却是一把将项飞的手腕抓住,“项飞同志,项大哥,打女人,传出去,你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龙组,何况,我们华夏的法律,只有女的被男人强了,才会立案调查,你是个男人,去报警的话,人家警察

    只会说,你丫的,赚了大便宜,还来卖乖,一边凉快去。”

    “额……”

    项飞一愣,也是啊,华夏的律法,性骚扰等,只是保护女性的,而男性这一块,则是空白。

    丫丫的,自己被非礼了,竟然还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项飞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项飞同志,项大哥,其实,这位姜春红女士,也说的不错,她们虽然是小姐,但也是人,要不,你就从了她吧!”叶小白咧嘴一笑,调侃起来。贴身狂医俏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