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泪痕之初〕〔大唐好相公〕〔勇者大魔王〕〔直播未来两千年〕〔护国公〕〔抗战之广陵密码〕〔毒妇不从良〕〔年年安康〕〔萌狐悍妻〕〔掌家小农女〕〔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大明略〕〔邪派掌门人〕〔副本入侵者〕〔赤兔记〕〔最强帝师〕〔天下豪商〕〔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军嫂逆袭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二送国书
    ,!

    到了二更天,鸳鸯已是来交接,那小婢女早已在帐外等的睡着了。彩莲离开之时,茱萸交代了一句,彩莲顺带给小婢女盖了一件小毯御寒。

    待得这褂子补完,早已是四更天了,茱萸又让鸳鸯拿了细刷来,细细刷了一遍这褂子,可不得,刷出一些残线头来,便又拿剪子剪干净了。

    鸳鸯道:“多亏着主子用心,这褂子的**,一时半会倒是真瞧不出来了。”

    茱萸举高了褂子,在灯前细细瞅着,“只要粗看还行,那便是极好的了。”

    才命着鸳鸯将褂子交给了小婢女,这身下一软,也是没了气力,一时竟就睡了过去。

    待得茱萸醒来,已是晌午,周筠生一早便来探视过,因见着茱萸正酣睡着,因而也未叫醒她,只吩咐了鸳鸯照看仔细了。

    这茱萸身子沉,一时用了气力神思,自然是一时半会补不回来。彩莲入了帐,恰瞧着茱萸一觉毕,因而又帮着捶捏了一番,也算替主子松松骨。

    不一时,茱萸呕了几口,也没甚胃口吃什么,因而这沈誉又被请进了帐内诊脉。

    沈誉细细诊视了一番,疑声道:“昨日胎像已稳,脉象也是平稳,怎么今儿个反倒虚浮起来了,莫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又或者劳了心神。可莫小瞧了这调养,也是非同小可。”

    沈誉边说着,边又开了方子。

    彩莲一听,急了:“这回该是不要紧吧?”

    “可还得仔细照看了,若是再累到一次,我便是神仙,怕也是救不好了。”沈誉边说边叹了口气。

    这厢,听沈誉如此说,彩莲忙跟着沈誉去取药,多是一些益气养的药剂。鸳鸯接了药过来,一边煎药一边唠叨着:“这主子若是有个好歹,可叫我们如何是好。”

    彩莲听了也不觉皱了眉头:“今儿个一早,听外头的人说,皇上好似亲自挂帅出城去了。”

    鸳鸯听了,忙将手中的炉子放下,作噤声状:“彩莲姑奶奶,可小声点,若是被主子听了去,可不得又要担了心事,这还怎么歇息恢复元神?”

    彩莲自知方才差些捅了篓子,忙捂嘴道:“现下主子身子最要紧,咱们可得伺候好了。”

    虽然沈誉说茱萸这症状可轻可重,可是茱萸素来就是个省心省力的主,素日饮食也算清淡,这饥饱也是适宜。这症状,若是搁平日,饿上几日,清理了肠胃方才使得。只是如今茱萸腹中怀有龙嗣,这一时半会,也无人敢应了断食的事儿,只怕是惹祸上身。

    彩莲与鸳鸯只得在饮食中调解着,这羹汤不断,想着法的清单又滋补。

    再说京师皇宫内,因着淑妃自缢,昊然搬到了别宫,而张黎儿也去了水月庵,便一时空了下来,现下便由闵氏住在此处。

    这日闵氏仍在殿内盼着周筠生的信笺,这一日日的盼了空,若说心下无怨,那定然是假。

    允喜慌慌张张地进了殿内,禀道:“主子,今儿个听底下几个美人在嚼舌根,说是咱们母国,又去了一道奏疏,说是催着皇上,若再不立您为后,那便即刻出兵,助勿洛攻打关海城。”

    闵氏睨了眼:“说话的可是如美人与萍美人?”

    “是了,主子明鉴,可不就是这两美人,在后台教唆着其他美人,说闲话呢。”允喜愤然道。

    如美人与萍美人因着是伍三郎之女,因而这军中的事儿,多少也有些耳目灵通。

    闵氏倒也不意外,只道:“先前叫你拿了二十金到外头观里供上神仙,顺带做个法,你可办妥了?”

    允喜道:“可不得不敢耽搁主子的事儿,那道姑说是早已供上了。”

    闵氏听了,方才略略安了心:“但凡真供上了,我这心下才能从容一些,不然也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允喜道:“主子还请放心,听闻这道姑名声在外,说是做法事极为灵验的。定然能叫主子心想事成。”

    闵氏听了,只笑了一声:“我倒是希冀,这李茱萸早死了才好,只是道姑说不能做死,只能做个死去活来,那也没法子不是?”

    允喜连连点头道:“明明是主子先跟了皇上的,这哪里晓得,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死皮赖脸缠上了皇上。您说,她一前朝的皇后,在宫中老老实实做她的太后不好么?偏生又跑去皇上跟前晃荡,可不是狐狸精转世么?”

    闵氏听了,鼻子里一笑,半响方道:“也不是我非要造这孽,可不是她把人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闵氏边说,心下边想着,这道观里供上还不够,暗地下,总归也该算计些事儿,才能事半功倍。

    这后宫如今虽是有几名美人在,只是周筠生从未临幸雨露,因而这后宫也就有名无实。而她闵氏,名正言顺的河阳王正妃,入了宫以后,却未受任何封后的旨意,就在这宫里不尴不尬的处着,旁人背后也是说不尽的闲话。闵氏私下,自然也是心急如焚。

    闵氏私下便与朝鲜的父亲书信了几封,闵万熏又与朝鲜国王商议了一番,因而连发了两道急书予周筠生。这面上看,口吻强硬,毫不客气,像是得罪了周筠生,可是闵氏心下明白,这也是唯一的机会了。但凡人都好好的,周筠生也是不会顾及她所想的。

    前些日子,闵氏瞧了父亲私信,因而才想到了找这外头道观的道姑来。这朝鲜系承大钺的国教儒学,对怪力乱神的事儿也是一个都不少。闵万熏深信,这神灵之事能助女儿登上皇后之位。而对于无路可走的闵氏来说,也正如救命稻草一般的急切需要这法事来。

    “只要事儿成了,这道观作法的事儿,那便是没有凭据的事儿。到时候,如何了解,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闵氏边对允喜说着,眼中发出了微微寒色。

    这才进了殿内吃了口茶,闵氏又见小宫女急急从外头赶来道:“启禀主子,方才前头来了消息,说是皇上挂帅亲自出城迎战了。”

    “什么?皇上亲自去了?”闵氏听了微微愣住,一时心下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大唐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