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明珠难寻
    ,!

    茱萸轻浅笑了一声,“你若是不认,也好。来呐,派一人将这位朱朱姑娘送回叶府。”

    薛巾听了哪敢耽误,听了娘娘的话,便忙找了个小太监上前领旨:“诺,奴才等定然办好这差事。”

    朱朱一听,一时也有些被唬住了。这但凡回了关中叶家,这自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她原是计划现行引起皇帝注意,进而顺利入宫为婢。可是终究还是失算了,才几句话的功夫,如今情势已然逆转,朱朱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

    话说,自南疆大败,都城被周筠生攻破了以后,这南疆举国又往天山以南迁都了百余里地,才算勉强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迁都以后,南疆国王因着被大钺此战重伤,不久也去世了。整个南疆的重担就落到了皇后热朵手中。

    因着国王也无其他子嗣,热朵直接自立为王,掌管了南疆国一律大小事物,因着行事果敢,南疆很快就从战争的泥潭中恢复了过来。

    这朱朱实则是女王热朵手下的一名侍女,因着为人机敏,深得热朵赏识。

    这南疆女王心下一直有桩心事未了——自从前些时日探子回报,说丹冉公主早已病逝,只留有一独女在世上,她便一心想要寻得流落在外的外孙女的踪迹,想着定要将遗落明珠接回南疆才好。朱朱便是被女王派出,前来寻找流落在外的小公主的。

    若是此番,被遣回了关中叶家,莫说是要遭受非人折磨了,那要是再靠近周筠生,也就是难事了。当年是周筠生亲手抓了丹冉公主进京师的,时隔多年,这许多事儿,怕也是无从查起,但凡想有个准信,也只得从周筠生身上才能找得了。

    想及此处,朱朱忙跪下叩首道:“皇上赎罪、娘娘恕罪。还望听奴婢细细禀来。奴婢自小就是没有父母的人。记事起,便是在大钺与南疆的边关要饭讨生活,甚至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晓。南疆战祸那一年,奴婢被歹人掳走,带到了关中,几经周折才算入了关中叶府为奴。那叶家的人,对手底下的奴才们,都是心狠手辣,娘娘若是真遣了奴婢回去,只怕是小命都难保。若是不回去,那这外头,也是没有奴婢可以呆的地儿。那奴婢还不如请皇上、娘娘,现下便赐死奴婢才好,也总比遣奴婢回去遭罪要强。”

    小小年纪,没了父母,就在边关要饭……朱朱的这番遭遇,不论真假,倒是真勾起了茱萸伤心往事。虽这朱朱还仍有嫌隙,但茱萸仍是心下有所触动,因而说道:“你便留下,在本宫手底下做个粗使吧。”

    未料到茱萸会如此说,余下人等,微微诧异,嘴上仍说着:“娘娘仁心德厚。”

    薛巾照着皇帝吩咐,给几十号的奴婢各自发了一串铜钱,便叫她们散了。御驾继续前行在回京途中,这荒郊野外,路并不平坦,颠簸的茱萸有些微微做呕。

    周筠生皱了眉头,给茱萸换了一个汤婆子,关切道:“你这样不适宜,不如咱们就地扎营,晚些时日再回京,也未尝不可。”

    茱萸撑着笑道:“耽搁不得,这会子若是扎营,万一又生变故怎么办?瞧着这叶家,也是蠢蠢欲动,按耐不住了要。现下最要紧的,当是你速速回朝,主持朝政大局才是,切不可叫人钻了空子。这年前能到京师,才是顶要紧的事。”

    周筠生道:“瞧瞧,我前头不是还说,这江山再好,也没你重要。若是要你如此劳累,那还不如这江山就叫他们胡乱拿去好了,反正如今你已经在我身旁,有你的地方便是家。”

    茱萸笑了声:“你呀,又说气话不是?好好的江山不要,非要跟我走,那可不得,是叫史家给我留骂名不是?如今谁都可以走,就是少不得你呀,筠生。”

    周筠生紧紧握住茱萸双手,动情道:“茱萸,我就是舍不得见你受苦。往前,是见你在苦海中,还不能救你,恨不得将千刀万剐才好。如今,可不是自个做主了,竟还要你替我遭这份罪,真当是叫我如坐针毡了。”

    茱萸轻拍周筠生手背,柔声安抚道:“你自有你的难处,这旁人不知晓,我还不知么?这一路上,你虽是笑着,心下又担了多少事。这前头虎狼还多着呢,偏生要一个人扛做甚?既然如今你认我是你妻子,那这也该是我与你一同担当的不是?”

    一语未了,周筠生将茱萸轻揽入怀:“知我者娘子也。”

    茱萸莞尔笑道:“有你这番话,我倒是觉着,也没这么难受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将那朱朱留下?”

    周筠生用下巴摩挲着茱萸头顶,宠溺道:“你做事,自都有你的理儿。管她是什么人,但凡你高兴了,那便是要将勿洛王后接到咱们皇宫里住,那我也决计没有二话可说。”

    茱萸“噗嗤”笑道:“你呀,又贫嘴。那艺筝可是凶蛮,先前关海一战,我也是领教过的,可是个狠角色。若是将她弄到咱们宫里为人质,那我还顶不乐意了。你说,整日见一张夫子脸,可不得是自个找不痛快么。”

    听茱萸说夫子脸,周筠生也禁不住笑了,“你这话说的,倒当真有趣,叫我想起恩师萧班来。当年我在他门下授业,也常与皇兄们说,他这脸面看着怪怕的呢。”

    茱萸笑笑,嘴里有些吃味儿:“可不得,还得顺带想起你的先王妃来了。”

    周筠生一听,笑道:“好了,我的娘子,可别翻了醋坛子。倒是我说话不小心了,可不得今后要多多注意词措,切不可叫娘子起了嫉妒之心。”

    “哟,周筠生,你今儿个倒是长能耐了,还能打趣我了不是?不行,我可不依啊。今日我可是气恼了,你也甭理会我了。”茱萸边轻声嗔念道。

    周筠生忙搓手讨饶:“小生不敢了,还望娘子原谅。若是再犯……”

    “若是再犯,你当如何?”茱萸忍着笑意,抬眼问道。

    “那我便上山,占山为王,你就做个压寨夫人。”周筠生笑道。

    茱萸哪里肯依,一时与周筠生打闹作一团。这御驾外的人,皆听到了皇帝的笑声,只纷纷垂了头,充耳不闻,只怕是犯了皇帝忌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