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一百七十七章 蕴藉几多香意(二)
    ,!

    彩莲瞧着不对劲,也不是这几日的事儿了。茱萸一早就留了心,一面使鸳鸯在外头打听了细事,这彩莲的事儿,茱萸心下也便深知了去。

    原来彩莲虽是自幼被卖入忠棣府的,实则家中也是有兄弟姐妹的。她有一长兄,名唤史迦,如今约莫二十八九的年纪,成日在外吃喝嫖赌,不理家业。彩莲这些年,暗中相助的家私,早已被这个兄长败光了。

    前些日子,史迦说是被彩莲的父亲撵出了家门,索性就在赌场存身。这会茱萸封后,他倒是也沾了便宜,又到处宣说自家妹妹可是宫里头的大人物,可是当今皇后跟前一等一的红人,还说这沈姓太医是自家的妹夫,妹妹即将入主沈府。

    这赌场里放贷的老倌也是个精明之人,查了这史迦的身份背景,便在赌场中设了个局,将史迦给套了进去。史迦欠了一屁股的赌债,家中自然也还不上这些数额。因而这几日这些泼皮无赖便上了沈家的门,讨要这债务来。

    彩莲如今只是与沈誉私定了终生,连纸婚约都尚无,就这样被自家兄长闹的没脸没皮了,可不得心下灰暗了。这些茱萸一早便知晓,可是也不挑破,全当为彩莲留个脸面。

    鸳鸯借故说要换屉熏香,悄然出了殿外。茱萸望着彩莲有些时候了,彩莲一时发了楞,也未发觉现下殿中无人了。

    “彩莲。”茱萸轻轻唤了一声,就如从前在忠棣府中那般的轻柔。

    “奴婢在。”彩莲忙回了神,福了一礼。

    茱萸笑笑:“彩莲,算起来,咱们处了也好些年头了吧。”

    “是啊,主子,自打您进了忠棣府,奴婢便跟您在一处了,十多年的光景,可不是弹指一挥间。”彩莲道。

    茱萸笑着吃了口燕窝水:“昨儿个,本宫替你求了皇上的旨意来,如今圣旨该是到了沈府了。”

    彩莲面上一惊,瞬时眼中噙满了泪水:“主子……奴婢不走,奴婢就留在您身边,一直伺候着您。”

    茱萸笑笑:“傻丫头,这宫里人人能盼着有出宫的那一日,可偏你就不想。”

    彩莲俯地道:“主子……奴婢这样的身份,怕是配不上沈太医……”

    彩莲的姿态很低,嬉笑怒骂的模样常见,如此这般,倒是头一次瞧见,茱萸心下未免也有些心疼起彩莲来。

    茱萸收了笑意:“彩莲,这外头的事儿,本宫原本不想提,你也是个脸面薄的人,说多了怕你要多想。既然是说到了此处,那本宫也得说几句了。你家的兄长可谓丧家犬扶不上墙,竟敢坏了你的名节,又往本宫身上泼脏水,实在是罪无可恕。本宫倒是想了,倒是要叫他再闹一闹,大家一同彻底没了脸面,再治他一个大不敬,杀头得了。”

    茱萸这话不紧不慢地说着,听着话不重,但彩莲知晓,这是真动了怒气:“主子息怒,奴婢家的丑事,还不值得主子动气。”

    “本宫已经着人去查了,你兄长去的乃是地下的赌庄,按着咱们大钺的法度,也可好好办这事。若是本宫直接出面帮着解决了这事,一则怕是朝中难免又生了闲话,二则也不想替你坐实了那些莫须有的事儿。因而想着,这事儿若是交给顺天府尹来处置,当是再合适不过。你瞧着呢?”茱萸说道。

    彩莲眼中的泪早已滚下,只是仍不抬头:“奴婢又哪里懂得什么,一切但凡请主子做主。”

    茱萸道:“无论如何,你那不成器的兄长,总该在顺天府吃些苦头了,才会长些记性。你若是嫁入沈家,家中也就只有你兄长与小妹两人,若是兄长有事,只怕你也会牵挂。因而你也尽可放心,但凡受够了教训,这史迦自会放回你家中。你也可转告你家中老父,一切大可安心。”

    彩莲连连点头:“奴婢竟然还要叫主子来操心这些个事,实在是没有脸面见主子了。”

    眼见着彩莲连磕了十个响头,茱萸也不拦着,她知晓这丫头的脾气。若是拦着,只怕是心里记着事,怎么都绕不过去了,权当是为着叫她心下能舒坦一些。

    “这沈家,上有沈老夫人,听闻是个难缠的人物。这沈誉要休妻,原是她不许的事儿。如今有皇上的圣旨在这儿,你可就是皇上钦点的人,那沈老夫人,自然也动不得你半分。这往后,但凡你入了沈府,受了丁点委屈,那就是同本宫、同皇上过不去,谅沈家人也不敢小觑了你。因而你心下多些宽慰,待得做了岁,便给你同沈誉办场风风光光的婚事。本宫这梅宫同样也是你娘家,可明白了?”

    茱萸这话说的真切,也是实实在在地替彩莲做了一番打算的。

    此时,鸳鸯来的恰是时候,才换了一屉香来,见彩莲红肿着眼,知晓是事儿已经说明了。

    “诶呀,主子,这燕窝水都凉了,可不得吃了。奴婢给您拿下去热一热吧。”鸳鸯边说,边拿起了小碗。

    茱萸抬手道:“不打紧的,鸳鸯,你这会子不需离开,但且留下来听着,下面的话儿也同样是说予你听的。”

    鸳鸯恭恭敬敬行了礼,便退到彩莲旁边,恭听训示。

    “你们都是本宫跟前尽心侍奉的人,莫说是这太医、大人们了,就算是个将军,那也是佩的起的。这世上,要攀龙附凤之人多的是,缺的就是真心真意之人。但凡那人有待你们真切之心,那便是最好的人了。沈誉也是个实在心肠的人,彩莲交给他,实则我这心下也是一万个放心。”

    彩莲点头道:“主子费心了。”

    茱萸继续道:“鸳鸯,那一日,在关海营帐,本宫面上说的是玩笑话,可是心下也是替你留意许久了,这张沐尧是先前张昭仪嫡亲的弟弟,这身世也算是大家。论人品,想来这些时日,你在关海也有所耳闻,有目共睹。你若是你觉着他人瞧着不赖,那本宫便也替你做个主。”

    鸳鸯听了,心下思忖着,这主子看人一向很准,但凡是个好赖,都逃不出主子的眼去。只是心下仍似有迟疑:“这张将军是个少年英雄,奴婢长他三岁,怕是不合时宜。想来张将军这样的人物,也当是喜欢美娇娘才是。退一步说,彩莲若是年后出嫁了,那主子现下身子还怀着,也需得有体己的人在身旁照料着,奴婢也只想尽心侍奉好主子,还望主子成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