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殿下,不哭〕〔地下城之使徒的噩〕〔女土司与奴隶二三〕〔重生之异能军嫂〕〔九龙圣祖〕〔网游版美漫〕〔请叫我战神(无cp〕〔恰似寒光遇骄阳〕〔游戏王之恶魔女王〕〔田园之以农御天下〕〔狂侃西游〕〔重生之投资之王〕〔萌师在上:逆徒别〕〔女镇长的贴身兵王〕〔天机并非不可泄〕〔妖孽主宰在都市〕〔丹师剑宗〕〔星际逆袭指南〕〔都市之最强仙人〕〔网游之最强法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思亲堂上茱初插(二)
    芷水显然是被芷若的样子给吓到了,一时吓得嚎啕大哭起来。茱萸忙搂住了芷水,往怀里抱着。安抚了好一阵,芷水依旧是抽抽搭搭,哭的不能自己。

    芷若瞧着,如今恶话已然出口,再留着用膳也便不合时宜了,因而起身便要往殿外走去。

    “芷若!”茱萸还是头一次在姐妹俩跟前,这样大声说着。

    芷若登时立在了原地,也不回头看她,两手暗暗撺紧了小拳头,此时若是有个沙包,真当都可以练起拳法来了。

    “是我不好,瞒了你们……”

    茱萸边说,边走到芷若跟前,瞧着她眼神倔强,这模样,倒是像极了小时候的她,一样的倔脾气,一样的不低头。

    “可是,母后也是当真喜欢你们俩,那便不想见着你们受伤的样子,因而想着,能瞒一日便是一日。”茱萸说的是心底的话,芷若这丫头,能听进多少,也全看她悟性了。

    芷若冷笑了一声:“皇后娘娘,难道不是你将我们母妃赶尽杀绝,趁机用那仇,将她化成灰烬了么?”

    “此话何人所言?”茱萸沉下声道。

    “彰华宫的闵妃娘娘说的!”芷若也不惧怕,只高声说道。

    彩莲与鸳鸯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两公主,平日不是教养嬷嬷在看,便是曦嬷嬷在帮着照料,好端端的,闵妃怎么就说了这些,她们自然是不得而知,可是这回,事儿到了头上,也便不得不装作不知了。

    彩莲道:“大公主,您冷静一些。娘娘若是有这样的心思害你母后,又何必对你们如此关照呢?”

    芷水从茱萸怀中探出头来,眼含着泪珠,茫然地看着姐姐,有些手足无措。

    芷若道:“这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了,自然是要做给旁人看的!”

    芷若的话,就如寒冬里的一柄刀子,悄然挖开了茱萸的心口,直指着要捅上一刀方才罢休。

    茱萸只得将芷水放下,安顿好了,方才起身道:“芷若,念你年纪尚幼,这有些事儿,母后自然不会与你们计较,可是你若这样误解母后对你们的心意,母后当真是要伤心了。”

    眼瞧着茱萸红了眼眶,芷水忙上前去,伸出稚嫩小手,轻轻刮开泪珠道:“母后不哭,母后可是眼睛疼了?不怕的,儿臣给您吹吹就好了。”

    芷水红红的两腮,一时鼓起气来,天真无邪地朝着茱萸眼角轻轻吹了吹。

    茱萸心下一时涌出一股暖意,忍着泪含笑道:“这声母后,叫的可真好听,没枉费母后疼你们一场。”

    眼见着茱萸这模样,芷若一时有些愣住,大约这是头一回瞧见平日里凤仪万千的皇后在她们眼前伤心,一时有些窘迫起来。

    茱萸从袖中拿出锦帕,掩了掩眼角,方才说道:“芷若,你心里若是有什么怨恨,那也是该的。本不该瞒你们什么,是母后自作主张了。可是芷若,你扪心自问,母后当真是这样不堪之人么?”

    芷若咬着下唇,只觉着口干舌燥,一时被问的垂下了头来,两颊烧红,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茱萸上前牵起芷若手,轻抚道:“丽妃命丧火场,纯粹是场意外,咱们谁也不想如此。如今,你是信也好,不信也罢,只是心下也无需慌张,这云梅宫,仍旧是你们的栖身之所。”

    芷若也不抽回手,只是楞在原处,“娘娘当真没恨过母妃么?”

    未曾想,这孩子会这样问,茱萸心下略略吃惊,面上仍是淡淡笑着:“这宫里头的事儿,从来都是说不清的,不是么?什么恨不恨,那也是我与你母妃的私人恩怨罢了,出了这宫门,那便什么都不作数了。这话,你现下不明了,没事。再过几年,你当是会懂的。”

    一语未了,芷若一颗浮着的心,好似一下落了地,忽然回到了桌旁,一面吃饭,一面吃菜喝汤,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甚至是烫了手也不自知。

    茱萸忙捧起芷若手,吹了吹,“可是烫了这里了?疼不疼?”

    听茱萸关切着,芷若方才察觉是烫到了手,脸比先前涨的更红了:“明明是您的手烫红了,竟还关心我为先。”

    原来方才茱萸见芷若回到饭桌上,因而又亲自端了汤在一旁,就等着再给芷若添一勺。这些,芷若当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嘴上仍强着,也不愿说一句好来。

    掌灯时分,茱萸遣了彩莲,送两位公主回了偏厢。

    鸳鸯边收拾着边说道:“这闵妃是越来越过分了,如今竟然使心眼到小公主身上了,奴婢瞧着都替主子生气。”

    茱萸立在门口,瞧着外头漆黑一片:“妖魔鬼怪,在这夜里,藏得再好,到了日间,终将是无立足之地,不是么?且让她再得意一时……”

    茱萸这话说的不重,听在鸳鸯耳中,却是不寒而栗,但凡是主子下了狠处的事儿,又哪里有没成过的。

    鸳鸯先帮着铺了床,茱萸也无睡意,只是靠着垫子,借着烛光,细细看着竹简。

    不一时,彩莲回来了,进了殿内就嚷嚷道:“诶哟,这个芷若公主,真是个小祖宗,一点都不好对付,奴婢才去了偏厢那么一会,半条小命可就没了,可把奴婢给折腾的。”

    茱萸放下竹简,笑道:“怎么,彩莲姑奶奶是在怕一个孩子么?“

    彩莲耸肩道:“都这时候了,主子还有闲心开奴婢玩笑,奴婢听着,倒是放心许多。今儿个,这芷若公主,今儿个当真是有些放肆了,也就是娘娘,并不同她计较在一处。”

    茱萸听了,苦笑着摇头叹道:“终归不是这两丫头的生母,要她们体谅本宫的难处,本就是不易。可是你别瞧这芷若年岁小,外头瞧着,像是被一时蒙蔽了脑子里头糊里糊涂的,可是还晓得关切本宫,手烫不烫。这孩子本性还是极好的。”

    说话间,阿德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在殿外跪禀,“主子!主子j上来了!”

    远处薛巾的尖细声在云梅宫响彻开来:“皇上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大千劫主〕〔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