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娇妻:总裁爹〕〔大明影侯〕〔林梦雅龙天昊〕〔重回五零当军嫂〕〔名门贵妾〕〔学霸蜜爱小青梅〕〔重生之末世凌薇〕〔八零之蜜娇军宠〕〔洪荒之计都魔君〕〔重生空间之全能军〕〔覆手〕〔这个杀手他有病〕〔都市全能系统〕〔漫威之反英雄〕〔大唐乐圣〕〔我的鬼恋〕〔无敌小皇叔〕〔动力之王〕〔变身在漫威世界〕〔我的超级神队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一百九十四章 断肠人(二)
    ,!

    茱萸能在府中停留的时日有限,因而也预先逐次分派了一应事务。到了第二日,亲友俱全,茱萸一人独坐在房中多时,彩莲与鸳鸯来催了好几道,方才缓缓出了房门。

    这往日宗族里又羞口的,羞于走动的,又或者惧怕见宫里来人的,如今都在这院中齐聚。茱萸也不愿多搭理,只是强撑着精神气,料理完一众后事。

    到夜半鸡叫,吉时到,共有四十九人上来请灵,都是李氏宗族里的青壮年,李玖詹与李玬皆在其列。

    前头明牌上写着“诰封一等国公府”,这是昨儿个夜里,周筠生亲笔写了着薛巾送出来的。

    灵柩两旁皆是宫里出来的侍卫,这一行浩浩荡荡,排场可谓十分宏大。又因着一应陈设都是内务府新赶出来的,因而瞧着虽是丧事,却也是十分光艳。茱萸心下哀伤,自也无心留意这些。

    送殡的除了李玖詹与李玬,这朝中但凡叫得出名字的,诸如叶之章、张冲之、公孙展,樊少华、木郡王等皆有在列。昊然刚从南方赶回京,才与周筠生回了话,也同来了送殡。

    余的还有西海郡王的孙子、淮南王的儿子、钱将军与武至派来的亲使,以及西宁侯世子等,来者举不胜数。

    送殡的人算算,光是红顶大轿就有二十余顶,小轿数十顶,还有其他车辕,不下百余辆。连着这府里与宗族派出来的小厮、执事,以及宫里头派来的人,这一路浩浩荡荡,延绵四五里远。

    不过一里路,有丧棚搭着,瞧着富丽堂皇,这是叶家搭的棚祭。再往下看,是公孙家的,张家的,樊家的等等。后头还有西海郡王、淮南王等等,都各自设了祭棚。

    这京师里的人,这会子瞧着,忠棣府的大殡浩浩荡荡,纸扎的金山银山举不胜举,一路从朱雀大街往上而去,早有官衙通报,这百姓只得在旁看着,皆不得上前滋扰。

    灵柩到了李家祖坟,便下了葬。其实诸人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茱萸也一改顾不上了,只觉着心下空落落的,似还是不能置信李耿已然去世的事。

    到了夜间,总算是完事,回了忠棣府,茱萸净了手,彩莲服侍着换了身衣衫,抖了一身灰,躺在榻上一时喘着气,今儿个当真是累坏了。

    彩莲剪了烛芯,罩上白色纸罩,却见着门口有人影,定睛瞧了,原是李婵来了。因而彩莲、鸳鸯先行见了礼,便退出了门外。

    李婵这几日瞧着茱萸模样,这才几天的功夫,脸就消减了一圈,这可不是叫人心疼的紧。见来者是李婵,茱萸强打了精神要坐定,被李婵轻按着躺回了榻上:“娘娘身子不爽,何必又起身,倒是见外了。”

    茱萸握住李婵手道:“婵儿,你告诉我,这是不是梦?是不是爹爹并没有亡故,我只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罢了?”

    李婵蹉叹了一声,轻抚茱萸手道:“娘娘……节哀。”

    这一生节哀,倒是又说到了茱萸心口上,一时难过的无以复加,只趴在李婵怀中又啜泣而起。

    半响,瞧着茱萸静下了一些,李婵方才起身,给茱萸倒了一杯热茶:“娘娘喝一口,缓一缓。”

    茱萸接过茶去,瞧着茶中倒影,苦笑道:“曾经都是你遇着了麻烦事,来找长姐帮忙。却不曾想,如今长姐倒是要依赖你了。婵儿,你当真稳重了。”

    李婵服侍着茱萸喝了口茶,方才将茶盏放回:“娘娘言重了,许是这些日子当家久了,总归有些硬了心肠罢了。”

    茱萸思忖半响,方道:“如今爹爹去了,咱们在京师里的铺子便关了吧。这府里办完丧事还有盈余的钱,便都分了府里诸人,遣散了吧。你再带着姨娘,去关海,投奔武至而去吧。”

    “娘娘……”李婵摇头道:“臣女终究是忠棣府的人,这离了忠棣府,那便哪儿也去不了。”

    茱萸轻咳了一声:“婵儿,这京师是非之地,你还是早些带姨娘走吧。现下不走,以后若是走不了,才是麻烦大了。”

    李婵垂头福了一身:“娘娘现下是什么情形,民女也听说了一些,此时若是我们都走了,娘娘身边又还能有什么放心的人来。在京师虽是日子会苦一些,可是多少也与娘娘有个关照不是?”

    话音落地,茱萸直叹气道:“想来你也听闻,朝鲜前些时日江山易主了,这闵妃今时不同往日了。即便是皇上,但凡行一步,都得细细琢磨透了才好。如今朝鲜使臣仍在京师中等着皇上一声交代,想着我这样的气性,只怕是废后也是早晚的事儿。”

    李婵忧虑道:“娘娘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好不容易才回了京师,皇上又怎么会轻易废后呢。况且,咱们皇上足智多谋,总归会想出个法子来的,不是么?”

    茱萸笑笑:“婵儿,你就莫要宽慰我了,终究不过也是过眼烟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只是盼着,莫要殃及了你们才好。”

    李婵拱手道:“娘娘,臣女愿与娘娘同进退。这自个逃到关海去,留娘娘一人在京师里头,又算得什么理儿?”

    “婵儿,莫要意气用事,该走的时候,还得走。”茱萸回道。

    听茱萸这样说,李婵忽而想到了什么,又说道:“爹爹去世前,家里来了几名西域商人,说是做香料木材生意的,可是我却觉着他们看着不像。”

    “哦?还有这事。”茱萸轻声应了一句。

    李婵点头道:“这些人,也不知是怎么的,竟然与爹爹也有交集。可是自臣女记事以来,就不曾记得爹爹有这样的朋友过。可是那一日,也确确实实是爹爹将他们带入了府中。”

    “你的意思是,爹爹的死,与这些西域商人有关?”茱萸疑惑道。

    “是了,爹爹见了这些人以后,就抑郁寡欢,也不进膳食,只是整日在房中呆坐着,甚至还见他流了泪。你知道的,爹爹这个人,从来不在咱们面前示弱的。”李婵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