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不由己,总裁情〕〔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海贼之最强王者〕〔重生七十年代:军〕〔不死剑修〕〔绯色升迁图:崛起〕〔妙手小村医〕〔宠爱100分:腹黑甜〕〔美女总裁的超品高〕〔快来扶我〕〔花都逍遥医仙〕〔逆流2004〕〔穿成美男子〕〔神级黄金手〕〔最后的神徒〕〔绝世神医:鬼帝的〕〔快穿系统:男主别〕〔修真传人在都市〕〔哈利波特之学霸无〕〔1胎2宝:墨少,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二百零五章 西出阳关无故人(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彼时,正是犒赏御林军之时,皇宫内守备薄弱,暴乱士兵直捣入皇宫,直接包围了乾曜宫,与皇帝要个说法。

    宫内登时又乱作一团,宫女太监乱窜作一团。云梅宫原是有侍卫看守,却不知怎的,有暴徒从侧门而入,侍卫死伤大半。

    鸳鸯与阿德在内殿听着外头厮杀成一片,跪在地上皆是急得冷汗涔涔。

    茱萸沉声道:“你们怕什么,无非是吃不饱饭的一帮可怜人,只多抢些值钱的玩意儿。”

    正说着,却见有人一脚踢开了殿门,迅速进来了二十余人,将茱萸等包围了起来。

    茱萸起了身,一手举起烛灯向为首者照了一照,细细瞧了一番,方才笑道:“本宫还当来者何人,原是你啊。”

    此时吴保钺站在茱萸跟前,本是来势汹汹,听话音一落,一时竟消了一些气焰:“皇后娘娘,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自前次关海军中,吴保钺感染天花,后在净室内,多亏着茱萸帮忙照料,如今已然痊愈。之后,吴保钺自请调回京师,又入了京师内卫营做了一名副官。

    茱萸浅笑道:“前些日子,倒是听闻你自请调回京师,听闻在内卫营任职了,没想着,如今是这样的方式见了面。”

    吴保钺拱手先行了一礼,又指着身后的士兵们道:“我身后这帮兄弟们,已是好几个月没吃饱饭了,若不是到了年下,这家里都等着米开锅,又怎会出此下策呢。”

    茱萸又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二十余兵士,堂堂的大钺内卫营,却是个个面黄肌瘦,莫说是今日叛变了,那便是真有外敌入侵,就这样的兵士来守备京师,只怕是只有投降的份儿了。

    茱萸疑声道:“朝廷这些时日也是度日艰难,听闻中书省好不容易调来了一批粮饷到户部。户部不是今日下发到内卫营各分营了么?为何又说是没有粮饷呢?”

    吴保钺听了这话,心下登时窜起一股火气,一剑便将殿门口的矮几劈成了两半。鸳鸯与阿德见状,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茱萸轻拍了鸳鸯手背,示意她莫要惊慌。

    “保钺,本宫虽然是个女人,可也好歹是一国之母。这内卫营的将士们若是受了什么委屈,本宫自然也该听一听不是?”茱萸柔声说道。

    茱萸沉着应对着,倒是也叫这帮方才怒气冲天的兵士们冷静了一些。

    吴保钺恭谨道:“如今这内卫营的代表,已经前往乾曜宫,去向皇上请命了。户部,确实是调了一批粮食来,可是这粮食里,都掺杂了砂糠等物,又如何食的下口。娘娘睁眼瞧瞧这里的可怜人,哪一个不是家里有老有小,需要这粮食来裹腹?他们兢兢业业地守着京师城,朝廷就是这样对待他们的么?”

    话毕,有士兵们高声道:“就是!朝廷当我们是什么?这粮饷,怕是连畜生都不会吃,竟然发给了我们内卫营,可不是故意的么!”

    茱萸心下沉思,这粮饷筹措,多半是叶之章的活儿。粮饷也该是从叶家内仓调用的,按着叶家往日收粮的规矩,断不该有这样的粮饷上交户部。想来,是叶之章又在里头大做文章了,茱萸边想着,边蹙着峨眉,久久难以释怀。

    “皇上是明君。”茱萸缓缓说道:“你们的难处,但凡上禀天听,皇上定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是纵使你们心下再怨,也断不该进到皇宫里头来。这开工没有回头箭,你们可晓得?”

    诸人面面相觑,又有人喊道:“吴副官,不如将这娘娘也给杀了得了。反正咱们已经乱了,也不差多杀一个不是?”

    听着这声响,鸳鸯心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忙往茱萸身前一挡。茱萸轻拍鸳鸯肩头,附耳道:“莫慌,一时还乱不了。”

    茱萸理了理发鬓衣冠,沉声道:“如今你们擅闯云梅宫的事儿,本宫就当没瞧见,你们也从未进过这里。若是知晓轻重,不如还是你们自个退出为妙。你们的难处,本宫听到了,皇上自然也该听到了。皇上以仁德治天下,自然也回解你们的难事。你们只需卸去武装,都往乾曜宫去负荆请罪,想来也没有难为你们的理儿。”

    此时,不知是谁跑了进来喊了一声:“不好了,韩平将军领着人包围了乾曜宫,咱们往乾曜宫去的兄弟都被拿下了!现下都在殿内看守着!”

    是阿平来了,茱萸心下暗暗舒了口气。前次周筠生从关海回京,阿平便又被派往南诏平乱。这南诏此番叛乱,也是不好收拾。如今能及时赶回京师,倒当真是不容易。

    登时,有士兵拿刀劫持了茱萸,将刀架在其脖颈处,“吴副官,您就甭犹豫了,现下咱们还有活路可走么?自打咱们揭竿而起那一刻起,那便是将性命提在手上了。不如就将这皇后给一刀砍了,再抢些金银珠宝,咱们便杀出宫去!”

    “军爷!不可!皇后娘娘身子金贵,你切不可伤娘娘半分!”鸳鸯急得也不知怕了,忙跑上前去呵斥道。

    士兵笑笑,又将刀子往脖颈处压了一压:“到京师守备报到前,爷们也没练过刀子,若是差池了半分,也是被你这个丫头给吓得。”

    听他如此说,鸳鸯只得噤了声。

    吴保钺道:“猪仔,将刀放下!”

    士兵的手并未松开,只道:“吴副官,您再如此优柔寡断,怕是兄弟们都要与您陪葬去了!”

    说罢,余的士兵们都起了哄:“吴副官!下令吧!咱们杀了这皇后!夺了钱财就出宫去!”

    吴保钺并不想伤害茱萸分毫,皇后予他是有恩情在的,不说报恩如何,至少也不能害她性命。可是如今士兵们的情绪不稳,又逼着他不得不做决定。

    茱萸见吴保钺在犹豫,想着需得稳定这些人的情绪,因而沉声道:“保钺,钱财都是身外物,你与兄弟们都拿走就是了。都放在内殿的箱子里,拿了就快些走。若是要跑,莫走正门,从西边侧门小道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