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在都市〕〔邪王盛宠:神医妖〕〔我的老婆是狐仙〕〔武极神王〕〔一路仕途〕〔最强小农民〕〔恶魔就在身边〕〔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重生校园:帝少,〕〔僵爱:僵尸王的新〕〔都市红粉图鉴〕〔三玄天〕〔惹火萌妻:总裁老〕〔符箓封神〕〔斗破之反派养成系〕〔绝世仙帝〕〔巨星小甜妻:前夫〕〔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完美时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二百三十三章 遥山眉妩(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茱萸笑笑:“你这话说的,我倒是听不懂了,怎么你就笃定,那是钺国来的丑陋男子呢?”

    朱朱道:“我自然是不会轻易说这样的话,想着横竖是许多人来,为何要管这样的闲事,况且如今夫人是女王看中的人,朱朱自然也不敢随意说错话,不仅仅是要白操心,怕还要惹得旁人咒骂来,这反倒也是得不偿失不是?”

    茱萸道:“若是我,那自然也是乐意做个好好面相之人,得乐且乐,有笑便笑,一概是非都不要去招惹才好。看着什么是一回事,是否在心上可是另一回事。”

    “夫人一向心善,奴婢能被指着过来伺候夫人也是奴婢的福气。因而有了事,不论如何,也不敢随意隐瞒。为何奴婢敢断定那是钺国来的人,那是因着尚还在钺国皇宫的时候,奴婢在不远处,似是见过此人一面。因着面貌实在丑陋,因而不免多看了几番,不想,倒是在阿苏城,又得见了,这可不是见鬼嘛。”朱朱福身道。

    茱萸嫣然一笑:“我倒是也听不大懂,你在说些什么,我识得的人里头,倒也无面貌丑陋之人。钺国王宫,若是面貌丑陋,怕是连宫门都进不了,更别提是什么样的人了。因而我这耳里听着,也是有些糊涂了。倒是不知你所指为何。”

    一语未了,却见着朱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请夫人宽恕朱朱无礼之举,朱朱所为,也权当是万般无奈。如今说这些,并非是要威胁夫人,亦或者谋害夫人什么。夫人晓得的,奴婢是女王手下出来的,自然也不会存了这样的心思。可是如今的局势,想来您一个外乡人都看的真切,如今的南疆怕是要翻天覆地了。这前番,香黎王妃,只不过是失了礼数,便受了这样的重责,这也是前所未有的。虽然多少是因着女王看重夫人,可是想来更多的是这除掉王爷之心更甚。”

    茱萸笑着摇了摇头:“听你如此说,我倒是心下松了口气,还以为你是要替女王来捉奸细来了。原来不过也是个痴情女子……”

    “夫人……”朱朱一下就被茱萸说中了心事,方才还口若悬河,一时便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茱萸道:“你自不必多说,我也瞧得出来,你对你们这六王爷的心思可不一般。前番这红玉之死,可不就是因着你一番维护宋玉的心思么。是了,我这个外乡人如今也是瞧出来了,这南疆的领土,如今有女王,便不能留王爷;有王爷,便不能再有女王。两人早已是不是面上那般宁静,早已势同水火不是?女王要除了宋玉,那也是早晚的事罢了。”

    “是了,奴婢原是女王的人,因而这些话,无论如何也不得在女王跟前说,只怕是说了只徒添女王疑心,怕是以为我早已被宋玉收买,做了背叛之人,倒是怕是百口莫辩了……”朱朱边说,边紧咬着下唇,一时又有些伤神来。

    茱萸说道:“你顾虑这些,也并非没有道理,若是由你去同女王开口求情,怕是女王不仅不会放过宋玉,还会加大对你的疑心,只怕是到时莫说要救谁了,自个都要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可是你就没想过,若是由我来说……女王就不会杀了我么?”

    茱萸边说,便沉下眼,望向朱朱,这里头有太多的未知,困扰在心间,她希冀朱朱能将这背后的事一并都说出来,也好叫她讨个明白。

    朱朱垂下脸来,思虑再三,自然仍不敢实情相告,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既是求了夫人,那必然是有九城的把握的,只要是夫人开了口的,女王断没有不应之理。况且奴婢也别无所求,无非就是想留王爷一条性命罢了。”

    茱萸微微笑道:“九成的把握……那剩下的一成呢?”

    听罢,朱朱登时涨红了脸:“我愿以命换命!只求夫人能帮此忙。”

    一语未了,茱萸心下早已是叹了气,好一个痴心的朱朱,以命换命,可是这王爷,又值得如此相待么?只怕是一片芳心错付,倒头来反误了卿卿性命。不知为何,茱萸一时想起了彩莲,想到彩莲的惨死,一时心塞的很。

    “朱朱,你可知晓,是宋玉亲自相求,我才在女王面前说了一句闲话。”茱萸缓缓开口道。

    朱朱屈身道:“夫人所说,奴婢怎会不知晓。当日还是奴婢亲自送王爷出的思馆,这里头的事,自然也能猜到几分。”

    “既是如此,你又为何要飞蛾扑火,一定要蹚这趟浑水呢?”茱萸说道。

    朱朱眸中的光彩一下暗沉了下来:“先前在钺国的时候,我所说的,并非全都是假话……奴婢确实自幼没了父母,就是在恒风城长大的。后来一路要饭到了阿苏城,幸得宫里头的管事垂怜,一次偶然机会进了宫。初入宫的日子很苦,什么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这宫里头从来多的是势力小人,自然也没少受委屈。记得有一次,我就这样在殿前哭泣,那一日下着雨,很大很大。王爷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撑着纸伞,替我挡了好一时的雨……”

    朱朱边说,边望着前方,好似又看到了多年前的雨夜,她是那样的无助,害怕。宋玉就撑着伞,站在她上方,什么也没说,可是却比什么都能温热她的心。那一刻开始,她知晓,她是沦陷在了宋玉的柔情似水里。虽然他并非有意于她,可是她仍隐隐觉得,想为宋玉做些什么。

    “朱朱,想来你这一路也甚是不易,我也便不再难为你什么。只是有一句,我还想问你,我与女王之间,究竟还隐藏了什么秘密?你们究竟在图谋什么?”茱萸轻声问道。

    “这……”朱朱面上满是为难。

    “其实我早就知晓,就连我那云梅宫里的鸳鸯,都是你们南疆派来的人,是么?”茱萸说话的声儿并不大,落在朱朱耳中却是一股威严之气。

    朱朱道诧异道:“夫人怎会得知……”

    茱萸道:“如此早就将鸳鸯安插到我大钺皇宫之中,一步步接近这钺国宫里的权利中心,不可不谓用心良苦。若不是那一日,见你在她房中讨教针线活,我倒是还不会起这疑心。钺国做女红,女子从来都只会用右手缝制,可是那一日,鸳鸯在锻布上绣的花样,竟是左手绣出的痕迹,往日里用惯右手的人,自然难再用左手,做出来的手艺也会生疏许多,这些倒是叫我不得不在意。后来我便着彩莲去查了宫里内务府的档案,得知鸳鸯可是在大破阿苏城以后才入的皇宫。而举荐她的热门,竟然是早已该在死亡名录上的一名老嬷嬷......这不过都是有心人安排的,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