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眼神卫〕〔六味人生〕〔第一强者〕〔八号官梯〕〔绝世兵王〕〔穿梭在电视剧〕〔伊本毒物见你封喉〕〔通天神捕〕〔正版修仙〕〔冷教授的舞美人〕〔冷艳总裁的至尊老〕〔无极限通灵〕〔至高使命〕〔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大荒录〕〔重生空间之少将仙〕〔一剑独尊〕〔超级制造商〕〔火影之大美食家〕〔始于太康七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二百四十一章 堂前多儒谷(二)
    ,!

    陈道南忙摆手道:“不敢,皇上文韬武略,老朽早有所闻。若不见弃,不如到茅舍一叙如何?”

    周筠生与阿平已是行了一天的冤枉路,自然也是求之不得,因而道:“那就多有打扰。”

    说罢,两位老者带路先行,周筠生与阿平随后紧跟。穿过荒野,登了石阶,循曲径而去,不知走了多久。竟如来到一处世外桃源,只见着两旁松柏参天,茵草遍地,繁花点缀,不时有林间小鹿窜过。

    陈道南向前一指道:“前面就是陋舍了。”

    周筠生定睛一看,青阶红墙,临绝壁而建。往里走,斋房禅洞三间。再抬头细细看去门上面挂着一块横匾,“青峰洞”三个大字苍劲有力。

    这时,有一小童迎面走来,向陈道南打了个揖道:“先生,饭食、净室,均已备齐。”

    陈道南说要去内室打坐静思,因而便先告辞入内。独留凌苏与周筠生、阿平等三人在屋内用饭。

    待得进了食,寒暄一番之后,周筠生将皇后被掳,又如何与凌子秦相遇,大闹恒风等事予凌苏一一道尽,凌苏一时感慨万千。

    凌苏道:“皇后的事情,老臣早有耳闻,皇上也无需担忧,既然道南兄开了口,那这事儿便算成了一半。不过,时不至,事不济。天下事如同棋枰之形,弈艺之理。有道是一局为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者,阴阳黑白是也。两仪且又生四象。四象生水、火、山、泽、风、雷、天、地。可是,当今天地不交,万物不兴,震移本位,方才是祸乱根源!”

    周筠生道:“是了,朕也知晓,这本位倒置,方才是大祸。因而前些时日,颇费了些功夫,铲除旧式门阀,如今行的是新政,自然也是新象了。只是朕尚还有一事不明,既然您与陈道南是好友,又为何不让他助您回大钺呢?”

    “说来话长,我俩虽是好友,可是这终归也是两国的国事。南疆先王予他有恩,因而至今仍在南疆境内驻守。而老臣,当初未完成先太皇遗愿,也是愧对大钺,愧对皇上,实在也是无脸再回京师了。”凌苏边说,便拾起墙角的节帐,上头大钺的九龙旗早已不成模样。

    周筠生一时动然,握住凌苏斑驳苦手道:“我大钺有你这样的贤臣,实在是有三生有幸啊!”

    说罢,竟也一时红了眼眶。这一路上,未与鬼伯走散前,他倒是也听闻了一些凌苏这两年的近况。南疆王还在的时候,要为他娶一门亲事,却被凌苏绝食抗议,而最终未能成行。而后,又以金银财宝来招安,凌苏更是不为所动。

    待得到了热朵当政之时,凌苏几次三番违背热朵的旨意,自然也就没好日子过,几番被流放至郊野牧羊,都是暴雪暴雨的天气,可就是这样,也没能把凌苏的膝盖给打弯了,据说凌苏至今未肯跪过热朵。

    这样的气性高洁,这样的铮铮铁骨,自然都叫周筠生心下十分感动。君臣二人彻夜长谈,诉说着苍生大计。

    到了第二日,凌苏一早便赶回野地放羊。而周筠生起身,用过饭,背起佩剑便带着阿平来向陈道南辞行。才进内室一看,只见陈道南正在侧卧沉睡。有一童子在床前侍候。

    周筠生想着不便打扰,便道:“不知道陈先生何时起床?”

    童子道:“师傅一睡,少者三五日,多则三五月。不到时间,即是唤他也不会醒的。”

    周筠生心下暗暗称奇,也难怪都称陈道南为儒圣再世了,果然是与常人不同。

    周筠生与阿平由童子带路,一路出了青峰洞,骑马不过三里路,便瞧见鬼伯等人踪迹,忙将他们喊住了。

    鬼伯等人也在这荒野寻了周筠生多时了,瞧见皇帝安然无恙,方才安下心来,一行人继续上路,直往阿苏城赶去。

    不过一日的光景,周筠生便到了阿苏城,才到了城门口,便有一褐色长袍男子在等候,见了便先行了礼:“敢问公子,可是青峰洞而来?”

    周筠生颔首:“正是了。”

    那男子忙又与诸人见了礼:“陈先生吩咐了,小的特意在此恭候各位,还请随我等来。”

    说罢,周筠生跟着这人来到一街口巷陌,待得到了一处小院,只见着上头挂着“函苑”的牌子。里头的仆从见来人了,忙都迎了出来,就此,几人算是暂时安顿了下来。

    此时已是人间四月芳菲将尽,院中的雪樱已然落尽。茱萸心下有些惋惜,想着天山之行未能成行,惜未能见着天山的山樱,心下也有些寥落。

    这日,茱萸不见朱朱来屋内伺候,便披衣靸鞋往朱朱房中而去。却见朱朱此时尚在衾中。只见这朱朱两眼微红,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的膀子落在被外头,茱萸想着,许是这些时日累坏了,因而便轻轻帮她盖上被子。

    朱朱实则早已行了,觉着有人,便警醒了过来,翻身一看,见是茱萸在,忙下了塌请了安:“奴婢该死,这个点,竟还在房内偷懒,还请夫人责罚。”

    茱萸笑笑:“天儿尚早,院中也无事,你便多歇一歇也无碍的。”

    朱朱哪里肯,忙起了身,便扶着茱萸回了主卧之中,服侍其梳洗。待得洁了面,朱朱递上皂角,茱萸道:“今儿个面上有些干,倒是不用搓了。”于是要了手巾来擦手。

    朱朱又递上青盐,茱萸擦了牙,漱了口,方算完事。朱朱便多问了一句:“夫人今儿个要如何梳头呢?”

    “横竖梳一个倾髻便是了,今儿个我想进宫去求见女王。”茱萸说道。

    朱朱心下吃了一惊:“好好的,夫人怎么想着进宫去了。奴婢倒以为,您最不喜进宫内呢。”

    茱萸笑笑:“这宫内是非多,难得思馆清净,自然不会去讨烦来。只是想着,有多日不见女王了,心下也有些挂念,因而便想着进宫看看。”

    朱朱道:“女王恰是留了令牌给夫人的,但凡夫人想进宫,随时可去。”

    谁知,朱朱才要出了门去着底下人准备着,一个脚步不稳,竟摔了一跤,直喊着腹中疼痛,茱萸忙命人喊了大夫来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大唐颂〕〔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