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人来鸟惊(一)
    ,!

    “来了!来了!“阿苏城城门口,呼声四起,人们纷纷涌向大路的路口,一眼望去,这人流足足有一里路之多。只见着这拥挤的人群,主动让出一条中间的主道来,大家都在两边看着,翘首以盼。

    原来是吹锣打鼓的队伍已经在阿苏城外的分岔路口会合了,一时间,这阿苏城周遭有如从天而降大喜的事儿,锣鼓喧天动地。听着声响,越敲越近,一瞬间就把一切的噪杂声都给淹没了,把阿苏城内的集市气氛撩拨得更加火热起来。

    一张约莫二丈宽的红色长幡,由一群吹鼓手簇拥着,率先进了城门。只见着长幡乃是镶着白边白字,写着“喜迎弥勒佛祖“的字样。紧随其后的十面神幡同样高大威武,色分红、橙、黄、绿、青、蓝、紫、粉、翠、橙等,一面面的神幡绣的都相当的精致大气。

    有的顶着生动的莲朵,有的悬着鲜艳的流苏,有的垂着长长的飘带,彩线满绣的流云海水、花草鸟兽,围绕着一行行或白或黑的斗大汉字“弥勒菩萨摩诃萨“等字样。下头皆以南疆文字作备注。

    每面神幡前都有数人抬着一尊佛像。神幡佛像之后,便是杂耍的人,各色艳妆的队伍载歌载舞,变换行列,煞是好看。路两旁人群涌动,喝采叫好不绝。

    最热烈的一声满采,抛给了手持头幡的那位壮汉。二丈长的幡旗,碗口粗的撑竿,加起来重量不下百斤,他竟把竿底顶上肩头、前额和肚皮,高高的幡旗摇摆着看看要倒,惊得人们尖声怪叫,他却快移脚步,轻扭身躯,刹那间恢复了平衡。

    “南疆民俗果然粗犷,也就难免粗俗!“周筠生身着茄色披风对阿平附耳说着,力图压过震耳欲聋的锣鼓响。阿平连连点头,一时因着杂声太响,也不敢对着周筠生说大声了。

    猛然间,一派箫笙管笛,歌声袅袅,又一队人马进城来了,长长的黑色头幡上,一行白色大字格外醒目,上头的文字既不是汉字,也不是南疆文字,乃是勿洛的文字。周筠生粗粗认得几个,约莫是敬神之意。

    犹如海面刮过一阵烈风,人群中顿时卷起一重蜂拥的大潮。围观的百姓们,一时间你推我拥,拚命朝前挤。后边有人双手合十,口中念着佛经。前排又跪倒几位老妇人频频叩头。

    原来,头幡之后,那绣满绿竹、白底红字、大书着“南无南海观音菩萨“的神幡,飘然而至。

    只见着幡下的菩萨却是由真人所扮——云髻高耸,头上系着一条雪白的丝巾,两绺青丝轻飘飘地垂向胸前,细眉入鬓,杏眼半垂,朱唇微努,虽是粉腮娇艳,眉间一点佛痣红却衬得一点也不流俗。

    那扮者,一手托净瓶,一手持柳枝,一动不动,活脱脱是个观世音神像再现。也难怪喝彩声如雷鸣,甚至压过了锣鼓吹打。

    “好一个南海水月观音!“阿平瞧得心下一时感慨,禁不住也跟着拍掌喝彩。

    周筠生亦道:“宝相庄严,真如青莲化出,狮驯象伏,令人澄心净虑。”

    阿平道:“想来是勿洛歌女扮的观音,这般模样,瞧着也不是一般歌女。”

    周筠生摇头,附耳朝阿平说了一句,阿平登时大惊,只睁圆了眼望着这队人马渐渐远去。

    是了,阿平倒是没有说错,这自然不是一般的人。可是又岂止是什么歌女,来人正是勿洛的皇后艺筝的部族堂妹,如今耶律齐的新宠艺璇了。周筠生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倒不是因着何等猜测,全是凭着她发上的那支木头簪子,乃是当年艺式部族的族长信物。如今来者既然不是艺筝皇后,那自然便是她的堂妹了。

    既然如今宠妃都已经到了阿苏城,那耶律齐也定然是紧随其后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就瞧见耶律齐的人马在后头跟着进了城内。周筠生拉着阿平垂下了头,暗暗退后了几步。今儿个原是想趁着这集市人多,想先趁机潜入思馆看个究竟。

    今儿个既然是耶律齐也到了,那这思馆因着靠近王宫,怕是守卫自然也落不下了。周筠生边想着,边又吩咐了阿平什么,请他回去通知鬼伯等人,计划生变,只得再待时机。

    这时,只见着一个穿绿衫的小姑娘冲进了城内,象条一片飘叶似的从人群的夹缝中钻过,极力向前追赶。因着赶得急了,她早已是汗水涔涔,面色发白,瘦弱的小脸仿佛被惊恐的双目占去了一半,小嘴艰难地翕动着,像是惊吓的不轻。

    她终于追上了前头抬佛像的队伍,一把拉住那高大魁梧的为首者,放声大哭。看样子她呜呜咽咽地说了几句重要的话,这队伍里的人登时大眼瞪小眼,全都是惊呆了的模样。

    为首者摘下头顶的破草帽,慢慢地在胸前揉成一团,大声嚷嚷道:“不干了x村!”这声呼喊声,一时山呼百应。显然勿洛人也未明白是发生了何事,只见着,幡旗、神像、杂耍的人,拥着这绿衫女孩,掉转了方向便要出城。

    “怎么回事?他们不在王宫前表演了?”

    “八成家里有人得了急病……可也用不着众人都回去呀?”

    “我看是整个村子被烧了还差不多。“

    一时间,百姓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嘈杂的喧闹中,蓦地挤出一声惊慌的锐叫:“杀人了!女王杀了半村的人了……”

    “杀人”这两个字有如晴天霹雳,在这平头老百姓的耳中,人群先是一阵静谧,紧跟着就爆发了山呼海啸般的喧嚣,密集的人堆里的骚动,很快就扩展成了混乱与踩踏。

    周筠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里头必有异样,因而也快速回了身,朝栖息的府邸方向走去,却不想被人群冲乱了方向。

    前些年,这连年征战,又恰逢女王杀伐决断,杀了不少不服管之人,这南疆百姓早成了惊弓之鸟。如今周遭的村庄被杀了一半的人,只怕是个先兆,阿苏城早晚也得大开杀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