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老公权宠上瘾〕〔行走阴阳〕〔战场合同工〕〔一带一路之大机遇〕〔冥海禁地〕〔锦绣妃谋〕〔我的无限修改器〕〔诸天神帝〕〔圈套男女〕〔聘谋〕〔我的极品女房东〕〔我是高芯男〕〔玩私服的时候穿越〕〔皮墨儿梦游仙境〕〔海贼之超级金钟罩〕〔漫威大盗贼〕〔游戏复苏〕〔体坛传奇〕〔修行大祸害〕〔九条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半月庄(一)
    ,!

    这话落在旁人耳中,自是心下都各自琢磨了一番,想来女王该是有意将如公主许配于耶律齐,也算为着是两国结盟了。

    这如公主见耶律齐相貌俊朗,自也是十分倾心,又听女王如此说,难免也起了女儿家的心思。

    待得女王与耶律齐寒暄了一番,又着内侍宣读了旨意,大意是茱萸乃女王长女丹冉之女,系女王嫡亲的外孙女。因而如今认祖归宗,晋封为公主。

    “姐姐……”如公主用手轻戳了茱萸肩头,茱萸方才略略失了神,这才注意到,该是她敬酒了。因着如今有孕在身,因而便以茶代酒,说了几句吉利的话儿,吃完变算了事。

    这整场宴席,茱萸都是心不在焉,如公主一直陪着说笑,她也提不起劲来。待得热朵上香,拜神拜毕,便由后头的文武大臣们轮流上拜,茱萸因着身子不妥,因而便免了跪礼。

    又听着热朵说道,“今儿个月色不错,不如咱们一道去赏月可好?这要赏月,只怕是要去山上才好。”

    众人听罢,早已有婢女、内侍前去打点铺设,热朵便又叫人上了茶来,与耶律齐等吃茶歇了会,又说了一些不相关的闲话。

    一炷香的功夫,听着前头有人来禀,说是皆备妥了。热朵便领着众人去玉壶楼后头的山上去了。刚要走,就听着香黎说道:“怕是石阶上湿滑,王上不如还是坐轿撵上去。”

    热朵瞧了宋玉一眼,方才道:“这一处,日日都有人在勤扫,况且又是极为平稳的宽路,我倒是走一走,舒活筋骨也是好的。只不过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茱萸有孕在身,倒是该抬上去的。”

    听罢,内侍忙又将轿撵抬了进来,请茱萸上座。这女王不坐轿,倒是叫新封的公主坐轿,诸人纷纷侧目,不敢言语。

    内侍在前头引路,两个婢女在前头,手上各秉了两把犀牛角的把手,又有四名婢女贴身搀扶着热朵。宋玉携香黎、耶律齐携艺璇,在后尾随着。诸人皆从下逶迤而上,爬到半坡中,却见又是一座敞亮的小屋。

    这屋子因着背靠玉壶楼,又在半山腰,因而又名“半玉庄”。当初丹冉还在的时候,这名儿还是丹冉亲自给取的,今日又到这半玉庄重,热朵心下难免又起了一些伤心意。

    只见着这半玉庄内,早有婢女设下了桌案木椅,又用一架硕大的玉石屏风将此处隔成了两间之用。婢女所摆的桌椅皆是圆弧形状,寓意圆满,自也是应着今儿个女王认外孙女之意。

    女王居中坐下,左侧坐着宋玉与香黎、右侧坐着茱萸、如公主等,耶律齐则在下面围坐着。这里头地方宽敞,因而只坐了几人,还显得很有余裕。

    热朵笑道:“往日里,倒还不觉着这宫里头人少。今儿个勿洛国王亲自来了,方才觉着这儿忒宽敞了些。想当年,我南疆先王还在的时候,这男女围坐个四五十人都是常有的,那是何等的热闹。只是……自城破那日以后,便再也没有如此光景了。”

    茱萸听了,只得应了一声:“那便步入请屏风后头的重臣来此围坐,也可显得热闹一些。”

    热朵颔首,又命人从玉石屏风后将石世臻等人请进里头,一同说说闲话。

    外头又进来一婢女,手上持着刚折来的蔷薇,对诸人道:“今日闲来无事,不如一道玩个游戏如何?”

    耶律齐笑笑:“不妨一试,我们在勿洛宫中,也常玩耍,不想女王也是有趣之人。”

    热朵笑着叫婢女在旁击鼓,准备玩的是击鼓传花。规矩自然是花到谁手中,那便自罚一杯酒,还有罚说一个笑话。

    于是先从热朵起,茱萸次之,诸人一一接过,便传了起来。鼓声停,这花恰恰是在耶律齐手中了,耶律齐正合意,便吃了一杯酒。诸人皆睁大了眼,想着这耶律齐平日里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倒是要瞧瞧,他能说出什么笑话来。

    耶律齐握了握艺璇的手,笑道:“我只得说一个,若是说的差了,也请勿怪。”

    热朵道:“若是说的不笑了,怕是还要罚,今儿个既然是游戏,那便没有什么主子、奴才了,全都是一样的。”

    耶律齐扯着嘴角笑道:“只得说一个,说的不好,也便就认罚了。”

    耶律齐又朝艺璇耳语了一番,艺璇轻笑了一声,耶律齐方才说道:“在我们勿洛山中,有那么一只大黑熊,从来都是穿着木屐出门的。”

    话音才落地,诸人就笑作了一团,倒也不是这笑话真的好笑,只是见耶律齐神情夸张,因而才笑了场。茱萸吃了口茶,只是淡淡地在一旁听着,今儿个月色明朗,总觉着心下“突突”地跳,好似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耶律齐又接着道:“这只穿木屐的大黑熊,从来都不敢出洞里。偏巧就是前一日了,他老婆说是拉肚子,因而便派了大黑熊出去拿药。不想这大黑熊一时迷了路,竟就在路边睡着了。到了第二日,回到洞中,这大黑熊老婆正拿着戒尺在那儿等着。大黑熊吓了一跳,连连讨饶。于是它老婆就问说,如果它愿意脱了木屐,然后再陪个不是。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哪里晓得,这大黑熊才脱了木屐,就被它老婆一顿戒尺毒打,直嚷嚷这脚也忒臭了点!这大黑熊一听,一下就晕了过去,当然不是被她老婆打晕的,是被自己熏晕的。”

    耶律齐说完,朝艺璇扎了眨眼,众人先是一愣,而后哄堂大笑。耶律齐忙斟酒一杯,递予热朵道:“好了,我这笑话说完了,您若是觉着讨好了,那便请饮下此酒。”

    热朵不好推辞,便一饮而尽。鼓声再起,便从耶律齐传起,可巧了,这花才到宋玉手里,鼓声也便停了。

    宋玉心下正担着事,见是手上正接着花,只得笑笑:“女王知晓,我这想来最不在行说笑了,若说非要说出什么子丑寅来,怕是还有些为难。倒不如直接自饮了这一杯,不知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