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有场恋爱谈〕〔农门辣妻:猎户相〕〔独家蜜宠,老公请〕〔兵临都市护女神〕〔天命大改造〕〔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武者诸天〕〔地球穿越时代〕〔土豪修仙系统〕〔清尘系列之黑骨〕〔网游之反派!〕〔天地星尊〕〔正义的拳头〕〔甜蜜婚令:首长的〕〔春野小农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将门不一般〕〔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我从天界归来〕〔狼性总裁,超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22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二)
    耶律齐与随行的勿洛官吏立于皇城前,一字排开。通关文书上写的是萧九之名,旁人只道,那位是勿洛相爷之子,此番初为使臣前来大钺迎亲,也不知他真实身份。李元吉与李威此刻亦在道旁候着,李元吉因着‘关海特使’的钦差名头,脸上自是多了一份得志之情,不时与李威说些耳语。

    那厢,李婵盛装艳福,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乍一看,丰肩软体,鬟低鬓躲,可谓是杏花烟之像。陪嫁的两名滕侍于轿撵两旁跟从,整队百余人,浩浩荡荡行于皇宫步道上。一路宫女、太监见了,纷纷跪下,亦有宫人躲在缝隙后看热闹。虽是头次入宫,李婵也只是低着头,倒无心思看这皇宫景致。

    入了熵邗宫,进了殿,与皇帝、太后、太妃们一一见礼,滕侍搀扶着与静太妃旁落了座。不一时礼乐声起,舞女涌入殿中,舞了一曲昭君出塞。待得舞毕,秧姑姑与宫女们轮番上茶来,李婵跪请接着,一一给宫里的长辈们敬上。

    待得敬到太后手中,太后只轻拍李婵手道,“此去路途遥远,你且多担待着,到了勿洛若有什么不方便的,仍可着人传信回来。”李婵点头,“谢太后关爱。”又转身给皇帝敬了最后一杯。周昶景对众人道,“永定公主此番前往勿洛,必当为我大钺多添威势。”一语说罢,殿外众人三呼万岁。

    茱萸就在殿外远远地看着,只见着李婵背影单薄,听着这万岁声,只觉真真的刺耳。这场面要与她说上话,想来是件难事,便先暂时回了晖春阁。行至紫阳殿后园,见侧面小门竟是虚掩着,正狐疑,此时园中应无人来往才是,怎看着倒像是有人在此。

    此时,白猫又忽而跳落眼前,茱萸见了喜出望外,忙道,“皮儿,你这家伙,我可以为见不着你了,这会才知道出来见我呀。”说完便要上前去抱,白猫吐了吐舌头,纵身一跃,又跳进了甬道去。茱萸哪曾多想,便急急追了过去,不巧,竟听见假山后有一阵衣衫响。

    茱萸自是吓了一跳,再定眼看去,只见是两个人忙要往里处躲。茱萸眼尖,一眼就认出那半露柳绿肚兜的乃是太后跟前伺候梳洗的灵儿。茱萸便道,“灵儿,我见着是你了,你可出来罢,若不出来,我便将你等当贼喊了。”

    其实茱萸只看个大概,也不确信是否真就是灵儿,只是唬她一下。不想灵儿以为她已见了两人真身,生恐茱萸叫了起来,引来其他人便不妙,又想着茱萸素日待一众宫女也算亲厚,便从假山后跑出,一把抱着茱萸裙边,跪下哭求道,“礼音娘子,千万别嚷,还请饶我一命。”

    茱萸一愣,先将她扶起,“灵儿莫哭,这是如何说道?”灵儿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又啜泣起来。茱萸再看她身后,人影晃荡,看样子身形魁武,像是宫里的侍卫,心下便已知是何事。

    茱萸定了定神,与灵儿耳边轻声问道,“那可是谁?”灵儿复又跪下道“是我姑表哥哥。”茱萸听罢,对石后之人沉声道“别藏着掖着了,早瞧着你在那儿了。”石后之人听了,忙连滚带爬而出,磕头如鸡啄米,只道,“求礼音娘子饶过。”

    茱萸想着,此事不宜声张,否则怕也是要给自个惹上麻烦,转身便想先回晖春阁去。灵儿见茱萸要走,哪肯,苦苦哀求,“我俩性命都在礼音娘子身上系着,还请娘子救救我等。”

    灵儿断断续续哭诉着,茱萸算是听了个明白。这灵儿与她姑表兄弟自小青梅竹马,三岁便订了娃娃亲。在家时,常有私会,后因灵儿继母贪财,硬是将她送入宫为婢,算是断了这对苦命鸳鸯的姻缘。不曾想,她姑表兄弟从守门侍卫一路升至御林军,再相见,自是秋波暗送,旧情难忘,二人便常在值夜时分幽会。此番见诸人都去熵邗宫热闹,园中一时无人,一时放松了警惕,才又在此处相见。

    茱萸叹了一声,“糊涂。”又瞧了灵儿姑表哥哥一眼,“敢问名讳?”“小的是御林军右卫吴保钺。”吴保钺说着,也不敢看她。茱萸又说,“保钺,保钺,可不是要保卫我大钺?何至于此呀。”

    灵儿止住哭,只求着,“礼音娘子见怜,还望给我俩一个痛快。”茱萸摇头苦笑,“你等放心,我也不过是个苦命人,何苦要来为难你们,横竖不告诉一人便是了。”一语未了,只听见彩莲声音传来,“咦,皮儿,你怎么今儿个在此?”茱萸听如此说,忙喊道,“彩莲,我正要回屋中呢。”灵儿只得松了手,让茱萸离去。

    茱萸暗暗松了口气,见彩莲站门外,便道,“你怎得来了这儿?”“原是要出来寻主子的,可巧着又见了这猫儿,引着我来了此处。”彩莲抚摸着白猫,“丽妃娘娘领着永定公主来了,在屋里等着呢。”茱萸听罢,只理了理衣冠,便同彩莲一道回了晖春阁。

    还未进屋,就见丽妃娘娘占在院口,笑靥如花,“诶哟,我说茱萸妹妹,你可回来了,叫我们好等。”茱萸躬身,“见过丽妃娘娘。”“自家姐妹,私下里,咱们大可不必讲究这么多。”丽妃亲热道,携着她入了屋。茱萸见李婵坐在那儿,满眼寥落,一下不知说什么好。

    丽妃见状又道,“茱萸妹妹,你们姐妹俩定是有许多私话要说说,我就不在这儿扰人了。先去前头与太后复命。前阵我真是太忙了,给宫里新晋的秀女置办物件,真是脱不开身。改明儿的空了,还得再来探你。”

    见丽妃离去,彩莲关了门,亦跟着退了出去。茱萸只握着李婵手,久久不能言语。末了,李婵道,“姐姐,我认命了。”茱萸听罢,垂眼道,“你今日真是美极了,不想我还能见着你出嫁的样子,只是却也是临别。”

    李婵道,“姐姐不需多说,婵儿心下都明白,姐姐那日说的话,我都牢牢记住了。”又看了眼门户,轻声道,“此番来,除要与姐姐道别,还有一事。爹爹病了,想来你也知晓。”

    茱萸点头,“万没想到,得了如此急症,又无法床前尽孝,我心里也是难受的紧。”李禅无奈道,“爹爹此番得病,并非偶然。”顿了顿,又继续说着,“那日我饿的慌,去厨房找吃食,恰是门后听了三哥与厨娘对话方知,都是三哥找人下的毒。”

    茱萸登时瞪大了眼,“什么?他竟敢谋害爹爹?!”“听闻爹爹知道三哥丑事后,欲要将他送回老家乡下去,三哥这样的人,哪吃得了这样的苦头,想来是狗急跳墙了。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毒物,诊出来的症状,却又是腹鼓之症……”李婵说着略带哽咽。

    茱萸寻思着,此事断不是李威这个窝囊废一人所为,约莫牵扯甚广,一个不慎,怕是要累及全族。茱萸正要再说些什么,却听门外秧姑姑喊,“时辰到了,还请永定公主上路。”

    李婵望了茱萸一眼,满是不舍,只得掩面而出。茱萸一路送她出了大明宫,眼见着宫女簇拥其离去,便又上了城墙,远远望着送亲队伍一片火红之色。大钺的九龙旗举起,伴着一声钟鸣,茱萸看着她们朝城外走去,终是落下泪来……

    还在找”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