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第47章 出不入兮往不反(一)
    子时,李元吉率人往军营二里开外之处,果不其然,得获军粮。遂复返,直奔主帅营长,去与皇帝报喜。周昶景见这粮草皆有了,喜不自禁,连夸李元吉办事有力,当场便封赏为从六品正千总。李元吉朝着皇帝、茱萸重重礼拜,茱萸只冷冷道,“今日皇上赏你,是天大的恩情,你自个当珍惜。若是不爱惜自个羽翼,往后做些不体面之事,也休怪我未提醒你。”周昶景笑言,“好歹也是忠棣府的脸面,何必泼他凉水。”茱萸郑重道,“也是希冀他能感恩戴德,往后对圣上,对大钺,愈加卖命才是。”李元吉听了,连声道,“娘娘说的极是,臣记着了。”

    因着粮草充足,周昶景与诸将领连夜相商大计。茱萸嫌恶李元吉,便将他早早赶出了营帐。叶琮又禀明道,“现下我军与勿洛军相隔二十余里,各自深沟高垒,相持不战。微臣今朝粗粗瞧了一遍,我军死伤三千有余,尚不适合大战。”“这耶律齐一反常态,不乘胜追击,臣这心下,总是觉着有疙瘩。”钱芎竺道。叶琮颔首,“钱副将所言,末将深以为许,这耶律齐生性暴虐,此行实在不合常理,只怕是在谋划新事。”

    周昶景围着作战图走了两圈,当下指着关海城防道,“这里现下是何人在守?”“是微臣属下叶大海在此防守。大海当年跟着微臣走南闯北,布防城池都是熟的很,皇上可放心。”叶琮说着,又指了关海东面道,“臣掐指算时日,这袁不归应当是在此间了。”周昶景循声望去,乃是度母河,登时明白其用意。这度母河的尽头便是鲜卑国,若是此时鲜卑反手助勿洛一臂之力,只怕……

    周昶景忧虑道,“度母河乃受敌之地,不可久居;不若分兵成四路并进,即可守度母,又可与关海互为掎角,以防勿洛、鲜卑有变。”司马无忌主动请缨道,“臣愿率一小队人马前去度母,迎袁守将援军而来。”周昶景摆手道,“不可,现下关海城中正缺人手,若是这几日勿洛又来偷袭,怕是会有不利。”茱萸近身道,“皇上勿需烦扰,臣妾听闻鲜卑族人多而不整,臣下多是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智之辈。况且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无用,即便勿洛要与他等联合,怕也是自缚手脚。鲜卑人与勿洛人,势不相容,必生内变。这些人顶多逞些匹夫之勇,一战可擒。既然是碌碌之辈,纵有百万,何足为惧。”

    叶琮笑道,“倒不知,皇上身边还藏有如此能说会道的女谋士……”诸将听了,皆窃笑而起。茱萸垂首,“臣妾多嘴了……”周昶景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尚且此时也未有更好的选择,只得如此了。”一语未了,却听帐外熙攘,便又问道,“帐外何人喧哗?”薛巾匆匆入内,脸色有些难看,“这……”未等薛巾发话,武至拖一硕大黑熊而入,吓得彩莲直跳脚。茱萸定了定神,知晓是死物,松了口气,便道,“武至,你这是作甚?”“娘娘,我先前瞧这家伙,在营地外鬼鬼祟祟觅食,便一掌将其打死拖了来。这黑熊定然是关海城郊山上下来的,便是剁了碎肉,也能让将士们吃顿好肉呢。”武至抹了把脸,熊血将脸染红了半边。

    周昶景有言,“你倒是好胆量,只一人便将这黑熊制服。”武至稚气挠头笑着,“别的我什么都不会,光有一身力气,可不得也想为诸位兄弟做些什么,这可不,被我逮着个机会。”茱萸命鸳鸯打来一盆温水,又着彩莲拿了些药膏子来,“傻孩子,你来。”武至上前,茱萸亲手帮他擦了把脸,这一会功夫便白净了许多。又翻过他手来,果不其然有多处抓痕,茱萸便又逐个仔细着给他上药包扎。

    周昶景道,“我瞧你,倒是挺喜欢这孩子的。”茱萸顿了顿,苦笑道,“许是同臣妾一样早早没有娘亲,生了恻隐之心罢。”周昶景指了薛巾上前道,“把这熊拖出去,给诸将士分了吃,也不枉武校尉一片心意。”薛巾瞧这黑熊张牙舞爪模样,心下仍是惧怕,也不敢靠前,武至推其一把,“这熊都死了,你莫要怕它。我打小便听娘亲说,这凶猛禽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人呢。”众人听他这样说,皆没了声响。周昶景醇厚声道,“你娘亲倒是说了句大实话呢。”

    再说京师内,大明宫,太师步履蹒跚,行在大明宫的卵石道上。才入了殿,曦嬷嬷便请进屋去坐。彼时,太后仍在梳洗,见是孙皓来了,只扯皮略笑道,“你倒是今日有空,来此处看我。”“老臣叩见太后,愿太后千岁千千岁。”孙皓说话有些喘不过气来,曦嬷嬷忙帮扶着靠墙而坐。“多少年不见你了,你身子倒是差劲许多。”太后对着铜镜左右贴着钗饰,瞥着太师伛偻身影道,“今日你来所谓何事?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也好少绕些圈子。”曦嬷嬷随手关上殿门,偌大的屋子,只听着太师喘重气的声响。

    “你从前是最喜欢热闹的,现下叫你在这宫里头冷清住着,想来偶也会烦闷罢。”孙皓边说边咳了几声。太后似笑非笑,“从前不过是无知少女,现下可是老婆子了,哪里还会这样矫情。你倒是闲话少说,有什么事非得亲自进宫来找哀家。”“欢欢,你又何苦呢。”孙皓缓声道,“这河阳王,终归不是太后亲生的,总不得与您一条心。如今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何必在皇上卧榻之侧养一猛虎呢?”听罢,太后登时面色发白,呵斥道,”一派胡言。“察觉有些失仪,复又和笑道,“太师如此说,不过是想孙婕妤坐上那后位,子子孙孙好接过这大好江山来坐,司马昭之心,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太师摇头叹息,“这河阳王与皇室有异心,也不是一两日了,太后自个当也清楚,又何必袒护于他。想要皇上的江山稳,祸患真当留不得。”“听你如此说,你是定要置他于死地么?”太后说着,眼中皆是寒光。“皇上仁厚,感念兄弟手足之情,可是为了大钺江山,这妇人之仁,断然不要得。现下动手恰是最好时机,事儿但凡干净利落了,皇上回朝当不会有异议才是。”孙皓步步紧逼,太后眼神有些发糊了,好似又瞧见年轻时候,他野心勃勃地摇晃着她说,”欢欢,我要出人头地,你定要帮帮我。“

    ”筠生……是我打小看到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再清楚不过,真当是你多虑了。”太后垂下手来,无力说道。“可你要知道,他手上许是拿着先帝的遗诏!”孙皓的声响,犹如惊天响雷在太后心中炸开,一下乱了心智。“你可记得,先帝殿前,当时有个新来的小太监,叫弥生的?先帝驾崩以后,他便也没了踪影。”孙皓笃定道,“我派人暗中寻访多年,这几日可算叫我逮住了。这先帝留有遗诏之事,他亦是知晓的。”

    话到此处,太后心中焦灼,口中如吞黄莲般苦涩,”从前,你便是这幅神色,将我亲笔写在选秀名册上。如今你又要借我之手杀了筠生......孙皓啊孙皓......你这一生,都在做的什么?“孙皓哑然,她竟是如此恨他......

    还在找”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