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泪痕之初〕〔大唐好相公〕〔勇者大魔王〕〔直播未来两千年〕〔护国公〕〔抗战之广陵密码〕〔毒妇不从良〕〔年年安康〕〔萌狐悍妻〕〔掌家小农女〕〔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大明略〕〔邪派掌门人〕〔副本入侵者〕〔赤兔记〕〔最强帝师〕〔天下豪商〕〔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军嫂逆袭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 番外 茱萸篇(一)
    自我记事起,便是在丽郡的乡下。春日,是丽郡最美的时节,野花开的热闹,

    宛如陌上红颜,直烙印在人心尖。就在瀑布前,挨着水田,斜斜的几撮,这野花扎

    起来,亦或者插着都十分的好看。

    我就像一个野孩子,在这乡间田野,漫山遍野,无拘无束,肆意妄为地奔跑

    着。在草丛间,跑的累了,便躺倒在其间,只抬眼看着这蓝天,湛蓝湛蓝,好似心

    下也能洗涤的如此纯净一般。

    每到傍晚,便是回家的时候。我们家在山脚下,只一间茅草屋,可是母亲也打

    理的井井有条,各处都是母亲手札的小物件,充满了情致。

    记得有一次,我将野花摘了一束,配了六种颜色,只想带回家给母亲一个惊喜。

    母亲见了,热泪盈了眼眶,只抚摸着我的脑袋说,“萸儿,你真是个好孩子。

    可是这花儿,往后还是留在田野间吧。你拔下了它们,只不过六七天的光景。你若

    是留了它们,岂不是能多让它们绽放几月么?”

    冬日里,母亲最喜欢的便是梅树。每落了头一次雪,她便会在树下小饮一杯,

    然后告诉我,“这天山脚下,有一片雪樱,开的极其美妙。风一吹,落英缤纷,像

    极了天女散花。以后,等你长大了,有了心爱的人,你便带他去那儿。天山的神,

    会保佑每一对深爱的人,生生世世都不分离。”

    我将母亲的话深深记在了心间,想着,以后若是有了相爱的人,一定要带给母

    亲看。可是母亲,却没有等到这一日,便离我而去了。

    母亲离开的那一夜,如往昔那般,陪着我在屋外看星星。这漫天繁星,看的人

    心醉。母亲含笑对我说,“你去京师找你爹爹吧。忠棣府,便是你余生的归宿。我

    只愿你,此生能得到珍爱。”

    母亲靠在我的肩头,泪浸湿了我的坎肩,这一年,我六岁,一下成了没有母亲

    的孩子。

    我的母亲曾是一个绝色的美人,举手投足间,都是数不尽的风华。而我,并未

    继承她的美貌。一个相貌平平的六岁孩童,要从丽郡的乡下,跑到繁华的京师,谈

    何容易?

    母亲留下的盘缠,很快便用光了。孤苦伶仃一人,只靠着这双腿,沿路乞讨大

    半年,才算勉强到了京师。

    彼时,衣衫褴褛,发如杂草,脚下的草鞋早已磨的没了边,脚上都是紫血泡。

    乍看之下,我无非就是城门口一个要饭的叫花子。

    那时正逢冬季,正是京师最冷的日子,我便将自己仅仅抱住,缩在城门口,叫

    唤着母亲,多希望她能给我一些暖意。

    偶尔有人路过,见我可怜,也会打发一个白馍馍。可是这样的鬼天气,白馍馍

    落了地,便是硬邦邦的,硬生生得能给我磕下一颗牙来,只能疼得我死去活来,却

    也只得打落了牙往肚里吞。

    这一路行乞,手早已磨破,月牙伤口在雪天化了脓。浑身打着冷颤,却不停地

    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还没有见到爹爹,又怎能就这样去见了母亲,我答应了她

    的,我不能死。

    迷糊间,一双黑色金线蟒靴来到身边,这靴子的主人说,“阿平,把我的披肩

    拿来,给这个孩子披上,再拿一屉热点和热水来。”

    身下早已冻得没了知觉,忽而又被一股暖意包围着,这披肩里的余温,似是能

    撑着我熬完这最后一段路。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热点,都来不及喝一口热水。不一刻

    的功夫,点心便全下了肚。正要抬头看时,却见着恩人的马车已是远远的走了,不

    见了踪影。

    雪停了,一个小叫花子,到处扯着人打听忠棣府在哪,被人嫌恶地揍过,被人

    吐过口水,跌跌撞撞,好不容来到了府前,却一时错愣在地,不知所措。

    这忠棣府深宅大院,墙高八尺,我只呆呆地在门外看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

    样大的屋子。

    门“吱呀”一声开了,探出一个长者的脸来,这人正是忠叔。我本能地往后退了

    几步,撅起嘴,满眼的警惕。

    忠叔笑着说,“娃娃,你是饿了么?要不要忠叔给你找些吃食来?“

    “我来找忠棣府的主人,他是我爹爹。”话才出了口,我便心下有些后悔了,他

    会信我么?

    忠叔摸了摸我的脑袋,“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丹冉,卫丹冉。”我操持着稚嫩的童音,一五一十地说着。

    那时,我并不知道,忠叔的心里是有多么的喜悦,他一把将我抱起,激动道,

    “你母亲可给你取名字了?”

    “茱萸,我叫李茱萸。母亲说了,‘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我的

    名字便由此而来。”此时,我便知道,这府里,忠叔,便该是我能信的人罢。

    忠叔小心翼翼地领了我进门,找了个叫彩莲的小丫头,说由她帮我洗漱更衣。

    盆里的热水浸湿了整张脸面。手中与背后的伤痕,痛的人直呲牙咧嘴。彩莲胆

    小,直捂住眼,吓得不敢看。登时就被这个丫头逗乐了,那时我并不知晓,她将伴

    随着我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并肩同行。

    爹爹是这朝里的大官,听人说,是正二品的尚书。虽然我并不知晓,这官儿有

    多大,但是我晓得,这足以让我衣食无忧了。

    初见之时,爹爹眼中是哀默,是欣喜,是心痛,母亲的死,对他而言,似乎是

    一个不能接受的事实。他看着我,叫着母亲的名字,好似没了魂魄一般。直到很多

    年后,我有了爱的人,才明白,这种锥心之痛,到底是什么。

    一个小叫花子,一朝成了忠棣府的千金小姐,一时间,城中纷纷传言,说是礼

    部的尚书大人,在外头惹了风流债,这叫花子讨债来了。

    爹爹也不理会这些,只是对我说道,“从此以后,你便是这府里的大小姐,可

    知道了?”

    我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直到有一日,那杜氏将我按于水缸之内,我死死挣

    扎,却不得其救,那时我便知道,这府中,并非每一个人都喜欢我。大娘,大哥、

    三弟,我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死了干净的外人罢了。

    忠叔将我救下的时候,挨了两顿板子,当时的我便发誓,但凡我有出息的一

    日,必然要叫杜氏血债血偿。

    当然,这府中,也并非没有别的亲近的人,四妹便是一个。李婵是个小跟屁虫

    儿,自打我进府以后,便喜欢在我身后晃悠。大约都是不得大娘欢心的缘故,我们

    两个小人,反而越走越近。我喜欢叫李婵“馋嘴猫儿”,李婵则喊我长姐,我们便在

    相互打闹,以及大娘的棍棒之下长大了。

    还在找”二度为后:王爷,请自重!”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大唐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