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友是阴阳师〕〔吃货在古代〕〔我真的不想扮猪吃〕〔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最强灵异大师〕〔末世之炮灰的腹黑〕〔崩坏神话〕〔垂钓未来〕〔我有一座军火库〕〔晚明霸主〕〔我有神珠能种田〕〔谋杀游戏〕〔死生契阔(古代篇〕〔超品小天师〕〔小学文娱大亨〕〔二次元之假面骑士〕〔邪王独宠:纨绔异〕〔枭妻诱入怀:景少〕〔宠妻入骨:神秘老〕〔玄医枭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妃越南墙:王爷多保重 第五百三十四章:谷主
    夫妻之间当如是,本就是一个整体,一方的不对劲,都会相互影响,可能不会造成什么明显的差别,然而总归是不够舒心,宛如一层薄膜般的隔阂,阻隔了两人心神的聚合。

    怪不得修仙里男女双修的最高境界是心神相交,如此这般细小的变化,萧文然才觉得金锦瑟恢复了她的正常水平,那样郁闷的情绪就不该存在这衣履风流的女子身上,她天生就该张扬肆意,焕发特属于她的魅力。

    不过这以前有点傲娇的金锦瑟,如今是愈发的叽叽喳喳爱念叨了,果然成了妇人之后,这心态都开始有了变化。

    其实哪里是什么变化,主要陵南那阵子,与她们处习惯了,后来她先走一步,回到娘家里,当时她还是家中未嫁的小姑子,在家里她最小,大家疼爱她的同时,也爱管束她,咳咳,她也总是与哥哥姐姐们斗智斗勇,维护自己的那点坏习惯。

    忽然回到白玉谷,她傲娇脾气不好的性格早以深入人心,弟子们在她面前除了询问医学问题,哪里敢开她的玩笑,总结成一句话,金锦瑟就是有点憋坏了,如今一吐为快罢了。

    萧文然被金锦瑟想一出是一出的拉进厨房,亲自洗手作羹汤,可这妹子除了会大乱炖和烤肉之外,还真不会什么精细的厨艺,以前是家中仆役成群,无需动手,做游医则是没那空闲,露宿荒野也没那条件,便只会简单的烤肉之类的。

    萧文然捂脸,真是找罪受,厨娘被遣走,金锦瑟尴尬,不好意思把人叫回来,最后只能萧文然撸起袖子,亲自动手,顺便教教金锦瑟一些厨房小窍门,以及炖煮知识,以后也能为丈夫奉上一个小惊喜。

    金锦瑟是个好学的,最后一桌子的菜,还有她初次尝试做的汤和凉菜。

    江夙虽然不懂自家妻子做菜的味道,但是对于一桌子菜中,找出两个口味稍差的还是很容易,聪明的他果断夸奖了自家小妻子一把,立马获得金锦瑟娇羞的小红脸。

    江夙眼前一亮,果然自家小妻子的每一面都是动人无比。

    斐安逸和萧文然这对老夫老妻木着脸吃着饭,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煮了一桌子菜都没啥成就感,反倒是吃了一嘴怪味狗粮,哼

    白逍遥和徐苗苗也不知到去哪里了,狗粮一堆,也没人来分担一下。

    饭后,几人靠坐在院子葡萄架下休憩。

    白蔡蔡寻上门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群人正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水唠嗑,最近谷中出了点问题,原以为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结果上报到她这里的时候已经演变成重中之重的坏事。

    为这事,她最近都快患上偏头疼了,昨日又有人被害了,直接被吸成了人干,从初始懵懂间被吸走功力的弟子,现如今这幕后黑手都直接开始夺人性命。

    几个都是灵警之人,白蔡蔡才走到院墙边的时候,就纷纷把目光方向门口,结果白蔡蔡委实心急,直接利索的翻墙而来。

    江夙心疼自家毫无作用的院墙,无奈询问道:“谷主为何匆匆而来?”

    白蔡蔡只是察觉这里有人,没去注意有多少人,还以为就只有江夙与金锦瑟这对小夫妇,没想到还有其他人,莫名有点小尴尬,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这次死人了,你赶紧带上工具,与我去验证一番,看看这杀人的手法是如何造成那样的模样。”

    听闻事情紧急,江夙也不打算拖沓,回器材室中拿了东西就和白蔡蔡往外走。

    金锦瑟面色凝重,带上萧文然与斐安逸招呼他们一同过去,这件事比较神鬼莫测,在白玉谷中,最为熟悉地形,具有绝对优势的弟子们,相继出事,毫无线索。

    也就是这几日忽然发生的,若是早上些许时日,她都想让萧文然他们暂时别来,摊上这稀里糊涂还特别危险的事情,着实不好。

    “最近谷中不大安宁,你们最好两两一起,近日常有弟子被吸取功力,而幕后黑手,大家都该有点底,这人必定是谷中的自己人,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为何做下这样的事情,你们也跟着瞧瞧去,到时候记得与白逍遥说说。”

    萧文然觉得自己一定实在无所觉的时候,患上了一种叫做柯南的病症,跟个死神似得,到哪儿,哪儿就出事。

    几人到了地方的时候,江夙已经正在处理那具尸体了,在尸体上一点儿一点儿翻查,切了皮肉验证是否有中过药物。

    “依旧是没有吗”之前都是活人,用了不同的方法,结果这些人并没有被人下药,亦是没有被敲打过的痕迹,这说明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现象,受害者被暗害的时候是清醒的状态,但是他们的记忆出现了断层,根本不记得那段时间,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夙摇头,各种检验说明,这人死前也是清醒的状态,根本查询不出有用的信息:“现在唯一可以说明,凶手要的不止是内力,还会汲取生命精华。”

    白蔡蔡脸色巨变,嘴唇动了动:“难道是惑心。”

    这么一说,所有人脸色都有些奇异,萧文然不明所以:“何谓惑心?”

    斐安逸伸手握住了萧文然的手,他算是明白这里有多危险了,尤其是凶手身份不明,所有人完全没有个防备,即使再紧醒,惑心练到一定程度,根本就有无视功力高深境界,为了让萧文然别蒙在鼓里,赶忙解释道:“就是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萧文然诧异,这不就是催眠吗?

    “这篡改记忆还不算什么,还能暗示人做下一些平日根本不会做的事情,有违常理,防不胜防。”白蔡蔡也不在意有外人在场,反而加之解释。

    “百年前,就有一位帝王身边出现了一个执有惑心能力的嫔妃,那嫔妃借用这种能力使得帝王频频犯下滔天罪孽,得以帮助某个王爷谋朝篡位。”斐安逸觉得自家妻子太过大胆,对此他还是需要以事例说明严重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九龙刀帝〕〔君临星空〕〔帝国萌宝:奔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