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念轮回〕〔老婆快对我负责〕〔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逆仙之六道轮回〕〔来自未来的兵王〕〔倾城时光〕〔天下珍藏〕〔狂乱〕〔重生明末之中州崛〕〔三界好公仆〕〔极品萝莉进化史〕〔恐怖修仙世界〕〔都市妖孽之极品冥〕〔网游之天王无双〕〔打捞激情〕〔海贼王之第三方〕〔我与爱尔兰姐妹〕〔涅槃血凰〕〔超级锻造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妃越南墙:王爷多保重 第六百五十九章:上了贼船
    事情跌宕起伏,非常符合萧文然的报复手段,能有这样万无一失的结果,可不是一点药物能够完成的,萧文然和董澈为此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每一步棋子都下的小心翼翼。

    回到几天前,那时候向易洛被两个女人逮捕,绑在椅子上瑟瑟发抖,身上还有逃脱时与封莫柯手下争斗留下的伤口,太子妃董澈稍稍瞥了两眼。

    “精神头不错,应该没受什么重伤。”

    萧文然点头:“挺耐打,来人给向公子加一条绳子。”

    向易洛t﹏t

    萧文然啧啧两下:“我这是让你不要有太多的希望,这样就不会可劲的挣扎,你这伤口虽说不算什么重伤,可也经不起和绳子之间的摩擦。”

    掐断了向易洛的渺小的希望,董澈瞅着可怜兮兮的向易洛甚是满意,想了想,觉得毕竟是左相之子,不好得罪太过,万一以后追着要弄死她,就不美了。

    便假惺惺的宽慰道:“向公子不必害怕,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是不会侮辱你的!”

    向易洛震惊!这意思是他不听从,她们还打算这样那样的侮辱他〣Δ〣,这两个疯女人想干嘛?

    等到一番挠痒痒的刑罚之后,向易洛将两个背对着他喝茶吃点心的女人狠狠的记住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现在只是阶下囚不说,就算是自由身也对她们无可奈何。

    向易洛自小就在亲爹亲娘的演示下,明白了男人对女人的三从四德,决定效仿自家父亲,秉持君子之风,对女人能躲则躲,坚决不与记仇的女人起冲突。

    否则在你兴致冲冲即将功成名就的时候,一定会有个装得温柔善良的美人投怀送抱,扛不住美人的攻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结果最后发现,这个美人是你得罪之人的闺女!!!

    一夕之间,得罪过的女人就成了你丈母娘。自此以后,你就得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准备。而这事例的主人公,就是向易洛的亲爹,高高在上的左相是也!

    向易洛懂时候,就以此警醒自己,尽量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面前这两个手段没底线,脑壳子还不是摆设的聪明女人。

    向易洛举白旗投降,憋着笑把来来去去说了个清楚,于是萧文然就和董澈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算计封莫柯。

    萧文然:“这么说封莫柯的断袖之癖还是心理阴影呀!”

    董澈好奇:“何谓心理阴影?”

    萧文然迷之微笑,解释道:“就是指一个人被一件事伤透了心或者让他无法忘记的不好的事情,就会产生心理阴影。你在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你都会毛骨悚然,很害怕,不敢去做。”

    董澈了悟:“文然懂得真多!这么说越是害怕一件事,那这件事也会成为一个刺激点,从而让封莫柯失去理智不管不顾。”

    萧文然用孺子可教的眼神看了董澈一会,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的着手绑架雷院使的步骤。

    董澈已经成为赌徒一样的女人,对于自己太子妃之位再也没有留恋,每一个步骤都不再将作为太子妃的顾虑算在其中。

    萧文然有些担心董澈,女人最了解女人,董澈的自小到大的大概资料都在萧文然的书桌上摆着,细节说明了心意,愿意安安稳稳的伴随太子封莫景左右这么些年,坚决不为他人所用,家人给予的压力也能敷衍就敷衍。

    可惜太子的感情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爱情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体现,谁先爱上,谁就是输家。

    董澈现如今愿意帮着萧文然,何尝不是借用萧文然之手,替封莫景扫清障碍。

    说不爱,就不爱,那不是人心,是冰冷的机械程序,爱情如同附骨之疽,深陷得不到的时候,就成天体会切肤之痛,想要了断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植入浑身上下,没有一定的忍耐性,就无法在漫长的岁月中悄悄清除。

    董澈没有做出不利于萧文然的事情,萧文然就不会特意去挑明董澈想要掩盖的过去,刻骨的孤寂虽然难熬,却不代表愿意与其他人一起品味。

    雷善英与向易洛排排坐,因为年纪大了,身上的绳子松松散散的搭拉着,看的向易洛相当嫉妒,雷善英也没有将之挣扎掉,反而甚微配合的在一旁打瞌睡。

    灰白的胡须一翘一翘的,岁月的痕迹也掩盖不了他的气度,沉静稳当得让人佩服。

    “雷院使,别睡了,不然晚上就来不及送你回家了。”董澈扯了扯雷善英的宽大衣袖。

    雷善英抖了抖眼皮,之所以一直闭眼,其实不是睡着了,只是不想看到贼匪而已,从受害者变成人证,他还没有嫌命长。

    向易洛秒懂其中的缘由,嘴角可劲的抽搐了一下:“雷院使别睡了,您就是真一睡不醒,太子妃也不会放过你的。”

    “咦!太子妃!”雷善英瞬间睁眼,“太子妃为何绑架老臣,老臣年事已高,没有色相可劫持。”瞥了眼身边的向易洛,心里呜呼哀哉,他这是亲眼目睹太子妃一枝红杏出墙来?

    董澈端庄的表情也维持不住,出场就被秒杀,讷讷道:“雷院使误会了,不是这样的!”

    雷善英又看了看萧文然,顿了顿问道:“难不成这位小姑娘口味独特?”

    萧文然出师未捷身先死,捂脸笑趴,拍了拍向易洛:“你跟他说明白,此人污神转世,我等实在无力反驳!”

    向易洛张口就来一句:“她们想要谋害皇上和贤王。”

    萧文然和董澈同时意味深长的凝视向易洛。

    萧文然:“向公子举世无双的聪慧,我等三言两语就被你猜中了目的。”

    董澈:“向公子颇有左相之风骨,家学渊源,想法胆大包天,我等自愧不如。”

    向易洛从摇摆不定的小船上被彻底拉下了水,不会游泳的向公子,无奈的泪流满面,依附萧文然,从了董澈,自此踏上不归路,欲哭无泪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