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道者自地球来〕〔重生空间之全能军〕〔暴君,你家王妃翻〕〔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涅槃2008〕〔回流大时代〕〔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吕布有扇穿越门〕〔穿越肥妻:萌宝爹〕〔帝国第一宠:老公〕〔火影之医者日记〕〔游戏两万年〕〔高能来袭〕〔大首长,小甜妻〕〔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网游之轮回主宰〕〔逍遥九龙诀〕〔超品巫师〕〔假魔王的圣光修养〕〔最强红包皇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都市邪仙 第443章服是不服?
    望着那道悬浮在空气中的身影,步须归的眼睛瞪得滚圆,好像要掉出来一样。

    他的心中更掀起惊涛巨浪,久久不能平息。

    “这是……凌空虚步?!”

    步须归压抑不住,从坑中跳起来,死死地咬着牙。

    “你你你你你你……你是武道先天?!”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声音已经扭曲变形了。

    可见他此时的心情是何等的激荡不安。

    陈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冷漠,如高高在上的神袛俯瞰凡间,然后缓缓吐出两个字——

    “蝼蚁。”

    话音刚落,他抬手一压。

    漫天威势,轰然压下。

    如泰山压顶。

    下方大地,凭空沉陷十厘米。

    刚刚站起来的步须归和洛天雄感觉肩头上增添了几百几千吨的重量。

    那样子的沉重,如果是全盛时期,他们还可以抵抗。

    可是他们现在受伤了。

    所以只能屈服。

    陈遇的手掌再次往下压了一点。

    两人砰然跪倒在地。

    洛天雄认命地闭上眼睛,把头埋在地面。

    步须归的修为稍微高一点,而且他不愿意彻底抛弃心中的骄傲与自尊。

    于是他死死地支撑着头颅,不肯低下。

    陈遇见状,眼中罕见地掠过一丝赞赏。

    “不屈的精神,倒是让我稍微刮目。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还是要俯首。”

    说罢,手掌一压到底。

    压力陡增。

    比刚才还要强上一倍。

    在如此沉重的压迫下,步须归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直接低下了脑袋。

    对此,他眦睚欲裂,连嘴唇被自己咬破了都没有知觉。

    做完这一切,陈遇的身形飘然降下,来到两人面前。

    “服是不服?”

    冷冽的声音,令人悚然。

    洛天雄苦涩地开口:“我早就服了。”

    但步须归那股狂傲气焰不减,竟然硬生生地挤出两个字:“不服!”

    陈遇眼神玩味:“不服?”

    “没错,就是不服!”

    “那就去死。”

    “死也不服!”

    步须归表情狠厉,眼中似乎蕴藏着灼热的火焰。

    那股桀骜不驯的意志,令人动容。

    可惜,“令人动容”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令别人动容”。

    陈遇不在这个行列当中。

    前世千年,踏遍大半个宇宙,他什么人没见过?

    他见过畏惧光明的生物,不顾一切地扑向恒星。他见过渺小的蝼蚁,凭一股意志令苍天战栗。他更见过无畏之人,一人一剑,开启逆天之路,不由分说。

    太多太多,数之不清。

    步须归的坚持、骄傲还有意志,比起那些人来简直不值一提。

    更何况,步须归的桀骜,并非无懈可击。

    陈遇勾起嘴角:“死也不服?”

    “对!死也不服!”

    步须归咬牙,一字一字地重复这句话。

    陈遇笑了:“很好,我被步掌门你的精神深深打动了。”

    “废话少说,你要杀就杀!说一句求饶的话,我不是男人!”

    “好吧,为了成全步掌门的大义,也为颂扬步掌门的精神,我成全你。我非但成全你,我还把整个金曦门松下黄泉陪你。”

    此话一出,洛天雄和步须归同时抬头。

    当然,是在陈遇稍微松开束缚的前提下。

    步须归愕然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把金曦门送下去陪你,放心吧,你不会孤单。”

    说完,陈遇抬起手。

    就要一巴掌拍下去。

    在刚才的碰撞中,步须归已经见识到了陈遇的力量。

    这一巴掌下去,恐怕脑袋会被拍得稀巴烂,绝无幸存的可能。

    但步须归在担心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陈遇口中的“整个金曦门”!

    他愤怒地开口:“你什么意思?你想屠我金曦满门?”

    陈遇歪了一下脑袋:“不行吗?”

    “废话!”步须归被陈遇的这句话气得当场吐血,然后凄厉地叫道:“当然不行,你是禽兽吗?你是恶魔吗?金曦门上下,几百号人,你全都不放过?”

    陈遇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呼——”

    步须归松了口气。

    陈遇说:“我只是随便杀一下山门之内的人就行了,剩下那些不在山上的,我也懒得去找。”

    “噗——”

    步须归再次喷出一团血雾。

    眦睚欲裂。

    随便杀一下?

    开什么玩笑!

    步须归愤怒咆哮道:“你这恶人,不得好死!”

    陈遇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又没说过我是好人,而且,定我罪者——谁呢?”

    随后,一掌拍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慢!慢慢慢慢!”

    步须归突然急促地开口。

    陈遇的手掌停下,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如何?”

    步须归咬着牙,表情犹豫,似在天人交战。

    陈遇挑眉:“看来你还没想清楚要说什么,那你先死了再说吧。”

    “死了还怎么说?”

    “托梦给我。”

    “你——”

    步须归一阵心血上涌,险些又要喷出来。

    陈遇不耐烦地说道:“你还有三秒钟时间。”

    “……”

    “一。”

    “求你放过我金溪满门!”

    陈遇刚开口,步须归立马低下了脑袋。

    语气中充满了哀求。

    陈遇呵呵笑了两声:“你不是宁死也不求饶吗?”

    “……”

    “你不是死也不服吗?”

    “……”

    沉默。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此时此刻,步须归神色痛苦。

    可陈遇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继续开口:“你现在服不服?”

    “……”

    “注意点,你的回答可是关乎到整个金曦门的生死哦。”

    “……”

    “你该不会以为,在两大最强者身死的情况下,金曦门还有余力来对抗我吧?”

    话说到这种程度,步须归再也不能用沉默蒙混下去。

    他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一个字:“服。”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服!”

    “哈?”

    “我说——服啦!!”

    步须归豁尽全身仅存的力气,吼出这句话来。

    吼完之后,整个人都颓靡了。

    陈遇勾起了嘴角,伸手拍拍他的脑袋,满意道:“这样才对嘛,我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你只要服就好,其它的事情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步须归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他:“你刚才那些话,仅仅是为了逼我屈服?”

    “你说呢?”

    “就算我不服,你也不会对金曦门下手的吧?”

    “你说呢?”

    陈遇还是重复这句话。

    只不过他的表情很是玩味,眼神中也充满了戏谑。

    像……

    一个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