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行相爱:娇妻,〕〔穿越特工小王妃〕〔第一首席:豪宠酷〕〔都市之特种狂兵〕〔乡村最强小神农〕〔天下珍藏〕〔大仙官〕〔女神的绝世高手〕〔撩妻成瘾:总裁请〕〔暖婚似火:顾少,〕〔美女总裁的妖孽仙〕〔农门悍女:山里汉〕〔道缘浮图〕〔木叶之一刀神明〕〔重生肥妻:首长大〕〔首辅大人,夫人喊〕〔农女重生之丞相夫〕〔20几岁要懂点人情〕〔我的绝代美人〕〔神医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都市邪仙 第449章不动如山
    独眼老头,金曦门长老会成员,大宗师修为。

    往日里养尊处优,连步须归都不给什么面子。

    久而久之,养成了乖僻的性格。

    在这种性格下,别人走路不相信擦到他的肩膀,他都认为是对他的亵渎,从而将那人暴打一顿,甚至废掉。

    反正这里是阳州,金曦门一家独大,是当之无愧的土霸主。

    他是门内长老,横行霸道一些很正常。哪怕是步须归,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斥责他。

    可先前,他先被洛天雄“侮辱”了。

    现在,一个小辈也敢对他大打出手!

    这种屈辱,岂能再忍?!

    独眼老头的独眼中,血丝蠕动,将整个眼白都染成一片嗜血的红艳。

    “我要杀了你!”

    他疯狂了。

    滔天杀意,如潮浪般,一波又一波地冲击陈遇。

    陈遇则如一叶扁舟,随波逐流,可怎么都翻不了。

    陈遇眼中带着讥讽,缓缓开口:“想杀我的人多了,你算哪座庙里的哪根葱?”

    独眼老头见气势压不倒对方,悍然出手。

    “金曦神功!”

    气机运行全身,使他如同蒙上一层金色的光华。

    “四式——昊阳焚空!”

    霎时,狂暴灼热的罡气,铺天盖地而来。

    地面甚至出现干涸、枯裂的迹象。

    “给我死!”

    独眼老头面目狰狞,挟带漫天威势,一掌拍来。

    陈遇轻轻摇头:“明明弱小,还盲目傲慢,可笑,可怜。”

    说罢,不闪不避,正面接招。

    轰然一响。

    两人脚下的大地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

    独眼老头感觉自己的拳头打中了,于是咧开嘴,发出猖狂的大笑。

    “你说得没错——弱小从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你如此傲慢,还是去死吧!”

    吼声中,全部力量涌出,轰击在陈遇身上。

    大地再遭受如此雄浑的力量,难以支撑,顿时寸寸崩裂,凭空下陷。

    漫天烟尘亦随之升起,遮蔽眼前视线。

    独眼老头狞笑道:“步须归久居高位,已变得畏头畏尾,垃圾一个!竟然忌惮你这种人,简直可笑!他说你是陈遇,我说——你是陈遇又如何?一样要死!”

    积攒的怨怒如数爆发,令他神清气爽,欢畅无比。

    可这时候——

    “是吗?”

    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正是从身前发出。

    独眼老头瞪圆了眼睛。

    “这——你还没死?”

    “死?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也太小看陈遇二字中包含的分量了。”

    声音平静且冷淡,没有一丝虚弱甚至负伤的意思。

    独眼老头感到不可思议,迅速抽身,拉开距离后用手一扫。

    漫天烟尘散去,露出真实的场景。

    陈遇站在原地,始终不动,且神色如常。

    他挠了挠刚才被击中的地方,那副样子……像被蚊子叮到,有点痒。

    事实上,也相差不远。

    陈遇摇头道:“你太弱了,连破我明王不动功的程度都达不到。”

    “这不可能!!”

    独眼老头像见了鬼一样,发出难以置信的吼叫。

    然后身形暴起,再次以一拳轰向陈遇。

    陈遇还是没闪,站在那里,任由他攻击。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炸响。

    独眼老头足足轰出了十几拳。

    可陈遇的身板,如铜墙铁壁……不……铜墙铁壁的话,早就被独眼老头砸得稀巴烂了。

    陈遇的身体,赫然比铜墙铁壁更夸张!

    “我不相信啊!”

    独眼老头面临崩溃的边缘,疯狂地攻击。

    但没有用,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

    他咬着牙关,嘴唇也被咬破了,鲜血横流。

    在这一刻,他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

    他终于明白了陈遇口中的弱小是什么意思,不对,这已经不是弱小可以形容的了。

    这是渺小。

    萤火相比皓月,芥子相较须弥。

    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正是如此。

    独眼老头猛然拧身,罡气催至极限,体内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

    经脉,筋骨,血管,在这一瞬间,不知爆裂了多少。

    他七窍流血,根基破碎,以此来换取更为强大的力量,发出超越自身极限的一招——

    “金曦神功,逆式——狂阳无垠!”

    最强一式,最后一拳,带着疯狂砸向陈遇的面门。

    这时。

    陈遇动了。

    一动便如雷霆,迅疾无比。

    他抬手成掌,轻描淡写地捏住对方砸过来的拳头,轻声道:“打身上可以,打脸不行。”

    “你——”

    “咔嚓。”

    轻轻一捏。

    独眼老头付出损坏根基为代价所换来的最强招式,直接被瓦解。

    非但如此,他的拳头也被捏碎。

    从那种“咔嚓”之后又“咔哒咔哒”的声音来看,估计是粉碎性的骨裂。

    手骨估计全部化成齑粉了吧?

    独眼老头发出凄厉哀嚎,倒退。

    陈遇却一把抓住他,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起来。

    “你不是让我跟你走一趟吗?走吧,我跟你去。”

    独眼老头闻言,心神激荡,引发体内伤势,噗嗤一声喷出鲜血来。

    奶奶的,你早这样说不就完了吗?

    陈遇似乎看懂了他的想法,于是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我看你很想杀我的样子,所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你不顶用啊。”

    独眼老头再次吐血。

    这时,昏迷的洛天雄苏醒过来。

    他站起,一脸茫然地嘀咕道:“我这是怎么了?啊,头好痛!”

    洛天雄捂住脑袋,发出痛苦的呻吟。

    那是被老混球附身之后的后遗症。

    陈遇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你记得之前的事情吗?”

    洛天雄还是一脸茫然:“什么事情?”

    陈遇将手里的独眼老头伸过去:“就是跟这老头的事情。”

    洛天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记得啊……倒是记得有个皮肤粗糙的女人……不对!这是怎么回事?!”

    洛天雄反应过来,指着独眼老头大叫道:“这不是我门内的长老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独眼老头此时因为强行运功而导致七窍流血,模样凄惨,令人发悚。

    可老头还有意识,他怨毒地盯着洛天雄,惨笑道:“洛天雄,你这卑鄙恶心的家伙,何必惺惺作态?你给予的欺辱,给予我的疼痛,我做鬼也不会忘记!”

    “啊?关我什么事?”

    洛天雄丢失掉了所有被附身时的记忆,一脸懵逼。

    独眼老头怒吼:“闭嘴,你个死gay佬,不关你的事难道还关我的事?”

    洛天雄面红耳赤,怒喝道:“你特么骂谁是gay佬?把话给我说清楚!”

    “好了好了。”

    陈遇赶紧站出来打圆场。

    “听说你们长老会要找我,赶紧带我去一趟。刚好我现在有空闲,大家不妨敞开心扉来谈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