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民无悔〕〔我只是个穿越者〕〔绝品透视神医〕〔驱鬼小法师〕〔极品龙帝〕〔墨子传〕〔医品太子妃〕〔大领主老爷〕〔龙套神帝〕〔兽世田园:抢个娇〕〔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都市无敌皇帝〕〔圣与罪〕〔溺宠99法则:吻安〕〔名门婚宠:晚安,〕〔纨绔小拽妻:霍爷〕〔重生蜜宠:景少,〕〔家有悍妻怎么破〕〔1胎2宝:墨少,别〕〔都市超能公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农女要翻天 第306章这当爹的
    冯擎苍买下那些房子付给她的钱,去了成本,剩下的赚头,大部分都用来给那些工匠开支了,还有万旭那边,忙了一大年,她总不能让人家白忙吧,于是又把剩下的那两千两,给了万旭一半。

    她现在就剩下一千多两银子,拿什么退给冯擎苍,合着她忙忙乎乎一大年,等于是白忙了。

    “冯城主的意思,我现在到有些明白了,如果他真要求你和他回北周,浅画你会带走吗?”

    “……”西爵闷闷不乐这么半天,是因为舍不得浅画?

    她正想告诉西爵,她就算建筑队不干了,也没打算回北周。

    见冯擎苍抱着浅画,把小白狼也给领到前院来了,程诺儿赶紧奔过去,把两位受到惊吓的婆子打发走。

    “你怎么把小白给领前院来了,我这藏了这么久,就怕它吓到别人。”

    “娘亲,小白自己会冷冷。”没等冯擎苍说啥,浅画指着后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小白这一身绒嘟嘟的白毛,别说现在才深秋,就是数九寒天都不会冷冷。

    这件事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可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让浅画明白。

    “画儿,孙婆婆,李婆婆,她们不喜欢小白住在前面,所以娘的意思……”

    这话冯擎苍都和浅画说了,也警告过她,如果她坚持让小白来前面,娘亲说不定还会生气,会把小白送走。

    还以为娘亲这样说是要把小白送走,浅画急了,“爹爹,去爹爹家,浅画不要孙婆婆,不要李婆婆,浅画要和小白去爹爹家。”

    浅画现在有了自己的亲爹,不但不待见他了,连他派来的人都容不下了。

    人家的孩子果然不能太过喜爱,因为你就算再怎么喜爱她,还不是有了亲爹,就不要他了。

    看着自己拿来的那些玩具,如今放在那浅画一眼都不瞧,西爵酸溜溜的说道:“如果浅画不需要了,那就让那两个婆子回去吧。”

    实际浅画现在真不需要那两个婆子了。

    她这刚给浅画断了奶,现在她女儿的一日三餐都由她亲自照看,而且过两天干爹干娘就回来了。

    “那等下我给她们多包一些银子,就打发她们回去。”

    “小圆子你也可以一并打发了。”

    反正人家这现在也不需要他的照顾了,西爵盯着黏在冯擎苍身边的浅画,顿觉五脏六腑都是酸的。

    西爵今天越来越奇怪了,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

    哎,说他是小孩子还不愿意,这耍的不就是小孩子脾气吗。

    “小圆子我还是留着吧,因为我和浅画去哪,还少不得要他给赶车。”

    “冯城主那院什么人没有,还能缺了一个赶车的。”

    “国主说的对。”西爵一再挑衅,冯擎苍也不客气了,“我那的确什么人都有,以后她们娘俩的事,就不劳国主费心了。”

    这边的火药味这么浓,两个男人都快打起来了,浅画一颗心都在小白身上,现在更可笑,竟然拿着自己的小披风在给小白往身上披。

    程诺儿本想让浅画去安抚一下西爵,可一看女儿那个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见冯擎苍和西爵都看过来,程诺儿尴尬的指了指浅画,“那个,你们自己看,难道不好笑吗?”

    一条大白狼老老实实的趴在那,一个小粉团子围着它转着圈,还在把那个粉红色的披风往那只可怜的狼身上盖。

    冯擎苍和西爵看过来,都没忍住,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出于对小白狼的同情,西爵走过来试探着抱起浅画,哄道:“画儿你看小白是不是困了?现在小白要睡觉觉了,我们就不要打扰它了好不好?”

    “好。”浅画点点头,这次到是没反对西爵抱着她。

    小白哪里是困了,它是被小主人给折腾的,很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见西爵要抱着浅画出去,冯擎苍这边赶紧就要跟出去,却被程诺儿给拦住了,“你没出现前,一直都是西爵充当着保护浅画的角色,现如今你来了,就不让浅画和西爵在一起了,这太说不过去了。”

    “有什么说不过去的,浅画是我冯擎苍的女儿,他凭什么抱着我的女儿。”

    “冯擎苍,这段时间我没干涉你和浅画接近,完全是因为咱们是好邻居,我不想破坏这层友谊你懂不懂?”

    “听你的意思,还是想说浅画不是我女儿?”

    程诺儿梗着脖子,想嘴硬,可却发现,那样的话她现在竟然说不出口了。

    “程诺儿,先不说冯卓已经去荒地都调查清楚了,就单凭我和浅画的某些特征,你若再敢说浅画不是我女儿,我现在就带她回北周。”

    原来这段时间冯卓一直没出现,是回北周调查这件事去了。

    程诺儿有些心虚的说道:“是哪个乱说的,浅画是谁的女儿,只有我这个当娘的说了才算。”

    “还有我这个当爹的说了更算。”拉过程诺儿,在她惊呼声中,冯擎苍低下头,把头发往前拢了一下,指给程诺儿看,“你瞧瞧这个,就明白我为什么会认定浅画就是我的女儿。”

    冯擎苍的头发长,遮住了他耳朵后的那几点特征,这么长时间,她还真没注意到,他这里竟然有着和浅画一模一样的三个耳仓。

    “仅凭这个……”瞧着冯擎苍的眼神不对,程诺儿赶紧改口,“就算你是浅画的爹,那也只能代表你是她生物学上的爹。”

    “生物学?”冯擎苍有些懵逼。

    哎呀,这个问题还用解释吗。

    “就是你是给她生命的爹,但你没养过她对吧?生也是我生的吧?就凭这一点,你就没资格把浅画从我身边带走。”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把浅画从她身边带走了。

    “傻女人没事就知道瞎捉摸,瞎防备,我是浅画的爹,你是她娘,我们才是浅画最亲最近也是最安全的人,你现在让一个外人,还是个男人抱着咱闺女,成何体统。”

    咳咳咳……

    “冯擎苍,浅画才十四个多月,而西爵都是成年人了,你认为一个成年男人,会对一个才一岁多的孩子产生什么样的想法?”还说她瞎捉摸,他才是瞎担心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