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民无悔〕〔我只是个穿越者〕〔绝品透视神医〕〔驱鬼小法师〕〔极品龙帝〕〔墨子传〕〔医品太子妃〕〔大领主老爷〕〔龙套神帝〕〔兽世田园:抢个娇〕〔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都市无敌皇帝〕〔圣与罪〕〔溺宠99法则:吻安〕〔名门婚宠:晚安,〕〔纨绔小拽妻:霍爷〕〔重生蜜宠:景少,〕〔家有悍妻怎么破〕〔1胎2宝:墨少,别〕〔都市超能公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农女要翻天 第388章出逃
    浅画悄悄伸手入怀,从里面拽出一根红绳,红绳上坠着一块晶莹剔透的上等翡翠。

    大朋友送了她好多礼物,可她就对这块玉佩印象最深,这次趁着娘亲不注意,她偷偷把这块玉佩带了出来,就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大朋友。

    “大哥哥,我能求你件事吗?”浅画把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拿下来,递给西爵,“你能帮我找到这块玉佩的主人吗?”

    如果的他的记忆力没出错,这块玉佩应该就是当年齐严送给浅画那块玉佩。

    当年他同样也送了浅画一个玉扳指,而且还是从自己脖子上取下来的,那见礼物对他极其珍贵,可在浅画这里,还不如齐严送的一块破玉石。

    “画儿,你能告诉大哥哥,找到这个人之后想做什么?”

    好看的凤眼眯成了一条缝,西爵这会的笑意,浅画自然感觉不到里面隐藏着什么,还眼巴眼望的,希望大哥哥能帮到她。

    娘亲说过,撒谎是不对的,更何况大哥哥还是一国之君,她现在要是和一国之君撒谎,岂不犯了欺君之罪。

    想到这,浅画羞答答的回道:“我要嫁给他,然后像我娘爱我爹一样,给他生一堆孩子。”

    随着一掌拍在桌子上,拿在西爵手里的那块玉佩啪的一声就变成了碎渣子。

    浅画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看那堆碎玉,忙又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大哥哥,“大哥哥,你弄碎了我的玉佩。”

    “碎就碎了吧,这东西宫里多得是,等下我送你一块更好的就是了。”西爵冷冰冰的回道。

    大哥哥怎么可以这样,弄碎了人家的宝贝,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甚至都没和她说声对不起。

    这块玉对她来说何其珍贵,他就是说对不起,她也不会原谅他了。

    更何况他还没说。

    浅画眼泪扑簌簌的直往下滚,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收起那堆碎渣子,用手帕包上,转身就跑了出去。

    瞧着浅画伤心,西爵更气愤了。

    并未去阻拦,任由浅画跑出去,想她闹闹脾气,估计很快就能好,也就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浅画跑回自己住的地方,越想越伤心,越伤心越觉得大哥哥不可理喻。

    要不是刚相识时他抱着自己喂小鸟,还救过自己的命,否则她说不定会一赌气,放火烧了他家的房子。

    视线从屋顶上收回来,既然不忍心放火烧房子,那她离开这里总可以吧?

    紫青这会也不知去了哪,蓝表姐更可恨,一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开始凸显她八面玲珑的本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和谁都能聊上一会,早把她这个小表妹给忘了。

    浅画简单收拾一个小包裹,带了几件衣服,几十两银子,偷偷流出了屋。

    大门她绝对不能走,那里有那么多人把守着,她只需一过去,就会被大哥哥的人给抓回来。

    浅画绕到后院,见灶房的人都在忙着,没人注意到她,这时正好有一辆送菜的马车停在那,就悄悄钻了进去。

    送菜的老爷子正在和管事的结账,收了银子,乐呵呵的回来牵着马车就从后门出了府。

    藏在菜筐里的浅画一看后门也有很多人把守,暗自得意自己够聪明,多亏钻进这辆车里,否则后门她也出不去。

    老爷子一直牵着马走出府,才敢坐上去,大鞭子一甩,马儿就哒哒的跑了起来。

    多亏这个季节送菜都得用大棉被盖着,否则这大冷的天,还不得把浅画给冻个好歹的。

    浅画猫在菜筐里,用大棉被把自己蒙上,晃晃悠悠也不知走了多久,才听见赶车的老爷子喻了一声,马车停了下来。

    趁着老爷子拴马的空档,浅画赶紧悄悄从后面溜下马车。

    马车停下的地方,是一座农家院的大门前。

    浅画一溜下来,就有些傻眼了,这是哪啊?怎么出城了?

    送菜的老爷子拴好了马,就上前扣门,“齐老爷,齐公子,出来拿菜了。”

    正预转身离开的浅画一听老爷子喊的人姓齐,不由得一喜,不会吧?难道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不会这里就是齐先生的家吧?

    浅画赶紧把自己藏在一棵大树后,盯着这家大门口,不一会,就听见有人边开门边道:“是王老爹吗?您今天来的早啊。”

    大门一开,走出来的人正是齐盛。

    王老爹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菜农,年年种菜,就学会了一套储菜的经验,所以在这个没什么青菜的时节,他家储存的那些白菜土豆萝卜什么的,就变成了畅销货。

    齐家最近手头比较宽裕,再加上几位夫人又都刚刚学会包饺子,所以就让王老爹送些白菜萝卜过来。

    老爷子出来一趟,要给好多人家送菜,这个齐家要的少,是最后一家。

    浅画一看出来的人是个老爷爷,根本不是齐先生,一脸失望的刚要转身离开,这时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爹,您少拿一些,还是我来吧。”

    齐先生?这里还真的是齐先生的家。

    不在娘亲说,在西秦,齐这个姓氏并不是很多,只要她能碰上,说不定就是外祖父一族的人。

    “齐先生,呜呜……”浅画激动不已的赶紧从大树后跑了出来。

    正从车上往下搬运白菜的齐严一看灰头土脸的浅画,吓了一跳,赶紧把手里的白菜扔在地上,跑过来拥住浅画,“浅画,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浅画一指王老爹,抽抽搭搭的回道:“我是躲进这位老爷爷的菜筐里逃出来的。”

    这个小姑娘竟然说是躲在他的菜筐里逃出来的,这还了得,这要是让人知道,他可是犯了大罪了。

    王老爹愣然问道:“你是从哪家逃出来的丫头?快点赶紧跟我回去。”

    齐严赶紧挡住王老爹伸过来的手,怕他触碰到浅画,微怒道:“王老爹,这孩子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丫头,她是我的学生,可能是和家里大人怄气了,来投奔我的。”

    细看了一下浅画这身穿戴是不像下人,王老爹这才转回去,继续搬他的白菜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