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东方玄奇故事〕〔会穿越的道观〕〔教导异界娱乐圈〕〔竹鼠召唤系统〕〔明末抉择〕〔天降系统妹妹〕〔秦吏〕〔篮坛记〕〔八零军嫂是神医〕〔晚安,总裁大人〕〔主角崛起〕〔有鬼赶紧跑〕〔扶一把大秦〕〔全能巨星奶爸〕〔墨少,亲够了吗〕〔进化之眼〕〔魔王的另类进化〕〔上仙您的外卖到了〕〔软,化,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农女要翻天 第403章一命换一命
    小圆子这样说,齐严只当他是客气。

    “公公对国主这么尽心尽力的伺候,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一天。不过齐严还是要答应公公,未来只要公公有需要的一天,齐严一定尽心尽力,在所不辞。”

    谁都知道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的意思,他这整日伴在君王身边,比旁人更知道什么叫如履薄冰。

    这次比上次还多了四个,如今十六个选上来的秀女已经都送进宫去了,国主这次回去,保不准就会看上几个,到时封号一下来,后宫的日子可就没有宁日了。

    齐严是程姑娘最喜爱的弟弟,这一点,国主也是清楚的。

    未来若真有那么一天,齐严能不能替他说句话都是小事,小圆子的目的当是想要一个北周的靠山。

    齐家犯下这样的大罪,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国主为啥偏偏对西齐王如此厚待,只是割去了官职,财产充公,还允许他住在盛京附近。

    这一点别人清不清楚他不知道,反正他是清楚的,还不是因为西齐王是程姑娘的亲爹,国主怕程姑娘和他急眼,才会迟迟下不去手。

    在宫里久了,如果不会打自己的小九九,找个靠得住的靠山,有几个能活到老的。

    跟在程诺儿身边一年多,程姑娘是什么样的人小圆子还不清楚,如果将来他真有那么一天,他只需齐严能给程姑娘送个信就行了。

    齐严这句在所不辞,小圆子貌似很受用,压低声说道:“实际现在能救齐顶的还得是你们齐家自己的人。”

    “我们齐家自己的人?”齐严不解的看着小圆子,“公公说的难道也是诺儿姐?”

    小圆子摆摆手,“来不及了,等你诺儿姐赶来,齐顶的脑袋早掉了。”

    “那公公说的……”

    小圆子往上指了指,“当然是太后她老人家了。”

    这次轮到齐严摆手了,“这不可能,太后现在自身都难保,国主怎么可能给她这个面子。”

    接下来的话,小圆子说的声音更低了,“太后当年找人刺杀国主,还差点伤着浅画小姐,按国主的脾气,他为啥留太后到现在?”见齐严摇头,小圆子嘿嘿笑了一声,“当然是有不能杀的理由了,那个理由,就是先皇留下的密旨。”

    小圆子公公说的这样神秘,也只是说了太后还活着的理由,这与救大哥有关系吗?

    见齐严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小圆子不免有些急了,“我说严公子,你还真不适合入朝为官,这理解能力也太差了,难道以后国主吩咐你做点事,还要每一步都吩咐到了?”

    “公公操心的有些多余了,我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入朝为官的。”

    “对了,我忘了你也是齐家的人。”见齐严点不醒,小圆子只得明说了,“实际你们齐家,国主最恨的就是太后,可又不能杀她,你说如果这个时候,太后自己提出来,由她换取齐顶的性命,你说国主会不会答应?”

    那是自然,大哥虽然犯了死罪,但并未直接伤害到西爵。

    可太后就不一样了,她当年直接要杀的人可是西爵,而且他从他娘那里还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当年西爵的亲娘,就是被太后给活埋的,据说死前也没少遭受折磨。

    想他齐家怎么会有太后那样凶狠的女人。

    这样一想,西爵恨太后,恨他齐家人,倒也不难理解。

    齐严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件事太后能不能答应,就是我爹那里,也不会答应的。”

    小圆子呵呵一笑,“你这又想救你大哥,又不想冒风险,严公子,你这样就不能怪奴才不帮你了。”

    牺牲太后把大哥救出来?小圆子这个主意虽然有些大胆,但却是唯一能救齐顶出来的办法。

    “再者说这件事又不是让你做主,你只需打发人把信送进去,决定谁死这个大权,可就掌握在太后手里了。”见齐严半天不说话,貌似有些动心了,小圆子又道:“据奴才所知,当年太后几次寻死,还说自己现在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好。对一个一心求死之人,我觉得你们还不如趁机,换一个活的出来。”

    他刚刚只是动了一下那样的念头,都觉得罪孽深重。

    太后是他的亲姑姑,是他爹的亲妹妹,是他们齐家曾经的骄傲。

    齐严赶紧摇头,“不可能的,谢谢小圆子公公,这件事我就当您从未和齐严说起过。”

    齐严这样的表现,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小圆子挑挑眉,“那严公子就当奴才刚刚只是放了个屁吧。”

    马车一停下,齐严才发现已经到了西近府。

    合着他和小圆子说了一路,也只是想出了这么个一命换一命的馊主意。

    马车停在的地方是府门外,齐严刚步下马车,浅画就从里面飞了出来,“严舅舅,画儿好想你。”

    瞄了一眼站在台阶上的西爵,齐严伸出去的双手又缩了回来,后因浅画跑下来的冲劲,不得不扶她一把,“画儿,慢点。”

    浅画顺势拉住齐严的袖子,把小脑袋依偎过去,撒着娇,“严舅舅,画儿就要和大哥哥进宫了,大哥哥说宫里比外面安全,要不然他不放心我,所以画儿就答应了。”

    想必这次西爵一定很后悔把浅画送去齐家。

    实际他也后悔,每当想起浅画被抓时的恐惧,他就觉得大哥是该死。

    “画儿已经是大姑娘了,进宫之后,该守的礼节一定要注意,否则严舅舅这个老师可是要被你打脸了。”

    “放心吧严舅舅,画儿这一个多月就和宫里的姑姑们学规矩了,我现在比以前还懂规矩呢。”

    “那就好那就好。”

    瞧着齐严和浅画一副千言万语要诉说的样子,西爵走过来,一把拉过浅画,“画儿,你答应过朕,只要看见齐严舅舅,马上就和朕上车对不对?”

    对是对,她是那样说过,可是,她才刚刚和齐严舅舅说几句话,都还没打听一下外祖父一家好不好呢。

    似是明白了浅画的意思,齐严不待她问,赶紧主动说道:“画儿放心和国主进宫吧,外祖父一家现在都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