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梦源〕〔纹以载道〕〔蜂起云涌〕〔系统让我去算命〕〔我有一栋幽灵鬼屋〕〔快穿之男神攻略〕〔最强鬼医:暴君宠〕〔甲壳狂潮〕〔头号前锋〕〔我的武魂是盘古〕〔崛起原始时代〕〔最佳恋爱对象〕〔都市之第一次有奖〕〔史上最坑女神〕〔重生燃情年代〕〔汉末之奇谋〕〔我的邻居是皇帝〕〔睦宋〕〔人道崛起〕〔隐世黑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暖妻在上:总裁,别玩了 第46章 孤儿院的真相
    “韩景初,你抓着我做什么……”唐婉凉不停的吸气,好不容易才让她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哭。

    “我已经打完了电话。你急着跑出去做什么。”韩景初盯着她黑色的后脑勺,一只手蛮力的捉住她,就是不肯放手。

    “我……你能不能放开我?能不能别管我……你要管就去管苏薇安好了……”唐婉凉挣了挣他的手。他的手仿佛根本不是捉在她的手腕上,而是在抓挠着她的心脏。

    一颗心。紧紧的缩了缩。

    “唐婉凉。你又在闹什么别扭?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韩景初不解,前一刻这个女人还在饭厅和他一起吃面条,这一刻又开始闹脾气了。

    “我说了。不用你管!你管好你的苏薇安就行了!”这一次,唐婉凉是用了大力气,终于挣脱开了他。

    像是逃也似的跑出厨房。踩着拖鞋。蹬蹬蹬的上了二楼。

    一进门,她就大力的关上门,门板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唐婉凉进了房间。没有走几步。整个人就跌在了地板上。膝盖着地,眼泪和鼻涕糊了一脸。

    刚才进了泡沫的那只眼睛。又还是胀痛起来。

    和韩景初结婚是她从小心心念念的盼望,她甚至从来不敢想象。她可以在十几年后,和当初孤儿院里的那个大哥哥结婚……

    可是,到头来。这样强求来的婚姻,苦果只有她自己知道。

    下一刻,门板传来大力的敲击声,砰砰砰——

    “唐婉凉,你开门!”韩景初被她关在门外,用力的砸门。

    唐婉凉摇了摇头,一颗心像是被放进了绞肉机里,不停的搅拌着。“韩景初,我没有事情,你别管我……”

    “我要你开门!”她越是和他作对,韩景初就越是不满意。

    像唐婉凉这种被他们韩家以五千万买回来的卑贱女人,只配服从和听他的命令。

    唐婉凉抿紧唇,不再说话,撑着一只手,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无论韩景初有多生气的敲门,砸门,她也当做听不见。

    躺在床上,对着墙壁的那一面,低低的抽泣着。

    小时候,在孤儿院里,她经常受到同伴的欺负,每次泪流哭泣的时候,她都喜欢对着墙壁,躲在床上,偷偷的哭泣,不想让人发现,不想让人看见。

    韩景初站着门外,等敲的累了,终于停下了动作,心里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该死。

    “好……这是你不开门的,唐婉凉,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不过是我身边的一个生孩子工具,除了你,多的是女人想给我生孩子!”韩景初没好气的喊道。

    他的话,隔着门板,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传入唐婉凉的耳朵里。

    她的心更疼了。

    他终于说出了这个不争的事实,说出了这个她一直不想承认的事情,在他的眼里,她只不过是替他和苏薇安生孩子的机器。

    原来,她这么廉价,怎么卑微。

    哪怕韩景初已经这么说了,门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忍不住露出一丝挫败和泄气。

    他,韩景初,在江城哪个女人不是主动的贴上来,向他讨好求欢。唯独这个该死的唐婉凉,居然把他拒之门外!

    他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乔依依,电话意外的在下一秒就接通了。

    “喂……韩总,韩总,是你吗?”那边立即跃入一道迫不及待的女音。

    韩景初举着电话,失神的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的门板,等到回过神之后,才朝着话筒那边道,“乔依依,你先洗好澡在家等着,我马上过来!”

    “好的呢,韩总,我在家等你,么!”乔依依热气无比的道。

    韩景初蹙着眉,没有再理会对方,别的女人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偏偏这个唐婉凉……

    刚结婚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摆脱不了黏皮糖一样缠着她,到现在,他好不容易对她有点兴趣了,这个女人又将他拒之门外!

    挂了电话,男人踩着拖鞋,往楼下走。

    缩在大床上的唐婉凉,忍不住全身一僵,她别过头去,屏住呼吸,听着门外的动静,确定男人已经在下楼了。

    她匆匆忙忙的下了床,连拖鞋也来不及穿上,拉开大门,就冲了出去。

    但是也只来得及看到男人关门的背影——

    “韩景初!你才是笨蛋,你才是蠢,你才是傻……明明不懂我的人就是你……”

    她哭的双眼通红,歇斯底里的朝着门口大喊。

    可是,韩景初已经离开了,根本听不见她的话。

    唐婉凉失神的回到大床上,头朝下,将脸埋进枕头里,没有形象的大哭起来。

    他就真的那么一点都不在乎她吗?

    唐婉凉感伤的想着,心里一片悲凉。

    女人哭着哭着,最后终于是哭累了,睡去了。

    唐婉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见她再次回到了八岁时在孤儿院的场景。

    那一天,孤儿院的所有孩子都很开心,

    因为早上院长通知他们,今天院里会来一位好心的阿姨和小少爷,给每一位小朋友送份礼物。

    他们从早上开始盼望,终于在中午时,等到了今天的重要人物。

    一位衣着华贵的富太太牵着穿着黑色小西装的英俊男孩,从银色的轿车里走下来。

    “韩太太,我们这家孤儿院建在山里,离市区远,真是辛苦你们过来一趟了。”院长热情的招待他们。

    孤儿院所有的孩子,都站在门口,兴高采烈的迎接他们。

    唐婉凉当时就站在那堆孩子里,穿着孤儿院统一发放的新衣服,是人群中不起眼的一个。

    而从车上走下来的他,韩景初就是所有孩子眼中最耀眼的一个。

    十岁的小男孩,一头干净整齐的短发,黑色的小西装,西裤,内里是白色的衬衫,领口系着绅士的小领结。

    看起来像是一个小明星。

    孤儿院里的孩子,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那样的豪车,那样漂亮的衣服。

    相比于他那样的白马王子,当时的唐婉凉,就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丑小鸭。

    但是是一只被王子深深吸引了的丑小鸭。

    等到每个人都领了一份漂亮的小礼物,孩子们开始散去。

    院长领着那位太太和小男孩进了孤儿院里,唐婉凉站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一点点远去,原以为,那就是属于他们一点点的焦急。

    可是,后来命运再一次把他们牵在了一起。

    等到下午时,唐婉凉和另外三个一样大的孩子,被院长紧急叫到了医务室。

    四个孩子一进去,就看到白天那个英俊的小少爷,惨白着一张俊脸,躺在大床上,闭着眼睛,眉心紧蹙着,样子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站在大床旁边的那位富太太,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哭着抱怨,“我早说了就不该来这家倒霉的孤儿院,根本没有祈到福,反而是给我的景初添了祸!”

    院长和孤儿院的几位老师尴尬的面面相觑,最后,院长走到了他们四个孩子面前,

    “孩子们,现在院里出现个很紧急的情况,你们看到床上那个大哥哥了吗?他现在受伤了,流了好多好多血,很痛苦,你们愿意帮帮他吗?”院长指了指躺在床上的韩景初,耐心的和几个孩子道。

    唐婉凉当时才八岁的年纪,还很懵懂,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院长,“院长,我们要怎么帮到大哥哥?”

    “现在只有立马给大哥哥输血才能救他,院里只有你们四个孩子的血型吻合,你们谁愿意帮忙?”

    院长不忍心的开口问,如果不是韩太太的身份太过尊贵,他们孤儿院又很偏远,现在赶去市区根本来不及,她不会用这样极端的办法去救韩家的小少爷。

    另外三个孩子听到要输血这样的话,不约而同的捂着眼睛大哭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个小朋友听完,就害怕的逃跑了出去。

    “你们谁愿意?”见到剩下的三个字都没有回答,院长忍不住急了,又一次重复的问道。<ig src=&039;/ia/6513/2895766webp&039; width=&039;900&0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