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首席VS单纯女〕〔捡个总裁做老婆〕〔首席独宠:军少的〕〔惹火狂妻:邪帝,〕〔侠客管理员〕〔拂尘烬〕〔宿主脑阔疼〕〔大宋好官人〕〔神级强者在都市〕〔踏天争仙〕〔总裁大人,请离婚〕〔猎户出山〕〔海贼之无限觉醒〕〔忠义天下〕〔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心动101次:娇妻萌〕〔回到八零当女兵〕〔第一纨绔:暗帝,〕〔都市酒仙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网文崛起之IP为王 第074章 弟弟变了!
    王涛望着陈默渐渐走远的身影,忍不住朝身旁的娇妻道:“哎,你发现没有?小默这次回来,变化好大,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

    陈菊闻言,不由白了丈夫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又不是睁眼瞎,又岂会看不出我弟眉宇之间散发出一股强大自信?这样看来,好像我们两个有点小人之心了。”

    王涛秒懂娇妻的意思,点头赞同:“我们确实有点小人之心了。”

    咦~什么叫小人之心?

    王涛迅速反应过来,连呸好几口:“我们两个哪像‘小人’了?我们只是提前做好最坏打算,这叫‘未雨绸缪’,不叫‘小人之心’。做生意的事谁也说不准,别说小默他以前没有做生意的经验,就算他经验丰富,这生意说亏还不就亏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小默他做生意真亏……”

    说到这儿,王涛立刻掩口,眼神环顾四周,一怕自家小舅子突然杀个“回马枪”,二怕他的岳父岳母倏地一下从某个角落冒出,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始终是在别人的地盘,并非在他和娇妻的小天地。

    王涛觉得只要是人都不可能把一碗水端平,都说农村人“重男轻女”,可他这个二儿子生在王家就很悲哀,绝对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那种。

    反观陈家呢,陈实夫妇是出了名的“重男轻女”,所以有些话王涛只能和妻子在家里关起门来谈,却不能在岳父岳母家明着说,譬如小两口觉得陈实夫妇有着很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不管陈默决定的事对错与否,陈实夫妇都只会盲目的支持儿子,且不顾一切后果。小两口估摸着两老要在他们宝贝儿子的身上吃过一次大亏才会吸取教训;又譬如小两口一丁点也不看好陈默做生意,认为陈默兴冲冲地跑去创业必会栽个超级大跟头!

    总之,王涛觉得某些话他们小两口关起门在家里说说就行了,因为这些话不管传到陈实夫妇耳中,还是传到陈默耳中,他们夫妻都会被贴上“在背后乱嚼舌根”的标签,久而久之,郎舅、姐弟、翁婿、父女、婆婿、母女之间必会产生隔阂。

    王涛见四周没人冒出,不由松了口气,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反正我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总好过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陈菊见丈夫一副“做贼心虚”,无奈摇头:“哎,我都不明白你在担心什么?这个点我爸我妈百分百在地里,而我弟又回房了,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难不成你还怕隔墙有耳?”

    王涛还真怕隔墙有耳,毕竟在背后看衰自家小舅子创业非亲姐夫所为,尤其他现在还和小舅子处于同一屋檐下。

    这不,只见王涛一脸谨慎:“算了,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其实我们两个又没有什么坏心思,只不过有些话听到小默和你爸你妈耳中,他们心里必会觉得不舒服。”

    可不是吗?他们小两口又没什么坏心思,只是觉得本本分分做人难道不好吗?大家都说父母难做,实际上,女儿和女婿也不好做。

    陈菊就似被点燃了心中的导火线般,一股脑地将心里的苦水全部吐出:“唉~要不是怕他们多心,我早就说他们了。你说我弟,打工打得好好的非要辞职学人家去创业,他懂什么叫创业吗?他有创业的资本吗?他的本钱还不是只会伸手往家里要吗?你说我爸,他一个庄稼人又懂什么叫创业?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居然连一点主见都没有,我弟说什么就什么,疼儿子也不是这样疼的吧?他也不怕他和我妈的养老钱一去不复返?你说我妈,她怎么就不劝劝我爸我弟呢?我看她呀这辈子除了盲从还是盲从,活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陈菊就陈默这么一个弟,不疼是不可能的,不过更多的是嫉妒,她就不理解儿子有啥好的?为何父母什么都依弟弟和给弟弟?

    王涛一脸紧张地望着四周,直到妻子吐完苦水,他才得以松口气:“怎么样?心里是不是舒服一点儿了?以后这些话咱们还是回家说。”

    王涛理解妻子,创业始终有风险,妻子还不是怕小舅子初次创业没经验,把岳父岳母的养老钱全亏了吗?可他理解妻子没用,关键要岳父岳母和小舅子也能理解才行,不过依他对岳父岳母和小舅子的了解,这番话若传到他们耳中,必会成“忠言逆耳”、“多管闲事”。

    作为姐夫,王涛觉得自家小舅子真做生意亏了,需要资金周转,他可以在能力范围之内帮一两次,多了请恕他无能为力。

    陈菊发泄一通后心里倒是舒服多了,不过却有点后怕,她不由嗔怪地白了丈夫一眼:“你怎么就不把我的嘴堵上呢?我之前也是一时昏了头才在这里大吐苦水。”

    作为女儿,就算陈菊心里再不爽父母把所有积蓄全给弟弟创业,她也不可能扔下一句“既然你们重男轻女,什么都给儿子,那将来你们有什么事尽管去找你们儿子好了,不要来找我”,从此对父母不闻不问,除非父母彻底寒了她的心。

    生在农村这个大环境下,陈菊也不是不能理解父母“重男轻女”,反正她是这样想的,能尽的责她尽量尽,尽不了也不能怪她,因为她能力有限。

    王涛颇为无奈地耸着双肩:“瞧你之前那激动样,我哪敢不让你发泄?我怕刚用手遮住你的嘴,你就不由分说把我咬了。”

    陈菊又翻了一记白眼:“我又没有失去理智,哪会咬你?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了?幸好我之前说的那番话我爸我妈和我弟都没听见,要不然他们铁定会多想。”

    陈默回房洗漱完毕,顺手拿起他给四姐和四姐夫准备的礼物朝客厅的方向走去,当他走到门外时恰巧听见陈菊说“幸好我之前说的那番话我爸我妈和我弟都没听见,要不然他们铁定会多想”。

    对此,陈默并未往心里去,毕竟角色是他设定的,在他的键盘下,甭管是他的四姐还是四姐夫,两人都不是坏心眼之人。

    这不,走进客厅的陈默以半开玩笑的语气道:“多想什么?四姐,你该不会在背后说我坏话吧?”

    哇~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吓死人了!

    陈菊两人被突然出现的弟弟/小舅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流露出紧张之色,因为他们不知陈默究竟听到了多少?

    陈默见陈菊两人面露紧张,笑着缓解气氛:“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该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安啦,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们,你们又怎可能在背后说我坏话呢?我这次回来也不知该给你们捎点什么东西,就随便给四姐你带了套护肤品,给涛哥你带了条烟,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陈菊两人闻言,一脸诧异地望着他们的弟弟/小舅子,以他们对陈默的了解,陈默不应该打破沙锅问到底吗?怎么陈默就那么简单的一语揭过了呢?

    此外,陈默竟然还给他们小两口各自准备了一份礼物?话说,他们的弟弟/小舅子何曾这样有心过?

    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他们的弟弟/小舅子变了,不仅变高变帅变得有气质,还变得成熟了,懂得怎样去体恤亲人。

    这一刻,陈菊两人感到一颗心暖暖的,同时又为自己不看好弟弟/小舅子创业而感到愧疚,幸好两人只是单纯的认为陈默不适合做生意,而非抱着幸灾乐祸的看衰心态,要不然两人定会觉得无地自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