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崛起之IP为王 第076章 四姐夫成了好奇宝宝?
作者:一念百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8-01-08
    王涛见娇妻的身影渐渐走远,这才把头附在小舅子耳边,小声问出憋在心里好几分钟的疑惑:“小默,你这香烟在哪买的?怎么连一个标识都没有?”

    送礼是心意!

    实话说吧,王涛一丁点也不在乎小舅子所送的这条白皮香烟是否名贵?就算这条烟只卖二三十元,他也承小舅子这份情。问题这条香烟上啥标识都没有,就算王涛知道自家小舅子不会加害自己,心里还是发怵,不敢拆开这条香烟来抽。

    这不,陈菊前脚刚离开,王涛就问出了心中疑惑,因为了解娇妻性格的他知道自己若敢当着娇妻的面问小舅子,必会被其狠狠地数落一顿!诸如“弟弟好心给你买烟抽,你怎么还问三问四?”之类的。

    可是呢,王涛不把憋在心里的疑惑问出,心里又觉得不舒服,于是乎王涛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背着娇妻偷偷地问小舅子!

    嗯?额~

    粗心大意的陈默这才注意到貌似系统出品的“无害香烟(普通级)”是三无产品,而且整条香烟的包装也极其简单,就是一层白皮。

    将心比心!要是四姐夫送他这么一条疑似三无产品的香烟,陈默也不敢打开来抽。

    陈默在心里组织着语言,半真半假道:“涛哥,这烟是非卖品,是我在一个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那里拿的货,在市面上是见不到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可以用人格给你担保,这烟质量完全没问题,绝不是那些不靠谱的三无产品,你就放心大胆地抽好了,不信我先抽一根给你看看。”

    话音刚落,陈默就以闪电之速从王涛手中夺过白皮香烟,还未等王涛开口说“不用证明了,我信你”,陈默已经唰唰唰地将整条香烟拆封,并干净利落地从中拿出一包香烟拆开。

    待陈默从烟盒中取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这才发现自打他穿越到小说世界后,貌似已经改掉了抽烟的恶习,以前随身不离的打火机更是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陈默干咳一声化解尴尬:“涛哥,借个火,我没带打火机。”

    “你不用抽给我看,你是我唯一的小舅子,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吗?我之前只不过是担心你贪小便宜……”咦~貌似这样说小舅子不好,反应过来的王涛立刻纠正:“不不不,是为了节约钱买到假烟,你这么一解释我就放心了。”

    为了证明自己并非说说而已,王涛一把从陈默嘴中抢过香烟,也不介意其烟头上是否沾着小舅子的口水,反正他就这么在陈默的愕然目光下把香烟叼在嘴上,并迅速从裤兜中取出打火机把香烟点燃。

    王涛使劲抽了一口,双眸不由一亮,因为他觉得这烟比他平常抽的那种三五块钱一包的廉价烟口感好,以他抽烟多年的经验判断,该烟的档次应该不逊色于市场上卖的那些十元烟。

    陈默回过神,摇头苦笑:“涛哥,你在干啥呢?你那儿有那么多烟,非要从我的嘴中抢,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也想解解烟瘾吗?”

    老实说,陈默解烟瘾是假,因为他来到小说世界后就没了烟瘾,只不过系统出品的香烟始终是“三无产品”,陈默不能将系统的秘密曝光,唯有用实际行动让四姐夫彻底放心。

    身为作者,陈默知道王涛并不是装装样子,不过他送出手的“三无”烟,不拿一根来抽抽,难保王涛心里不会有疙瘩,所以今天这“三无”烟他是非抽不可。

    “你早说嘛,我怕你误会我不相信你。”王涛并不知“三无”烟的价值,很是随意地从烟盒中取出一支香烟递给陈默:“给!”

    陈默接过香烟轻轻地往上扔,然后很是娴熟地低头含住烟头,王涛见状笑了笑,啪地一下点燃打火机,递到小舅子面前。

    陈默点燃香烟,美美地吸上一口,半晌后,很是享受地吐出一个个烟圈。

    王涛见之,流露出烟民才懂的会心一笑,他砸吧砸吧地连吸好几口香烟,这才止不酌奇问道:“小默,你这烟买着多少钱一条?”

    多少钱?

    按系统商城的明码标价,无害香烟(普通级)2000积分/条,而1积分=1绑定金(人民币),换而言之,无害香烟(普通级)=2000人民币/条。

    当然了,无害香烟(普通级)的价值远超于2000人民币/条,因为整个小说世界,只有陈默随身携带的系统有售。

    陈默知道他的四姐夫平时只抽得起三五块一包的廉价烟,逢年过节抽包十元烟已经顶天,要是让王涛知道他现在所抽的“三无”烟每包价值200人民币以上,估摸着王涛要吓瘫,不,应该是王涛会认为陈默在睁眼说瞎话。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默又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没多少,友情价也就100元。不过你也知道这烟情况,非卖品嘛,所以产量极少,供不应求,我也是仗着和我那朋友有着过命交情,这才从他那里硬买了四条,给你一条,我军哥(大姐夫)、海哥(二姐夫)和力哥(三姐夫)各一条。”

    起初,王涛还为“三无”烟100元/条颇为肉痛,心想等他把这条烟抽完后要不要提高一下自己的抽烟档次?

    随后,王涛得知“三无”烟供不应求,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整个人颇为失落:“这么说你给我的这烟是抽一支少一支了?”

    陈默点头:“可以这么说,不过涛哥,你也用不着绝望,以我和我那朋友的过命交情,以后未必不能买到这烟。”

    起点草创,又未开始盈利,陈默的积分来源始终有限,自然不可能无限供应姐夫们抽系统出品的“三无”烟,不过待陈默日后不缺积分,倒是可以无限供应姐夫们抽“三无”烟。

    王涛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小默,你那有着过命交情的朋友是谁?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呢?”

    陈默不由汗一个,他的四姐夫是好奇宝宝吗?怎么问题那么多?他编个谎话容易么?

    陈默终于体会到了“一个谎话,需要用无数个谎话来圆它”,好在谎话说多了,陈默也就没了心理负担,随口编织:“我那朋友现在是我的生意合作伙伴,他不是我们黔省的,所以我就没提。”

    生意合作伙伴?

    王涛捕捉到这六个字,忍不住问出了埋藏在他心里n久的疑惑:“小默,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你现在究竟在做什么生意?”

    我去!这问题是不是没完没了了?

    陈默不由在心里狂吐槽,记得在他的大纲设定中,“四姐夫”这个人设不是好奇宝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