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崛起之IP为王 第032章 万元户!
作者:一念百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12-17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陈默感受到屋内传来的震动,满心无语,究竟是谁那么闲?国庆节不与亲朋好友相约出游,跑来用拳头大力砸他家的门?难道手不会痛吗?

    敲门敲得那么急促且大声,想必不是来催债的就是来催租的,陈默自问在外没有借高利贷,而他父母和两位死党是不可能追上门催债的,那在门外使劲用拳头砸门的极有可能是他这间出租屋的房东——李霞。

    陈默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因为今天无巧不巧是十月的第一天,而他那个房东怎一个吝啬了得,绝不会让租客占半点便宜,只要租房日期到,要么交租,要么滚蛋,二选一。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

    陈默施施然地走去开门,果不其然,映入他眼帘的不是别人,正是打扮得珠光宝气又怎一个庸俗了得的彪悍女房东。

    这一刻,陈默真想抬手掩面,为了不走寻常路,当初他设定女房东这个角色时没有将其设定成外冷内热刀子嘴豆腐心的极品少妇或极品御姐,而是设定成了自带暴发户气息凡事喜欢斤斤计较的彪悍大妈。

    话说,陈默这算不算是自食其果呢?

    应该不算吧,不少暧昧流的都市小说中的主角与女房东都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暧昧故事,陈默主打的又不是暧昧流,写个极品女房东让主角收呢还是不收呢?貌似不管收不收,读者都会有意见,既然如此,那么干脆不写。

    “你怎么半天才来开门?不知道我的手很痛吗?”彪悍女房东李霞就跟吃了炸药包似的,怒气冲冲地大声质问道。

    陈默的脸上写满了无语,这能怪谁呢?遇到这种只有小学文化的暴发户,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万幸,身为作者的陈默知道彪悍女房东的软肋,那就是——钱!

    没钱装孙子,有钱当大爷!

    要是彪悍女房东提前几分钟来找陈默催租,陈默免不了要装孙子让女房东宽限几天,现在嘛就不是陈默死皮赖脸求女房东继续把房租给他,而是女房东求陈默不要搬走跟她续租。

    陈默飞快地瞅了一眼彪悍女房东那皮糙肉厚的大手,说道:“你的手痛不痛我不知道,不过刚才我数钱倒是把手数酸了。”

    彪悍女房东闻言,不由在心里发出两声冷笑,哼哼~数钱数到手酸?你以为老娘是幼儿园的小盆友那么好欺骗吗?你是什么底细的人,老娘会不知道吗?你怎么不把牛吹到天上去呢?

    “小陈,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更不要吹破牛皮……”彪悍女房东说到这儿,一下子瞪圆了双眼,话音也戛然而止,因为她透过大门瞟到了陈默身后的沙发和地上躺着一张张红彤彤的人民币,看那数量就算没有一万起码也有八九千。

    “咕噜……”李霞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一张张红彤彤的钞票带给她的冲击力可比银行存款中的10000元强多了。

    2002年的万元户虽不像七八十年代那般高大上,可也不像十几年后那般被贬值得超厉害,而现金的魔力无疑要强过一堆数字。

    就拿彪悍女房东举例,她不是没见过钱的人,她名下的房产林林总总加起来少说也值六位数,可那些都是不动产,论吸引力又怎及一张张红彤彤的人民币呢?

    这不,李霞的思路全被打乱了,眼里只容得下那一张张红彤彤的钞票,原本她打算先好好教育陈默一番,然后再把这小子撵走,现在则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这些钱变到自己的口袋里。

    “吹破牛皮以后呢?李姨,你继续往下说,我听着呢!”陈默身子橫移,封堵住彪悍女房东的视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嘿嘿~”李霞尴尬一笑,她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哪会知道陈默这个连房租费都快交不起的穷小子会突然翻身把歌唱?

    “小陈,你就别打趣姐了,李姐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说话没经过脑子,你千万不要介怀。咱这房子你也住了差不多一年,感情也培养出来了,而咱俩又一直合作愉快,我也对你放一万个心,你上个月不是希望李姐减租吗?干脆这样吧,我们签一个三年租约,李姐每个月给你减50元,你觉得怎样?”

    李霞是个标准的势利眼,陈默没钱付房租,她自然要冷眼相待,如今陈默有钱了,变脸相迎是必须的。

    陈默听到李霞没脸没皮的自称为“姐”,嘴角极不自然地抽了抽,你丫的都升级成中年大妈了,到底是谁给你自信让你在一个未到20岁的小伙子面前自称为“姐”?

    陈默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在心里狂吐槽,谁和你这破屋子有感情了?

    讲句良心话,陈默所住的这间出租屋租金倒是不贵,每月才350元,而且还是一月一付,对于陈默这种单身狗来说,这种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户型房屋足够住了。

    不过嘛,李霞可不是开善堂的,出租屋肯定有它的不足之处,要不然李霞又岂会接受租金一月一付呢?

    陈默住的这小窝又破又旧,且安全系数没有保障,还好陈默是个穷爷们,倒也不怕小偷强盗光顾,其实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主要让陈默受不了的是该栋房子的后面不远处有一条河,而且还是普宁最最有名的臭水沟,当真是人在家中坐,臭气飘上来。

    以前陈默没钱也就罢了,除了苦练忍字诀还是苦练忍字诀,如今陈默有钱了,为何还要亏待自己呢?

    于是乎,陈默直接拒绝了李霞的提议,“不怎样。”

    李霞被泼一盆冷水倒也没有勃然大怒,反而笑呵呵地打着“价格优惠牌”,三年房租一次付清,她多的不要,只要一个整数,即10000元。

    如果陈默是突发一笔横财,肯定会对李霞的提议心动,现在他有钱了,以后只会越来越有钱,他又怎会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一呆就是三年呢?

    “价格不是问题,环境令人堪忧。”陈默皱眉问道:“你认为以我现在的身家,还适合住在这个地方吗?”

    陈默好歹也晋级成了“万元户”,他买不起好房子,难道还租不起好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