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知青女配已上线〕〔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我家古井通武林〕〔绝品神医〕〔最强山贼系统〕〔鸿天神尊〕〔太古魔帝尊〕〔随身带着蟠桃园〕〔血腥进化狂潮〕〔超级大野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无尽穿越世界〕〔森林开发商〕〔枪王之王〕〔凌玄同尊〕〔美食萝莉管家〕〔九零妙时光〕〔重生八零后:军婚〕〔妖禁〕〔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想为王 第450章 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

    白浩南不是个记仇的人。

    可能这跟他长期待在一个中下游球队,习惯了失败迎接下场比赛的心态有关,恨天恨地的对手那么多,哪忙得过来。

    况且自己就不是个好东西,从当年追杀他的庄家,泄露告密的那位仲教练,到把他整得身败名裂的瑞能法师,这些人他都没恨过,自己就是一堆狗屎凭什么骂苍蝇?

    自己都是个人渣,有什么资格去记恨别人?

    唯有这位肖伟林,十多年还能把名字记得如此清晰,白浩南内心可能还是很在意的。

    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差不多同龄的人展现了另一种人渣的走向,无法无天的自私、残暴、愚昧,白浩南说不出来这是哪种跟自己不一样,但恐怕有意无意都在让自己不要变成这种自己都鄙夷的家伙。

    十多二十年过去了,面前这个同样三十多岁的男人没有半点变化。

    林城小学被宣布直接获得比赛胜利晋级,其他三场比赛的结果表面上没有受到药检的影响,据说是所有药检结果会送到平京去做出权威验证。

    变相的也就让这起本来有点骇人听闻的事件被消散掉,哪怕有队伍被查出来也使用过兴奋剂,那也是赛后处理,而不是现在面对观众和国家电视台的媒体。

    出了丑恶的事件,不是想的立刻公之于众的杀鸡儆猴,而是遮遮掩掩的隐瞒真相,不愿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产生问题和污点,这种态度白浩南习以为常了,不惊讶。

    但是对肖伟林的处理之简单,还是让他有点匪夷所思。

    甚至连五千块的罚金都没有确定什么时候缴纳,这边也就把肖伟林给放了,这特么还是用药差点害死一个孩子!

    如果白浩南当时故意拖延下时间,任由事态发展,死了人,任何人也没法包庇这件事的状态下,铁定是要送这个王八蛋去坐牢的!

    所以心里有底线的人好像更容易被束手束脚。

    然后这货就疯了一样的找到宾馆这边来,因为回到他们的住地才知道所有的小球员已经被转到这家宾馆来了,连七小随队的生活老师跟分管领导都避之不及的转交手续物品清单,约定回去到教育部门办理学籍后立刻返回江州去了,这个时候他们当然是把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毫不知晓肖伟林对孩子们用药的。

    白浩南不在意这些成年人的思路,他只考虑这些孩子的未来,一方面这里面真是有好几个不错的苗子,二来这些孩子多少已经上了用药这条贼船,说简单,如果不好好调理,身体机能会比同龄人有个很大的滑坡,毕竟这种用猛药激发潜能的结果必然有涸泽而渔的反应,好些运动员一旦停了就身体会立刻出问题,更何况这些身体都还没发育完整的孩子,更何况被成年人猛然抛弃的这些孩子,现在心理上更是惶恐,连他们跟着来的部分家长都完全傻了眼。

    真特么操蛋!

    所以听前台打电话说有人大吵大闹的非要找他,白浩南只能啼笑皆非的下去面对面。

    还没看见人就听见那狂躁的声音:“抢老子的人,弄死个狗日的,老子砍过你一次,就敢砍死你第二次,反正老子被你逼得什么都没了!”

    一个人的脑子会偏激愚蠢到什么程度,才会在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的情况下,还把一切责任都推卸到别人身上?

    看见白浩南从那有些陈旧的校园宾馆电梯里面走出来,肖伟林掀开想拉住他的宾馆保安,猛扑白浩南:“卧槽尼玛!抢老子的队员……”

    论体重他可能比白浩南重得多,但敏捷和战斗力嘛,白浩南都不稀得跟他打,稍微闪身,脚下一勾就放翻了对方提醒前台:“报警啊!这种无理取闹的东西报警啊,我已经给组委会打电话了,卧槽,这都特么什么东西!”

    对的,白浩南就是藐视,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把自己连通给组委会工作人员的电话放在前台桌面上,转身又是一脚把起身双目圆睁能喷出火来的肖伟林踹翻:“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是你给小球员用兴奋剂,差点害死了人,你看看你当时那个怂逼的样儿,不是我帮你送去急救,人家孝儿能静脉血栓死在现场,你特么不跪下来感激我,还来给我挑事儿?”

    已经失去理智的肖伟林如果会从自身找问题,就不会走到今天了,急红眼的滚开点抓了旁边不锈钢垃圾桶想朝白浩南砸过来:“卧槽……”

    白浩南简直无奈的又当胸一脚猛踹在对方小腹上:“卧槽尼玛,特么能不能好好说话!”

    哐嘡一声把不锈钢圆桶摔在地上以后,白浩南冷着脸强调:“你再乱来,连个普通人都当不成了。”

    肖伟林狂嚎一声,从后腰裤兜里掏出来一把折叠水果刀翻开:“老子不管!今天非要弄死你个狗日……”

    看见那闪着点光的东西,颇为昏暗的宾馆大堂里十来个前台人员、保安、其他看热闹围观的旅客立刻慌乱了下,但主要是朝着大门过道边闪开些,反正针对的危险也不是他们,这种热闹太难得一见了,拿着手机拍啊!

    早就面对枪口没什么波动的白浩南现在简直觉得无聊:“你有点脑子好不好,十几岁的时候砍人可以因为关系不送你去少管所,逃避法律责任,这次的事情你已经很走运了,足球圈的事也可以不拿到警察局去处理,趁早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别特么在这里丢人现眼!”

    慌乱的声音还从后面传来:“肖伟林!你在做什么!”

    白浩南一回头,从楼梯那边下来的一大群小球员和家长们,簇拥着的不是陈素芬还有谁?

    他真是不想跟这种煞笔废话跟牵扯,这才有点头疼:“你来做什么,带孩子们好好休息准备开会!”

    白浩南这个年纪了,深刻理解了老于说过的那句话,不把该吃的苦吃一遍,不会明事理,就像肖伟林当初如果真的因为耍流氓和砍人受到了惩罚,说不定还能掰回来,现在也三十多,还这样无视法律法规跟狂妄冲动,说什么都没用,他也没这个义务去教导对方,所以说话难免有点不屑一顾,哪怕他是好心。

    陈素芬回了宾馆正在忙碌安排这群十来个孩子和家长们的住宿,一身简单的球队绿色t恤加牛仔短裤,干净明媚得还在腰间把t恤打了个结,站在台阶转角处生气的样子也按捺不住她的秀美之气,特别是飞扬的发丝,略显凌乱的配合她指手画脚的动作,楼梯转角传呼透进来外面树荫撕碎的光斑,宛若还是那个少女气十足的青涩模样。

    白浩南无形中刺激了一回,陈素芬这又刺激下,本来就状似疯狂的肖伟林更是直接朝着她冲过去!

    手里挥舞水果刀完全发狂的公牛模样叫嚣:“老子杀了你们两个狗男女……”

    白浩南气得笑了:“杀我呀,绕开我朝女人孩子去干嘛!?”

    嘴上说着,手里已经干脆从旁边的宾馆前台柜面上抓过一盆金桔还是什么观赏花盆,反正沉甸甸的直接砸过去!

    陈素芬还想冲下来直接对战!

    没准儿当年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抱着满身是血的白浩南,下定决心要习武能打,就是为了这一刻!

    不过白浩南却不看好她那些表演套路,口中严厉制止:“看注子!”

    自己已经随着花盆命中扑上去,手上顺手抓的是……嗯,柜台上的验钞机!

    可能有个二三十斤的连土花盆还是有分量,砸在几米外肖伟林身上都踉跄了,紧接着就被白浩南手里的验钞机又当面砸到头上,口中还在喊:“打锤子!报警没有?警察呢……”

    前台后面已经吓着靠墙了:“喊了……喊了……”

    白浩南的动作很重的,横着舞动验钞机正正砸到头脸上,肥壮的肖伟林本来就踉跄,直接往后仰翻摔倒,疯狂的朝着白浩南挥动手上的水果刀,白浩南现在的战斗经验真是游刃有余,虽然不会那些一招制敌的狠辣帅气招式,不慌不忙的动作就是见过大世面的,只要把自己挡在肖伟林和孩子陈素芬中间就行。

    同样的荧光绿运动t恤,教练大短裤和运动鞋,提着验钞机的白浩南壮实魁梧得像一座山,挡在肖伟林面前,也不追打,就那么用验钞机指着他:“我再跟你说一次,滚远点!别犯傻……”

    居高临下的震慑力还是足够的,一直叫嚣要教训杀人的肖伟林狠毒的目光盯着白浩南,白浩南的坚决强硬的眼神一眨不眨,两个男人都有点凝固了,白浩南甚至都想灌注点杀气震慑下:“老……”

    陈素芬却在后面台阶上蹦跳:“来呀!你就是个不要脸的怂逼,小时候四五个人围着老南砍他,现在球打不过用兴奋剂,害死小球员还怪我们!天底下都没见过你这种奇葩!”

    白浩南对这个哈婆娘火上浇油的行为简直想收拾一顿,不过却没转头,因为又被激怒的肖伟林再次冲起来想绕过去欺软怕硬,白浩南卡位意识多专业,撵了两步硬是把肖伟林砸回去,那巴掌长的水果刀对他完全没有震慑力:“卧槽,我说你差不多行了……”

    结果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警察终于到了,警车直接开到了宾馆门口,跳下来的警察还是挺专业的:“放下刀!都把东西放下!”

    白浩南如释重负的把验钞机丢旁边沙发上,未曾想肖伟林却觉得他是放弃了抵抗武器,竟然抓会就朝着白浩南猛挥刀刃的扑上来,忒不要脸了吧,陈素芬都尖叫着跳下来了。

    白浩南拿东西打人不过是顺手,真是有条不紊的一手格挡一手就是重重一拳打在肖伟林口鼻侧面,他还得注意着别打正面,那会要人命的。

    就像刘大丰那种对足球熟悉了心里就不慌,脚下玩着球面对别人的抢夺封堵,都能轻松自如的避开一样,对于熟悉打杀的白浩南来说,这种场面心态更毫无波动,所以肖伟林就像是慢动作那么迟钝,拳头触肉都能感觉对方下颌骨的震动甚至有变形破碎的可能!

    他的打法跟郭咲咲一样,不好看没套路,但那都是拼命杀伤的狠招啊!

    相比之前只是阻挡性质的拿脚踹,这一拳才是真正打得肖伟林都难以置信了,全身朝着后面使劲退了好几步都没止住身形!

    几名警察协勤应该已经看清楚了场面是怎么回事,连忙高喊:“放下刀,放下武器……”还有一个全副武装拔手枪的,白浩南很想吐槽他的动作,忍住了。

    另外的拿着长短警棍都没空手,朝着肖伟林包围上去。

    不知道是打昏了头,还是狂性发作,换做白浩南这种鸡贼的家伙,面对这种局面肯定是举手投降再说后面的事儿啊,肖伟林却失心疯一样,使劲挥着手里的水果刀,白浩南这边冲不过,打不赢,警察如临大敌的组合堵在门口更是不可能。

    竟然转身就朝着宾馆走道那边冲过去,白浩南记得那是个客房通道没门窗可以出去的,看警察已经涌过去,放松下来回头批评陈素芬:“这种时候……”如果是当年他的兵,都要踢屁股了。

    陈素芬却眼睛一下就直了,白浩南也听见那边的嘈杂,连忙看过去,却发现肖伟林竟然挟持了一名做清洁的女服务员,单手持刀抵在别人脖子上,声嘶力竭的叫骂:“不要逼我!叫那边那个女人过来!”

    白浩南只想说逼你麻痹啊!

    叫你麻痹啊!

    人这一辈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明明已经被放过一次又一次,却依旧不作不死的把自己逼进牛角尖里。

    看见这个跟自己起点类似,却人生轨迹完全迥异的人,白浩南终于深刻领会到从老陈、老于、老和尚这些人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影响,甚至陈素芬、乔莹娜、于嘉理她们这每一位姑娘都有意无意的劝导呵护着他的完善成长。

    能走到今天,还真是有惊无险的要感天谢地谢各位女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蜜爱总裁,100分!〕〔最强医仙混都市〕〔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