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民无悔〕〔我只是个穿越者〕〔绝品透视神医〕〔驱鬼小法师〕〔极品龙帝〕〔墨子传〕〔医品太子妃〕〔大领主老爷〕〔龙套神帝〕〔兽世田园:抢个娇〕〔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都市无敌皇帝〕〔圣与罪〕〔溺宠99法则:吻安〕〔名门婚宠:晚安,〕〔纨绔小拽妻:霍爷〕〔重生蜜宠:景少,〕〔家有悍妻怎么破〕〔1胎2宝:墨少,别〕〔都市超能公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想为王 187、无尽的漂流,自由的渴求
    这样知情知趣的老爸,让白浩南都想留下来当赘婿了。

    他点点头把车靠边停在军营外没多远的路边:“从这里离开溙国最方便的就是从仁松口岸到缅奠吧,那一夜其实我跟人也约好了在口岸过境的,不过这都过去两三个月了,不知道会不会变卦,你父亲……确实是个好父亲,也是个好将军。”

    阿威是瘪嘴的,抱着阿达真的像个女主人一样幽怨:“留下来吧,他也喜欢你。”

    白浩南坚定的摇摇头:“其实你知道本来我最想当的是什么人嘛?”

    只要不是掉头就走,阿威脸上就能染起喜色:“什么?”他本来就细眉大眼,哪怕有只眼睛受损了,还是都闪闪发亮。

    白浩南没心肺的笑:“我以前长大的圈子只有足球,然后就是晚上的夜场,除此之外我没什么见识,这两年才到处见识到这么多人和事,但一直以来我最羡慕的就是那些顶级球星身边的伙伴。”

    阿威不解:“什么?”

    白浩南自己说起来就好笑:“你知道我没什么文化的,偶尔看电视上网,看画报都是跟足球有关的,看见什么罗纳尔多、贝克汉姆、梅西这些大球星,还有nba球星们花钱跟流水似的,随便吃个饭、度个假都是前呼后拥耀武扬威的,当然他吃什么玩什么,那些随从陪同也一样,对吧?总不能豪华游艇只坐他一个,叫些美妞也只一个人享受,都得伙伴们一起享受才有乐子啊,我就想当这种混吃混喝的伙伴,只需要把大球星捧好了,捧舒服了,就能舒舒服服的享受。”

    阿威聪明的听出来意思认真些:“然后呢?”

    白浩南点头:“当然就要付诸实施啊,这种世界球星不认识,那跟着一个国家队的大哥去混也行,结果……嗯,我发现这活儿也得是有天赋的,被人像条狗一样呼来唤去,哪怕正在啪啪,叫起身也得提裤子,什么都得看别人脸色,什么时候都得低三下四的讨好,我才发现哪有那么轻松的混吃混喝,半个月以后我就明白自己干不了这事儿,到溙国来之前,有位家里挺有钱的姑娘想招揽我留下,也是什么都好,偏偏喜欢管着我,我最终还是找个理由跑了。”

    阿威轻轻抚摸几下怀里的阿达,扭头看看外面的夜色不说话了,好一会儿,白浩南都想偷偷推门下车的时候他才幽幽的开口:“我父亲跟我谈到过你,他真的想培养你跟着他从军,你知道金三角也有很多华人,这里更是华裔比较常见的,把你的身份融入进去并不难……”

    再次听见可以留在那位封疆裂土的藩王身边成长,白浩南脑子已经没有嗡的一下激动的,但还是没忍住用嘿嘿笑声来浇灭自己的野望。

    阿威就是听见这笑声转头回来看他的,现在多健壮阳刚个小伙子,斯文的面容上却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可他也说不太可能把你留下来,因为他看到你眼里始终是有梦想的,不是随波逐流会改变自己的性子,你就像块金三角最宝贵的翡翠,只不过还在原石里面没有被发掘出来,总有一天磨砺打磨成型以后,就会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白浩南再也不是当年面对陈素芬或者伊莎吊儿郎当的那个玩世不恭了,表情神色都认真:“我还在桂西的时候,那位有钱的大老板也说我应该来佛寺里面打磨学习两年,可天龙和尚觉得现在已经教会我该在寺庙里学到的,我承认我好像已经摸到点门路,好像知道关键在于自己的心态,但都觉得我还算是个可造之材,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太明白的。”

    阿威看着他就不由自主的带点笑,骄傲的那种:“他说你最有前途的,不是留在首都去查找更多的证据,也不是足球比赛上捣鼓出来那些小聪明,而是被人追杀以后,却能不把这事当成一回事,明明有机会杀回首都去查个水落石出报仇,却不放在心上,这是种境界。”

    白浩南吃惊:“我以为是窝囊呢!我特么一直都窝囊,在国内赌球的庄家为了几百万就能把我逼得到处逃跑,这位首都找人来暗杀我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去找这种人报仇,我特么是不是有点缺心眼?”

    阿威下巴上扬的轻摇头:“忍辱是菩萨成佛必经之道,哪怕不是出家人,一生是否能够得到安乐这也是重要的修行,这其中有六个层次,别人还得修炼才能忍耐这种深仇大恨,你却发自内心的就轻松揭过,哪怕在国内被人追杀,都还归结到自己身上找原因,这都是忍辱里面很有慧根的地方,普通人很难达到的。”

    白浩南想了想:“我好像是很少恨谁,庄家要收拾我也是我害他赔了钱,包括那天那位ladyboy我也没啥可恨的,不过我还不至于别人打我左脸,就把右脸送上去吧?没那么傻逼的。”

    阿威轻抚狗头:“力忍、忘忍、反忍、观忍、喜忍、慈忍,后三个境界已经是法师们潜修希望达到的地步,而你自己却轻轻松松天性自成的做到前面的,我父亲说只有心中有目标的人,不在意外界纷扰的人才能做到,所以你一定会朝着自己的目标去。”

    白浩南绞尽脑汁:“我……我从小都在体校,都在足球训练环境长大,我特么能有什么目标,逃出来这一年多,我也就带队踢个球比较有乐子有成就,其他的什么都干不好,我还能有什么目标?”

    阿威嗯一声:“我跟父亲也说过你其实没什么大想法,就是个原来踢了二十年球的倒霉职业球员,他笑了,说找人把你原来在职业联赛的上场情况收集来看了看,说你就是人如踢球,你踢球就是个藐视规则的,喜欢偷奸耍滑钻空子,往好了说叫做会利用规则,往坏了说就是浑不把规则当回事,不择手段的追求结果,如果走上邪路那就肯定走到烟,但如果能跟着他把这种会利用规则,懂得掌握分寸的手段练熟了,就在这里学会成长,未尝不能干一番大事。”

    白浩南顿时恍然大悟,没错,也许从小接触得深,既有早早明白残酷现实,也有老陈放纵溺爱的原因,清楚自己足球天赋上限不高的白浩南一直都在脚下活儿之外下功夫,不光是比赛、复盘比赛的能力,身体动作尽是练些损招和歪门邪道,说白点就是根搅屎棍!

    头脑清醒的当根搅屎棍!

    想想看若温将军在这次的首都混乱中,不也是充当了这样的角色么。

    地方军区将领自行调动军队是大忌,没有命令的边区将军进京更是罪名,但若温少将硬是能把事情做得妥妥帖帖,平时还看不到什么火气,这种手法真是跟白浩南有点如出一辙,只是段位高太多了,其中涉及到的手腕跟拿捏更是很见功底,和白浩南只是在球场上一个人表演这些花招天壤之别。

    但看起来他仿佛的确是有这种天赋的哦?

    所以看着阿威那热切又巴巴的眼神,白浩南不得不强行定定神压抑住有点翻腾的兴奋激动:“好了,其实怎么说都应该是我巴结你的,要不是你喜欢男人,我特么最想巴结的就是你这样的,跟着你就能吃香喝辣,不说了,你这番兄弟情义我是真记住了,夜长梦多,我先走你保重好身体,以后还想得起,到江州来看我。”

    说着就推开驾驶座边的车门跳下去,阿达好像能听懂白浩南的语气是在告别,立刻挣扎着从阿威的怀里钻出来往驾驶座跳着过去跟上。

    阿威可能一直忍住的泪水终于出来了:“我……我也不想这样!我没得选……”

    就这么一句,居然让白浩南都没能狠心把车门关上了,站在车门边看着这个真没觉得恶心的同性恋朋友:“呃……你……”

    阿威颇有些凄凉的笑笑:“所以我才羡慕那位居士,好歹你也曾经跟她有过幸福的时光,走吧,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这里,我会好好对待自己,磨练自己来成长,我会在天龙寺代替你修行,希望你总有一天能想得起我,到天龙寺来看我……”说着推开自己那边的车门也跳下去,还回头苦笑一下:“你把这车开走,一切都注定一样,这个性别的问题,就像这辆车隔在我们之间,分别都没法拥抱,你千万要保重身体,我会日夜替你向佛祖祈祷的!”

    说完立刻就转身狂奔向远处的军营大门了。

    白浩南差点都绕过车头想跟这“兄弟”拥抱下,这会儿有些愣愣的想着怎么自己又把人弄进寺庙里了,看着远处那个有点踉跄的背影,一句都说不出话来。

    自己这情绪总不会是爱情吧?

    傻不愣登站在车门边起码想了好几分钟,阿达都咬他裤腿了,才使劲甩甩头重新坐进这辆墨绿色的军方悍马车里,想想那张联络卡,就当是把车开到边境还给那位纳猜叔叔吧。

    重新发动车辆上路以后,白浩南才发现这辆悍马车有点不对劲。

    刚才因为只是准备随时上街找出租车的,所以没仔细看,现在觉得怎么开怎么不对,好歹在桂西和于嘉理也开过一段悍马h2啊,现在这个方向盘上明明白白的丰田标算怎么回事?而且整个中控台明明都是普通民用车的模样。

    所以开出城以后加油时,白浩南下来专门认真的观察一番,哪怕这辆“悍马”的后半截还是伊拉克战争那种软顶设计,备胎和外挂油箱一个都不少,典型的军用车辆配置,白浩南还是吃惊的琢磨出来,这特么就是用一辆丰田皮卡车的骨架假模假式的焊上钢板壳子,做成悍马车的样儿啊!

    傻子也知道一辆悍马军用越野车的价格可能能买好几辆丰田皮卡了,这若温将军真是个鸡贼的家伙!

    想到这里白浩南对这位差点成为自己便宜老丈人的将军又有点亲切感。

    另一个比较吃惊的就是加油站不收他的钱,还非常尊重的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白浩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军人圆领t恤还有深蓝色体能锻炼大裤衩,恍然的双手合十以后继续上路。

    果然,这一路的军车真是畅行无阻,甚至连他开到边境军营的时候,都没受到什么盘查,特别是当说不出溙语的白浩南只能对哨兵出示那张联络卡以后,片刻集中大堆军人热情的包围住假悍马,嘘寒问暖的软绵绵话语让白浩南仿佛到了什么夜场!

    还好那位纳猜叔叔面色冷峻的很快出现,光是看削瘦的脸色就充满了凶悍,让全场凝固的同时看一眼白浩南用眼神示意他跟着走,白浩南惴惴的跟上,阿达更是夹紧了尾巴小心翼翼跟在主子背后,走到一片营房阴影处,纳猜才用很蹩脚的华语一字一顿:“你……准备,去哪里?”

    白浩南鬼晓得自己要去哪里,也学着一字一顿的节奏:“我,只有个,电话号码让我来这里过境。”

    纳猜简单:“打电话!”

    白浩南看看时间,特么跟阿威出来都是快睡觉的时间,现在更是后半夜,他还准备明早和和气气过境呢,只好又拨通天龙和尚留下的号码,果然,还是那个有点喧哗的背景下,那把声音听了就破口大骂:“我r你m,你特么还敢打电话来给我?”

    呃,明明跟人约好,却放了鸽子两三个月,白浩南也有点赧然,等对方骂得狗血淋头都插不上嘴,反而是纳猜一把拿了他的电话过去,用软绵绵的溙语轻描淡写说两句,那边暴跳如雷的喝骂声立刻就安生了,起码愣了两秒才换成溙语也细声细气的回应,纳猜对那边说了几句挂上电话递还给白浩南:“这,只是个,赌场边的混混,你,要跟他去?”

    白浩南还是挺会察言观色的,虽然听不懂刚才溙语对话的内容,但是这位纳猜叔叔在边境口岸军营的地位肯定是非常高的,这点从他走过来那群官兵一声不敢吭的全部站定看得出来,电话里说话更是傲气十足,现在这表情语气,显然对白浩南接洽的人地位太低有点不太理解,有点忍住傲气的不理解。

    这肯定是从若温将军那里知道了自己是乘龙快婿的事情。

    白浩南没所谓的:“嗯,我师父安排的,就是混日子嘛。”

    纳猜叔叔终于笑笑,好像从一片冷峻中挤出来的笑意:“那……如果有任何问题或者需要什么,随时回来找我。”

    这时候白浩南还没太明白这句话的实际分量。

    他也没认出来纳猜领章上的军衔是仅次于将军的上校,这样一个边境口岸,居然需要一位上校来坐镇,那都是多么重要的地儿和多么位高权重的心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